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云海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身体微不可察往后退了一些。

    一瞬间,整个房间内,气氛安静的可怕,只能隐隐听到众人的呼吸声。

    一旁董依然有些不知所以然,洪门是什么?

    眼看气氛酝酿着,即将爆发了。

    门外突兀传来一道声音。

    "大姐,四哥,我来了!"

    慕容晓晓自顾自的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屋内众人,目光停留在萧辰身上,略微一怔。

    "咦!萧辰,你怎么也在这?"

    慕容晓晓有些诧异的看着萧辰。

    "是啊,还真是巧。"

    萧辰笑了笑。

    一时间,凝重的气氛也顿时化解了。

    慕容居雅微微皱眉望着她道:"你什么时候来的金陵?"

    慕容晓晓嘟了嘟嘴,有些不满的说道:"你偷偷跟四哥来金陵玩了,都不喊上我,我想了想你应该在这里,所以就来了。"

    这家居雅会所可是她大姐开的店,想来她就应该在这。

    慕容居雅微微皱眉继续问道:"你认识萧先生?"

    "当然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吧,爷爷的病就是他治好的。"

    慕容晓晓点头道。

    "二爷爷的病是他治好的?"

    一旁的慕容云海也诧异了。

    他不自觉和慕容居雅对视了一眼,发觉了今天的计划可能有些麻烦了。

    慕容晓晓显然和萧辰熟识,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对萧辰下手的。

    两人心怀鬼胎的对视了一眼,默然不言。

    "坐吧。"

    慕容居雅又恢复了淡然表情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萧辰突然开口道。

    这让慕容居雅眼中的杀机愈发强烈了起来。

    "萧先生,此事,我们改日再谈吧。"

    慕容居雅沉声道。

    "如果我今天就想得到答案呢?"

    萧辰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很随意的敲击着桌子。

    "哒哒哒……"

    一声接一声的敲击声,传入了慕容居雅的耳中却突然耳边炸响了惊雷一般。

    她当即面色一白,抬头盯住了萧辰。

    萧辰也停了下来,她耳边的声音也随之消失。

    "你在威胁我?"

    慕容居雅眯着眼睛紧盯着萧辰,一刹那,她浑身的气势变了,又成了那个让人惊惧不已的地下女王。

    "这不是威胁,我这是警告你,否则我下一次就不是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萧辰淡然说道。

    从他进来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这附近四周埋伏了不少人。

    不过在他看来,一群蝼蚁设下鸿门宴邀请一头狮子,未免太可笑了。

    "你们在聊什么?"

    慕容晓晓哪怕再看不清形势,也感觉到了他们两人的剑拔弩张。

    "小妹,你坐过来。"

    慕容云海说完也不等慕容晓晓同意,将她拉了过来。

    慕容居雅也抓起茶杯,猛地往地下一摔。

    顿时,应声而响的还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呵呵,摔杯为号?"

    萧辰丝毫不担心的瞥了一眼她道。

    不到半分钟,立刻从四面八方涌进来了十几个人。

    董依然看到这些人尽皆脸色一变,吓的脸色发白。

    因为这些人手上拿着枪!

    枪这种东西在华夏可是一级管制品,除了军警,几乎没有渠道能弄到。

    像电视剧那种黑帮动不动就拿枪出来杀人,基本都是假的。

    那些枪大多都是小作坊的粗糙手工制品,质量层次不齐,很多枪甚至一发子弹都打不出来,还容易炸膛。

    萧辰瞥了一眼众人手中的枪道:"啧啧,米国的马格南小鹰手枪,通用三种口径子弹,果然啊,你们慕容家居然还能弄到这种枪,如果没有洪门的帮助,我可不信。"

    慕容居雅见萧辰能准确的道出这枪都信息也是微微一怔。

    "哼,你知道又如何,你马上就是一个死人。"

    慕容居雅不屑的冷笑道。

    一旁的董依然和慕容晓晓完全呆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为什么。

    怎么一眼不合就开始动刀动抢了?

    董依然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后撤靠着墙壁,不敢多说一句话。

    显然他们的目标是萧辰,跟自己无关,自己还帮了他们这么一个大忙,相信慕容云海应该也不会对她下杀手。

    "大姐,四哥,你们这是干什么?"

    慕容晓晓有些惊怒的质问道。

    "晓晓,我只能说你来的太不巧了,你还是别插手了,这人今天必须得死。"

    慕容云海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你们有什么过节,一定要杀人才能消除嘛?"

    慕容晓晓不死心的问道。

    "他是军方的人。"

    慕容居雅盯着萧辰说道。

    "萧先生,我没说错吧?"

    萧辰点了点头,坦然承认道:"没错。"

    慕容晓晓闻言也是脸色一白,十年前慕容家发生的事,她也是亲眼目睹过的。

    军方抓走了慕容家所有成年嫡系,关了足足一个多月,才迫于什么原因不得不放了他们。

    当时年幼的她因为年纪小躲过一劫,不过这件事她的印象很深。

    慕容晓晓脸色白了白,依旧想为萧辰开脱道:"那又怎么了?萧辰可能当过兵,你们就因为这?个要致他于死地?"

    "晓晓,你四哥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赶紧出去吧,等我处理完了再跟你慢慢解释。"

    慕容居雅显然不愿意浪费时间跟她多解释了,直接挥了挥手。

    顿时,几个手下立刻上前抓住慕容晓晓想把她带出去。

    慕容晓晓拼命挣扎着说道:"大姐,我求你了,放过萧辰吧。"

    "我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你再纠缠不清,休怪我不念家族亲情!"

    慕容居雅不耐烦说道,口气也冷漠了许多。

    "晓晓,别怪当哥没提醒你,你还是不要捣乱了,免得到时候子弹不长眼误伤了你。"

    慕容云海也冷冷的威胁道。

    只要能杀了萧辰,一个妹妹算什么,就是再添上七八条族人的性命,他们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话说到这个份上,慕容晓晓也绝望了,她明白慕容居雅心意已决,根本不可能放过萧辰了。

    她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萧辰道:"萧辰…对不起!"

    只见萧辰依旧神色自若的坐在那,这才回头望了一眼慕容晓晓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萧辰莫名其妙的这句话让众人一怔。

    "因为…我可能要杀了你姐姐和哥哥了。"

    萧辰不急不缓的起身,环视了一眼众人。

    慕容云海愣了一下,随即爆发出大笑道:"哈哈哈,你是不是被吓傻了,这里十几把枪都对准了你的脑袋,只要一声令下,你就会被打成筛子!"

    "那得看他们有没有开枪的机会了。"萧辰诡异的笑了笑,这让慕容云海心中突兀的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