他说完立刻推开董依然道:"董小姐,王公子这是看得起你,你可不要辜负了王公子的好意啊。"

    这一下,董依然脸色彻底变了,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哪怕再傻也看出来了,严海威根本就不是什么顶级大少,只是严家的一个旁亲。

    "董小姐,你要明白拒绝我王凯的人,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王凯冷笑道上前,这让董依然一退再退,脸上满是惊慌。

    范彤彤皱了皱眉头,对着萧辰问道:"她也是你朋友嘛?"

    "算是吧。"

    萧辰懒洋洋的回了句。

    她点了点头,当即上前拦在王凯面前冷声道:"王公子,不如卖我个面子,这事算了。"

    "哼,你充其量不过就是个戏子,我凭什么要卖你一个面子?"

    王凯冷哼道。

    "这样吧,你要是愿意陪我一晚上,我也可以不难为她。"

    王凯面露淫邪的打量着范彤彤凹凸有致的身材道。

    "别做梦了!"

    范彤彤忍不住怒斥道,心里也是气的不行。

    这个王凯仗着自己家的势力,做事毫无忌惮。

    王凯丝毫没有生气,反而脸上浮现一抹戏谑之色道:"有脾气,我倒要看看上了床后,是不是还这么刁。"

    范彤彤见王凯丝当众调戏她,气的浑身发抖,猛得朝着王凯甩了一个巴掌过去。

    哪知王凯早有准备,一把抓住了范彤彤的芊芊玉手,趁机将摸了摸道:"啧啧啧,皮肤保养的这么好。"

    "你!松手!"

    范彤彤脸色一变,急忙想抽回手,可是王凯又岂能让她如愿,死死的钳制住了她的手。

    范彤彤的力气哪里比得过王凯,根本挣脱不开。

    眼看王凯冷笑着想把范彤彤拉扯过来时,突然他眼前晃过一道身影。

    眼前一花,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只感觉脸上传来一阵剧痛。

    "啪!"

    清晰响亮的一个耳光传来。

    所有人都怔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一巴掌抽懵了王凯,然后不急不缓的推开王凯,解救了范彤彤。

    "他是不是疯了?居然当众打了王公子一巴掌?"

    "以王公子的性子,这小子怕是死定了!"

    "我看他今天很难离开这艘游轮了。"

    不少人震惊的窃窃私语道。

    何瑞森瞪大了眼睛,深吸一口气,立刻往后退了几步,一副想撇清关系的样式。

    王凯这种豪门大少,堪比慕容云海那种顶级公子哥了,岂能轻易得罪,何况萧辰这是当众打脸?这等于是彻底得罪死了。

    裴思琪愣了一下对着身旁的杨坤道:"杨哥,现在怎么办啊?"

    杨坤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脸色阴晴不定道:"萧先生这是闯了大祸了,我们还是不要说话,以免殃及池鱼。"

    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和萧辰本来就是泛泛之交,不可能为萧辰去出头,再说了,他们也帮不上萧辰。

    严海威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把眼珠子给抠出来,这个一直沉默寡言的小子,难不成吃了雄心豹子胆,连王凯都敢打?

    董依然没有说话,脸上满是复杂之色,不过显然她也认为萧辰是死定了。

    萧辰在金陵没钱没势,顶多挂个教授头衔,说好听的社会地位比别人高一点。

    但是对于王凯这种黑白两道都有关系的大少来说,一个教授随手就能弄死。

    王凯愣神了片刻,?捂着脸暴怒的抬起头,死死的盯住了萧辰,双眼中满是愤怒,如同被惹毛的狮子一般,恨不得马上扑上来把萧辰撕成碎片。

    "小子!你他妈是活腻味了不成?"

    王凯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时,他在外面等候的保镖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盯着萧辰。

    范彤彤皱了皱眉头道:"王公子,这事是萧先生冲动,但你要知道今天的舞会可是慕容家举办的,你难道想砸慕容家的场子不成?"

    "呵呵,贱人少拿那一套说辞来维护这个小白脸,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他!"

    王凯怒气上头,也不顾及那么多了。

    眼看情况不妙,范彤彤立刻冷声道:"难道你当真连慕容云海的面子都不给嘛?"

    听到这个名字,王凯眼中不自觉闪过一丝忌惮。

    如果说这金陵世家子弟有个排名的话,这慕容云海自然能排进前三。

    王凯自然也见过慕容云海几面,对此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做事手腕强硬,遇到摆不平的事,能跟你动手绝不会讲理,跟他父亲慕容德完全是两个性子。

    哪怕是他也不愿意轻易得罪慕容云海,他也保不准慕容云海会不会直接撕破脸皮对他动手,这种可能是非常大的。

    范彤彤既然亲口说出慕容云海的名字,那自然是慕容云海请她来的,这点他倒是没什么怀疑。

    看到王凯眼神闪烁,范彤彤也暗自松了一口气道:"大家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何必闹的这么僵?"

    王凯脸色阴晴不定一阵,突兀冷声道:"就算你是慕容云海的客人,但是我看这小子不是吧?"

    "就算慕容云海真的来了,他也要给我一个交代才行。"

    王凯想明白了这点,立刻一摆手,示意手下把萧辰抓起来。

    眼看谈崩了,范彤彤脸色微变,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拖住王凯的办法了。

    她连忙转身对着萧辰说道:"你快趁乱跑出去,有我挡在这,他还不敢对我下手。"

    只见萧辰脸色淡然的摇了摇头道:"不必了。"

    范彤彤闻言脸色一急道:"萧先生,我知道你在南海势力不小,但是这里是金陵,尤其是王凯可不会慢慢查清楚你的底细再报仇,你还是先躲一阵吧。"

    虽然很早之前,周伯云等人见到萧辰直接下跪的一幕让她印象深刻,她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萧大师’到底有多厉害。

    但是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萧辰再厉害,来了楚州、金陵后,也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怎么跟在楚州根深蒂固的王凯斗?

    董依然见萧辰脸色淡然的拒绝了范彤彤的建议,心中忍不住不屑的摇了摇头。

    ‘果然是没脑子,这个时候还要为了面子强行装逼。‘在她看来,萧辰大概率是为了在范彤彤面前彰显一下大男子的气魄,他殊不知王凯又岂是善茬,只怕他今晚不死也要拖一层皮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