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云海这才缓缓的起身,站在一旁,不知道说些什么,显得很局促。

    这时,他身后的王凯已经彻底傻了。

    ‘他到底是谁?’

    哪怕王凯再傻也能明白事情不对劲了,他印象中的慕容云海可从来没有对谁这么恭敬过。

    他能从慕容云海的眼中隐隐看到一些畏惧,仿佛在害怕萧辰。

    "老大,我们还要不要动手?"

    一旁的保镖低声问道。

    "动个屁,快走!"

    王凯脸色阴晴不定,哪敢再多停留。

    连慕容云海都这幅态度,他还想报仇等于找死了。

    眼看着王凯等人一句话不说就灰溜溜跑了。

    众人愈发诧异了,望着场中的那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神色各异。

    危机解除,何瑞森等人则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萧辰可能是一位不得了的大人物,他们也能顺势巴结一下。

    忧的是刚刚爆发冲突,他们却选择了视若不见,有点担心萧辰因此对他们心生芥蒂。

    董依然脸色很是难看,也没有勇气再去面对萧辰,悄悄的混在人群离开了。

    严海威经过最初的诧异后,立刻碘着脸上前想重新认识一下萧辰,但是萧辰并不打算理他。

    几次无果,严海威也只好讪讪的溜了。

    萧辰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身旁坐着范彤彤,而何瑞森一行人则敬畏有加的站在一旁。

    萧辰皱着眉头扫了一眼慕容云海道:"你还在这干嘛?"

    慕容云海脸色一僵,虽然心中十分恼怒,但也不敢发作,只好讪笑道:"我想问问萧先生有没有什么需要。"

    "没了,你走吧。"

    萧辰像打发苍蝇般挥了挥手。

    他洞若观火,慕容云海眼中隐藏的那一抹怨毒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

    显然慕容云海一定是有什么计划,但是萧辰也不担心,他等的就是慕容云海的后续计划。

    慕容云海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离开了。

    直到他走后,萧辰又瞥了一眼何瑞森等人。

    三人倒是很识趣的找了个借口的离开了,只剩萧辰和范彤彤两人。

    "我上一次见你,好像是在锦江市吧,你怎么来了金陵?"

    萧辰问道。

    "我本就是楚州人啊,金陵也算是我半个老家吧。"

    范彤彤笑着说完,又望向萧辰道:"你呢?"

    萧辰沉吟了片刻道:"执行个任务罢了。"

    范彤彤闻言微微一怔道:"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这楚州的各大世家势力,我比你熟。"

    "如有需要,我自然不会客气的。"

    萧辰笑了笑道。

    两人闲聊了一阵叙叙旧,萧辰没有多待便回去了。

    这个舞会持续到十一点左右也开始慢慢散去了。

    游艇在过了十二点后,也悄然驶出了港口,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

    黑夜中,一艘游艇速度不快的来了中外海面边境上。

    甲板上,站着一群人,尽皆神色凝重的等着什么。

    而慕容云海父子也赫然站在其中。

    "爸,这个候天啸来头很大嘛?居然让您得到消息半夜赶过来迎接。"

    慕容云海有些诧异的问道。

    "不要乱说话,这位候先生跟我们慕容家大有关系,我只知道这位候先生实力很强,横扫这小小的金陵足够了。"

    慕容德脸色凝重的说道。

    慕容云海仿佛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他不会是三爷爷的徒弟吧?"

    "你倒是猜对了,他是你三爷爷的在洪门收的大徒弟,据说实力高强,到底怎么样,我也没见过。"

    慕容德点头道。

    慕容高泽可是极境宗师,他收的大徒弟自然再差也是化劲强者。

    一位化劲武者横扫这金陵自然是绰绰有余了。

    慕容云海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道:"我倒要看看那个萧辰怎么死的。"

    今天在舞会上萧辰当众羞辱他,让他很是不爽,很快就能报复回来了,让他心中有些期待。

    "来了!来了!"

    甲板上有人指着江面某处道。

    只见一艘小游艇速度极快的朝他们驶过来,游艇上站着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男子身穿一袭唐衫,这种衣服在国内很少有人穿了,只有海外旧金山的华人会经常穿。

    "打信号灯。"

    慕容德下命令吩咐道。

    立刻就有人开启探照灯,按照某种规矩闪了几次。

    只见游艇上男子望了过来,他突然身形一动,脚尖轻踮,猛然朝着慕容云海等人跑过来。

    而慕容云海等人看到这一幕,尽皆一愣。

    两艘船起码还隔着上百米的江面,候天啸这是打算游过来嘛?

    慕容云海脸上古怪的刚想说话,结果下一幕彻底让他震惊。

    只见候天啸身体如同鸿毛般轻踩着水面,踏浪而来!

    他的速度极快,甚至比小型游艇还要快上三分,身后翻起一条白浪水花。

    "天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甲板上也有不少慕容家的客卿武者,看到这一幕尽皆瞳孔一缩,一副骇然之色。

    不借用工具,凭借自身在水面的奔跑如履平地一般,这种实力修为哪怕是化劲强者也不能办到。

    "都说洪门收录的武技秘术是世上最多,今天我算是服了。"

    一名内劲大圆满的武者感叹道。

    候天啸能在江面踏浪而来,一定是修行了某种轻功秘术。

    这种极其罕见的武技功法在华夏早已经失传,恐怕也只有势力横跨三十多个国家的洪门有可能收录。

    慕容云海在经过最初的愕然过来,对候天啸的势力愈发期待了起来。

    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候天啸起身一跃淡然落在甲板上,一双锐利的目光扫视着众人。

    慕容德立刻拱手上前道:"候先生不亏是三爷的高徒,在下慕容德见过候先生。"

    一众人等也纷纷拱手上前问候,眼中满是敬畏之色。

    只见候天啸用鼻息"嗯"了一声,众人这才抬起头仔细打量着他。

    "废话不多说,我听说朴海镇在金陵被人杀了?是谁干的?"

    候天啸的声音冷了下来,让众人心底一寒。

    慕容云海上前道:"候先生,是一个叫萧辰的小子杀了朴海镇,还威胁我们慕容家,还望候先生能出手替我们报仇啊。"

    "哼,杀我洪门子弟者,必将血债血偿!"

    候天啸眯着眼睛,冷哼了一声,一拳凌空打出。

    "轰!"

    江面蓦然炸响一个巨大的水浪,将整个甲板都淋湿了。众人见此愈发畏惧的低下了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