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教授缓过神来,走到萧辰身边,差点就要跪下。

    幸亏萧辰手疾眼快拖住了他道:"此等大礼,我还当不起。"

    纪教授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辰道:"小友可称得上是神医啊,还治好了困扰我多年的骨癌,此等大恩无以为报,若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但凭吩咐。"

    连纪教授都亲口承认了,众人也不敢怀疑萧辰了。

    大家看向萧辰的目光纷纷变了。

    "这丹药真的这么神奇?"

    "废话嘛?纪教授都亲口说自己骨癌好了,他老人家德高望重难不成还骗我们不成,还有刚刚他捏碎了那个保温杯,你没看到?"

    这种加厚的保温杯,一般的成年人都不可能捏碎,别说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了。

    不少老教授纷纷起身望着这一幕道:"太神奇,这种丹药价值简直难以想象啊!"

    目前国际上虽然针对部分癌症有一定治疗办法,但大多只有早期才有痊愈的可能。

    很多癌症中晚期的病人,都只能得到缓解病症不恶化罢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纪教授的骨癌是什么阶段了,但是就凭一分钟能治好纪教授,这种药效也堪称神迹?。

    "萧教授,不知你刚刚给纪教授吃的丹药是什么?还有嘛?"

    有人目光希冀的问道。

    这种神奇的丹药吃下去能治疗癌症,还能获得神力,谁不想要?

    众人也纷纷把目光投向萧辰,显然也有些心动了。

    "这是洗髓丹,我只剩下一颗,此药制造成本太大,我很难再炼出第二颗。"

    萧辰如实道。

    这洗髓丹当初是他师傅给他的,一共就剩下两颗,自己吃了一颗,想想这么珍贵的丹药被纪教授吃了,他还有些心疼。

    众人闻言都有些黯然了,看来自己都‘超人梦’是没办法实现了。

    不过萧辰依旧证明了他的医术理念是可行的。

    瞬间,气氛火爆了起来,不少讲师、教授都变的跟学生一样纷纷上前找萧辰讨教。

    他们都是读了十几年的书,自然明白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

    只怕过不了几天,这个年轻的萧教授会闻名楚州,乃至国际医术界。

    叶婷望着这个年纪不大的青年,也莫名的开心的笑了起来。

    她终于明白了萧辰为什么才二十出头就能当上教授,就凭他出手的这一颗丹药,就是国家医学院的院士都比不上他。

    人群后面,方浩看着被众人众星拱月围在中间的萧辰,脸上满是黯然之色。

    他发表了那么多得奖论文,获得了那么多研究成果,都比不上萧辰那一颗小小的丹药。

    想到这,方浩苦涩的摇了摇头,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

    经过白天的公开课,顿时萧辰的名字刷爆了金陵校园新闻头条。

    就连一些领导听说了这事,在求证过事情的真伪后,也纷纷上门去拜访萧辰了。

    他们自然明白这种丹药如果能量产,将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

    到时候金陵医科大会一跃成为国际性顶尖名校。

    甚至这种丹药的效果还可能引起各国政府的注意,这其中利润之大,想想都觉得兴奋。

    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吃了闭门羹,怎么敲门都没人应答。

    这时的萧辰依旧悄悄的回到了聚灵法阵地。

    早上随手撒下的一把草药种子,已经纷纷初具规模了。

    他刚准备坐下来修炼九品玄典,突然眼神一凝,双眼爆发出亮光,穿透了浓雾,蓦然盯着某处。

    "还真是不怕死,又来了,刚好,就让我试试这改良后的法阵效果。"

    萧辰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他手掌一翻拿出一块青铜令牌。

    此时此刻。

    身处白雾中的一群人尽皆慌张的看着四周,为首的唐装男子望了一眼周围也皱了皱眉头。

    "这是阵法嘛……"

    男子皱眉喃喃道。

    "候先生,我们怎么办啊?都走了这么久了,好像我们迷路了。"

    有人小声提醒道。

    "是啊,这里我之前来过,来回也就十分钟的路程,我们都走了十几分钟还没走出去,是不是有鬼啊。"

    一名男子有些惊疑的说道。

    他这话仿佛牵动了其他人了情绪,大家都不自觉咽了口唾沫。

    外面还是青天白日,里面则灰蒙蒙的满是迷雾,确实很诡异。

    "闭嘴!"

    候天啸见众人尽皆面露畏惧不敢再前进了,顿时怒斥道。

    看到候天啸发话了,大家立刻闭上了嘴不敢多言了。

    正当这时。

    白雾中突然浮现了一条雾气凝成的蛟龙,这蛟龙狰狞的对着众人大吼了一声。

    众人尽皆变色,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妖怪啊!"

    有人当场就被吓的腿软,战斗站不起来了,他们哪里见过这种诡异的东西,直接被吓破了胆。

    其他人也纷纷惊慌的后退,找机会逃跑。

    只见候天啸不屑的冷笑了一声道:"障眼法。"

    他对着云龙一拳轰出,顿时将其打?的粉碎。

    "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候天啸目光闪动着,也不理会这回废物手下,径直走进了浓雾之中。

    他环视了一眼四周,深吸了一口气,凌空一拳接着一拳轰出。

    他每一拳都如同空气炮一般,将四周的浓雾打散,十几拳打了出去,四周的白雾明显厚度降低了不少。

    没等他来得及高兴,这些浓雾又恢复原状,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累不累?"

    突兀的一道声音传来,让候天啸顿时一惊。

    "什么人?藏头露尾的给我滚出来!"

    候天啸警惕的望着四周。

    突然,萧辰似笑非笑的走了出来望着候天啸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是洪门的人?"

    "哼,你就是萧辰嘛?就是你杀了朴海镇?"

    候天啸紧盯着萧辰,脸上闪过一丝惊疑,他没有从萧辰身上感应到真气外放。

    不过这种惊讶也仅仅一闪而逝,洪门的奇人异士众多,他曾见过不少能隐藏自己修为的高手。

    "不错,如果你想动手的话,我奉劝你还是换个人来,你不是我的对手,最好让那个…慕容高泽亲自来!"

    萧辰想了一下才说道。

    "大胆!我师尊的名字岂是你能乱叫的!"

    候天啸闻言立刻怒喝道。

    萧辰顿时提起了兴趣,盯着候天啸的目光仿佛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这让候天啸有些毛骨悚然。"你是慕容高泽的徒弟?那就简单多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