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

    候天啸突然心头一震,凭着多年生死厮杀的直觉,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萧辰懒洋洋的说道:"本来不想杀你,但你既然是慕容高泽的徒弟,那没办法了,杀了你,应该能引出慕容高泽来。"

    "哼!大言不惭!"

    萧辰的一番话瞬间将候天啸点燃了。

    他在洪门的好歹也是高手,又有一位极境宗师做师傅,武道水平扶摇直上。

    而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居然如此轻视他,岂能让他不生气。

    候天啸也不废话,猛地提了一口气,大喝了一声。

    只见他双手齐动,环手一抱,胸前蓦然出现一条条如同蚕丝般的丝线。

    萧辰看到这一幕,略微有些好奇起来了。

    "化气成丝?"

    这些丝线都是由真气化成,已经近乎凝实了。

    看起来软绵绵的,但是柔中带刚,他能感觉到如同被这些丝线缠绕上,恐怕滋味不好受。

    候天啸脸色凝重着,一上来就是杀招。

    数百条丝线凝聚在他胸前,隐隐成一个球状,发出了"滋滋"的破空声。

    候天啸冷笑着望了一眼,双手抱球朝着萧辰猛然推去。

    瞬间,数百条丝线如同梨花落雨般飞射向萧辰。

    沿路所过之处的一些小树,直接被其整齐的分割成了数截,可见其锋利程度。

    "哈哈哈,这缠骨丝我虽只是小成,但是极境之下根本挡不住,哪怕你是外功大成,也得死!"

    候天啸很是得意的大笑道。

    "谁说我是极境之下了?"

    萧辰突兀的开口道。

    此言一出,候天啸顿时抬头望去。

    萧辰轻飘飘的伸出手朝着这群白丝一抓。

    如同巨人之手般,这数百道白丝的攻势直接被瓦解,被萧辰捏成了一个凝实的球体握在手中。

    "什么!"

    候天啸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

    "你!你是极境宗师还是横练大师!"

    这缠骨丝哪怕有人能抗住,也不可能像萧辰一样给收走了。

    这看似不起眼的丝线,有多锋利,候天啸心中最清楚。

    无论是一个极境宗师还是一位横练大师,都不是他能对付。

    候天啸瞬间脸色煞白,立刻抽身就逃。

    这种层次的武者,必须要禀告他师傅了。

    短短几息,候天啸已经狂奔出了上百米,身后的浓雾遮挡了视线,根本不知道萧辰有没有追上来。

    但是他依旧不敢停,只有逃的越远才有更大的机会活下来。

    ‘哼,管你是极境宗师还是横练大师,既然敢杀我洪门子弟,就是神境显世了,也得死!’

    候天啸恶狠狠的想着。

    他洪门当门又不是没有屠戮过神境,正是因为有这么一份亮眼的战绩,才能震慑四方,让其他人敬畏有加。

    与此同时,萧辰感受着手中颤动不停的圆球,眉头一挑道:"居然破不了,有点意思。"

    "那…我就还给你吧。"

    话音刚落,萧辰猛然抛出了手中的圆球,比来时还快上一倍的速度,爆射向某个方向而去。

    逃了快数百米,候天啸发觉身后没有任何动静,脸上浮现了一抹喜色。

    正当他快冲出迷雾时,身后突兀响起一道惊啸声。

    仿佛音速飞机低空划过一般,这声音十分刺耳。

    可候天啸听到这声音,瞬间联想到了,立刻想扭开身体。

    可惜已经晚了,一道圆球径直洞穿了他的身体,正好击中了心脏。

    他的身体也僵住了,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

    一直在迷雾中打转的那群人,早已经吓破了胆,想着干脆走不出去,索性就坐在地上等死了。

    "哎,也不知道候先生怎么样了?"

    一位络腮胡男子苦闷道。

    "放心吧,候天啸那晚踏浪而来,我们可是亲眼所见,这等实力,只怕仅次于极境宗师了。"

    "不错,等候天啸杀了那人,肯定会来救我们的。"

    众人都纷纷希冀道。

    突然有人指着不远处道:"那是不是个人?"

    只见浓雾中,萧辰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他所到之处,浓雾自行散开。

    众人立刻起身望去,当看清来人不是候天啸,而是另外一个人时,他们纷纷脸色一变。

    "他手中拿着的是……"

    有人颤声指着萧辰手上的沾血唐衫,有些不敢相信。

    "候先生的衣服!"

    众人心中一秉,原本想拼死一博的心思也顿时烟消云散了。

    连强横如候天啸都惨死萧辰手上,他们这群人最厉害不过内劲大成,拿什么跟萧辰斗。

    萧辰瞥了他们一眼,直接将沾血的唐衫丢给了他们道:"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下次让慕容高泽来,或者我亲自上门也行。"

    萧辰说完单手一挥,浓雾中分开了一条路,正是通往外面。

    他们哪怕停留,立刻头也不回的望外跑,生怕萧辰反悔了,把他们留下来。

    萧辰站在原地,背负双手,目光闪烁着。

    他连慕容高泽的大徒弟都杀了,如果慕容高泽正来了华夏,必然沉不住气会上门找他算账。

    其实军方下达的这个任务,不过就是害怕慕容高泽会在华夏突破神境,到时候整个华夏无人能制衡神境,会导致势力不平衡,那么国家秩序也会乱掉。

    他隐隐的能感觉到,自己执行的这个任务时,韩天行一直都在某处观察着他。

    ……

    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商务轿车内。

    一位男子上前敲了敲车窗,车窗打开,韩天行正在里面抽着一根雪茄。

    "最新情报。"

    男子将一份文件递了进去,便转身离开了。

    坐在前面的司机正是小庄,他有些纳闷的问道:"将军,你来楚州难道就是为了监视萧先生嘛?"

    "瞎说什么,我这是观察。"

    "观察和监视有区别嘛?"

    小庄无语道。

    "自然不一样。"

    韩天行显然不愿意多解释,仔细的看着文件。

    半晌,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他又杀了一个洪门的人。"

    小庄闻言不禁嘴角抽搐了一下道:"他难道不知道洪门睚眦必报的帮规?"

    "以那小子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你以为这种帮规能吓到他?"

    韩天行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他这次杀的慕容高泽的大徒弟,想必慕容高泽如果藏在楚州某处,一定会沉不住气出手报仇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