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

    萧辰有些疑惑的睁开眼,叶婷今天应该不会来才对。

    他这几天闭门谢客,几乎所以人都很‘自觉’的不来烦他了。

    他没有多想,双眼一亮望了过去。

    "怎么是她?"

    萧辰脸上浮现一抹古怪,起身走过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人,居然是很久未见的董依然。

    只见董依然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萧辰,半晌也不知道说什么。

    "有什么事?"

    萧辰问道。

    "我想请你吃个饭。"

    董依然缓缓道。

    "没时间。"

    萧辰摇了摇头正准备关门,董依然立刻说道:"其实是慕容云海想找你,他托我约你出来,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董依然如实说完,有些希冀的看着萧辰。

    慕容云海找到她,让她一定要把萧辰约出来,只要成功了,慕容云海就会答应她一个要求。

    虽然她不明白慕容云海为什么费这么大,让她来约萧辰,不过这等简单易行的好事,她怎么可能拒绝。

    萧辰闻言仔细打量着董依然的脸色,确认她没有说谎后,点头问道:"时间、地点?"

    "明天上午九点半,居雅休闲会所。"

    董依然拿出一张纸递给萧辰,上面标准了详细的位置。

    "行,我知道了。"

    萧辰接过纸条便顺手关了门,丝毫没有给董依然再说其他话的机会。

    这让门外的董依然一阵气急,同时也叹了一口气,如今萧辰的身份还真不是她能高攀的起的。

    萧辰拿着纸条扫了一眼便放在了桌子上。

    现在这个时候,慕容云海还想找他谈谈,纯属鸿门宴了。

    慕容家和洪门大有关系,自己就连续杀了两个洪门子弟,其中一个还是慕容高泽的徒弟,这仇岂是轻易能化解的?

    "也罢,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萧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道。

    不多时,门口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萧辰皱了皱眉头喃喃道:"这女的怎么这么厌烦。"

    他走过去打开门,刚准备呵斥一顿,立刻怔住了。

    "慕容小姐?"

    眼前的人赫然是当日在武道大会分别后,数月未见的慕容晓晓了。

    慕容晓晓甜甜的一笑道:"你还记得我啊,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嘛?"

    慕容晓晓目光在萧辰房间内扫视着,仿佛在观察着什么。

    "进来吧。"

    萧辰笑了笑将她迎了进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萧辰给她倒杯水坐下问道。

    "我听我爷爷说你可能来了楚州金陵,我就试着来打听一下,没想到真是你。"

    慕容晓晓继续问道:"你呢?我记得你是南海人吧,怎么突然来了金陵,还成了金陵医科大的教授?"

    慕容晓晓虽然只是随口一问,但是萧辰却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总不能说自己是来了压制慕容家的吧。

    "说来话长了。"

    萧辰含糊带过。

    慕容晓晓也没有深究,两人聊了一阵,慕容晓晓准备起身告辞了。

    "对了,我大姐和四哥他们是不是跟你有什么过节?"

    慕容晓晓临走时问道。

    "你大姐和四哥是?"

    "我大姐叫慕容居雅,四哥叫慕容云海。"

    萧辰点了点头,脸色古怪的说道:"你大姐我不认识,但是你四哥确实跟我有一点过节。"

    "啊!我四哥为人傲气惯了,如果你们有什么过节,还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慕容晓晓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倒是不想搭理他,就看他是不是脑子抽筋,来找我麻烦了。"

    萧辰耸了耸肩道。

    "放心吧,我会告诉他,你是我朋友的。"

    萧辰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了。

    直到慕容晓晓走后,萧辰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

    从她的表情来看,显然慕容晓晓还不清楚他的身份,以及他杀了洪门子弟的事。

    不过她来此应该是授了慕容泰的意思。

    "也不知道慕容泰和慕容晓晓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萧辰目光闪烁的喃喃道。

    如果他们也默许了和洪门的关系,那他还不知道到时候该如何动手。

    ……

    居雅会所是金陵的一家高档休闲清吧。

    因为这家会所是会员制,且只有一些非富即贵的世家子弟才有资格办理。

    所以平日里,这里的人流量并不多。

    不过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每一个身份都不简单。

    这里的包间都十分大,每一个至少都有八十平方左右,装饰简单朴素,却透露一丝低调奢华。

    "大姐,人都安排好了嘛?"

    慕容云海有些紧张的对着身旁的慕容居雅问道。

    慕容居雅穿着一袭大红色的旗袍,气定神闲的泡着茶道:"瞧你那没出息样,人还没到,你就怯场了?"

    她冷冷的瞥了一眼慕容云海。

    慕容云海脸色有些难看道:"大姐,你可不要小瞧这小子,这小子手段诡异着呢……"

    他还没说完,只见门口走进来一位服务生道:"客人来了。"

    "嗯,带进来吧。"

    慕容居雅点了点头。

    不多时,他领着一男一女一起走了进来,正是萧辰和董依然两人。

    萧辰打量了一眼坐在慕容云海身旁的女子,没有说话。

    这女子虽然样貌不出众,但是很有气质,一举一动都带着说不出的霸气韵味。

    如果忽略她是一个女人的话,萧辰会认为这是一位常年身居高位的枭雄。

    "萧先生是吧,我叫慕容居雅,请坐吧。"

    慕容居雅没有起身,而是笑着开口道。

    一旁的董依然则完全被忽视了,但是这种层次的对话,她根本插不上嘴,所以很自觉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反正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事跟她无关了,自己该琢磨的是,怎么好好利用慕容云海许诺给她的这个要求。

    "不知道萧先生对茶道有几分理解?我这刚泡好的龙井,尝尝吧?"

    慕容居雅一边说着,一边给萧辰斟了杯茶送到他面前。

    但是萧辰丝毫没有看这杯茶,而是脸色淡然的问道:"直说吧,洪门来了多少人,慕容高泽在不在华夏?"此言一出,慕容居雅倒茶的动作微不可察的僵了下,眼中也猛然爆发出一抹杀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