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慕容家。

    慕容德和慕容云海直愣愣的看着眼前桌子上的沾血唐衫。

    气氛一时间十分诡异,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半晌,慕容云海咽了口唾沫道:"那小子是极境宗师不成?"

    "不可能!我从未听说如此年轻的极境宗师,就是当年的韩天行,才是四十多岁才踏入极境。"

    慕容德眉头深锁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虽然他们不信萧辰是极境宗师,但依旧很是忌惮。

    "此事,我们得回趟本家,召开会议商议一下,我感觉这个小子来楚州就是冲着我们慕容家而来的。"

    慕容德沉声道。

    ……

    楚州吴中市。

    在古时这里曾经是战国七雄的吴国首都,山清水秀用于赞美这里,是最恰当的。

    步入近代,这里又被称为魔都的后花园,名气虽然比不上金陵,但是经济繁荣度堪称楚州第一。

    这天,吴中市第一世家,慕容家上上下下开始了闭门谢客。

    一间宽敞的大厅中。

    十几个人坐在那,脸色难看的不发一言。

    而他们眼前则摆着那件沾血唐衫。

    "这个‘萧辰’到底是何许人也?云海你可查清楚了?"

    为首的老者沉声问道。

    坐在他下位的另一个人,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微微一怔,但是随机一闪而逝,此人正是慕容泰。

    慕容云海恭敬的开口道:"我只知道他是近期才突然来的金陵,不知为何和耀荣集团的刘家勾搭上了。"

    "小小的刘家不足为虑,你就只查到这些?"

    老者显然有些不满。

    慕容云海额头满是大汉,讪讪道:"此人来的突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调查,不过可以肯定是,他一定是有目的而来。"

    "老二,你有什么想说的嘛?"

    老者望着身旁的慕容泰开口道。

    慕容泰皱了皱眉头道:"我没什么想说的,我之前的态度很明确,慕容家要想继续延续下去,就不要和军方对着干。"

    他起身望着众人道:"十年前,我们慕容家正值巅峰,可是被军方打压了以后,差点在楚州除名!既然老三已经逃出海外了,那就别让他再回来了,我们慕容家再也受不了第二次打压了。"

    "住口!"

    为首的老者猛得一拍一桌子,显然他的想法和慕容泰的截然不同。

    "都到了这份田地了,老二,你还想全身而退,是不是太天真了?"

    "哼,大哥,你的一意孤行,只怕会毁了慕容家三百年的香火传承。"

    慕容泰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你走吧。"

    慕容泰倒也干脆,直接起身径直走了出去。

    直到他走后,整个大厅安静的鸦雀无声,谁也不敢这时候说话。

    片刻,老者起身道:"此事,再议。"

    一场会议不欢而散,众人纷纷散了。

    慕容云海和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同走了出来。

    "大姐,恕我多嘴,三爷爷可回来了?"

    慕容云海小声问道。

    一旁的女子皱了皱眉头道:"这种事你别问了,问了我也不知道,知道也不能说,你懂吧?"

    女子声音冷冽,像是在训斥一般。

    连在金陵呼风唤雨的慕容云海也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满,只是讪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我觉得老爷子他们这么讨论,是聊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关键时候还是需要我们这些后辈快刀斩乱麻。"

    女子瞥了一眼慕容云海,这让他微微一怔道:"你是想?"

    他随即打了个寒颤摇头道:"连候天啸那么厉害的人,都惨死他手中,我们又拿什么解决他?"

    "云海,你这些年倒是越活越回去了,杀他非要找高手嘛?我可是有这个的。"

    她说完用手比了个‘枪’的形状。

    慕容云海顿时恍然大悟,脸色一喜道:"还是大姐聪明啊,就算那小子是极境宗师,也是肉体凡胎,再厉害也扛不住特制的穿甲弹啊!"

    极境宗师或许能依靠护体真气抵御一般小口径的手枪弹,但是一定挡不住特制的军用穿甲弹。

    这种子弹连坦克都能打报废,别说是人来,就是横练大师也不能保证硬抗穿甲弹不受伤。

    慕容云海可是深知自己这位大姐,可是有楚州‘地下女王’称谓的。

    无论黑白两道都要敬她三分,从一些特殊渠道得到这些武器,应该不难。

    "不过这种事,需要周密的计划,你负责想办法把他引到……"

    ……

    慕容泰出了慕容家的别墅,便上了一辆车,车里坐着一位女子,便是慕容晓晓。

    她皱眉道:"爷爷,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我看你心神不宁的。"

    慕容泰犹豫片刻问道:"你还记得当日武道大会遇到的那个年轻人,萧辰嘛?"

    "自然记得,他可是治好了你的病。"

    慕容晓晓点头,又问道:"难道这事跟他有关?"

    "希望不是他吧。"

    慕容泰叹了口气道。

    当日外围大会结束后,他们便回了楚州,之后武道盛会又发生了一连串的大事。

    横练大师泰山被毙杀,陆家家主极境宗师也惨死,魏家众人俯首,药神宗两位执事被掳走。

    这些事都指向了一个人,萧大师!

    从他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位萧大师和他们认识的萧辰外貌极其相似,这让他有些惊疑不定。

    而如今,这个‘萧辰’又来了楚州,连续杀了两位洪门子弟,根本慕容云海所描述,这人也和他认识的萧辰十分相似。

    如果这一切都是巧合,那还真是太巧了。

    慕容晓晓见老爷子不愿意多说,也很识趣的不去追问。

    她随意的说道:"我刚刚看到大姐和四哥一起出门,好像是要去金陵,也不知道他们去玩什么,都不叫上我。"

    慕容晓晓随口的一句抱怨让慕容泰闻言一惊。

    他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惊疑不定道:"金陵来了个‘萧辰’,可能是我们之前在武道大会上认识的,你替我去看看,如果真的是他,千万要阻止你大哥和四哥的任何计划!"

    "萧辰来楚州了?"

    慕容晓晓没有听到重点,而是脸色一喜。

    "别多问了,我不方便出面,你赶紧去金陵,如果真的是萧先生,告诉你大姐和四哥,不要做任何试图激怒的他的事!这关乎到我们慕容家的存亡。"

    见慕容泰脸色如此凝重,让慕容晓晓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萧辰和大姐他们有仇嘛?不过就算有的话,我出面应该能化解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