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萧辰手掌一翻,手上夹着数十个根银针,而后径直抛射了出去。

    萧辰的动作太快了,以至于慕容居雅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在萧辰出手的那一刻,她立刻脸色一变大喊道:"开枪!"

    然而,已经晚了。

    数十根银针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尽皆准备无误的扎在了周围诸多枪手身上。

    有的运气好,只是被洞穿了胸膛,还留着一口气,有点运气不好被洞穿了脑袋,直接一命呜呼。

    短短一个眨眼的时间,十几名枪手全都倒在了地上。

    地上流淌着鲜血汇聚在一块,都成了一条小溪般。

    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的鲜血味,让人闻之欲呕。

    董依然瞬间吓的脸色发白,尖叫了一声,吓瘫在地上,瑟瑟发抖着。

    此时,只有萧辰和慕容晓晓等四人还站着。

    慕容云海已经彻底傻眼了,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他们还是低估了一位极境宗师的实力,枪的确能对极境宗师造成威胁,但前提是,你得有开枪的机会。

    他忍不住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哪怕是一旁见惯了大场面的慕容居雅也震惊的望着萧辰,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从我踏进这里开始,我就知道了你埋伏了人在等我。"

    萧辰自顾自的述说道。

    "你都知道了?"

    慕容居雅不敢相信的看着萧辰,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萧辰看到自己被包围了,还如此处若不惊。

    原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个人未免太恐怖了。

    相反,她们又显得特别可笑,就像跳梁小丑般在萧辰面前张牙舞爪。

    "呵呵。"

    慕容居雅突兀的苦笑了出来,她眼神蓦然凌厉了起来,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把手枪道:"那你有没有料到这个!"

    "砰!"

    话音未落,枪声先响。

    有了前车之鉴,慕容居雅哪敢再跟萧辰废话,就是要趁他不防备,以为自己赢定了的时候,要他的命!

    "不要啊!"

    慕容晓晓刚缓过神来,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

    "这是特制的穿甲弹,你就算是极境宗师又如何?还是得死!"

    慕容居雅忍不住猖狂的大笑了起来。

    显然能杀掉一位极境宗师是一件值得炫耀的战绩。

    这若是传出去,她慕容居雅的大名会震动整个楚州,乃至华夏。

    堪称无敌的极境宗师,死在了她的周密计划中,这会让她的名气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还是太弱了。"

    只见萧辰脸色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

    他不闪不避的站在原地,只是抬起手朝着飞来的穿甲弹抓去。

    慕容居雅见此不屑的摇了摇,脸上冷笑之色更甚。

    徒手抓子弹?还是特制的穿甲弹,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这可是连坦克都能打穿的子弹,除非萧辰的手比坦克的钢铁还硬。

    "咚!"

    一声闷响。

    慕容居雅脸上的冷笑也凝固了,表情变化极其精彩。

    "这不可能!"

    "这一定不是真的!"

    "你怎么可能接住穿甲弹!"

    慕容居雅仿佛疯癫了一般,歇斯底里的嘶吼道。

    一旁的慕容云海刚刚升起的求生欲也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他也面如死灰般喃喃道:"完了,我完了,我们慕容家完了。"

    慕容晓晓的心情不可谓不复杂,萧辰接二连三展现的奇迹让她都有些麻木了。

    想起当日,萧辰也是这般轻描淡写的解决了贺老六等人。

    "他到底有多强……"

    哪怕是极境宗师也有一个上限,但是萧辰仿佛已经超越了这个上限,强的让人心惊。

    只见萧辰脸色如常的张开手,手心中赫然有一枚银白色的子弹。

    "这种子弹还真伤不了我。"

    萧辰嘴角杨起了一抹笑意。

    他不仅真气凝实程度堪比极境宗师,炼体实力也不弱于横练大师,甚至比横练大师还要强上三分。

    这种穿甲弹对付一般人可以,对付他,除非用导弹还差不多。

    "现在,该我了。"

    萧辰眼神一冷,径直朝着慕容居雅抓去,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道:"给你一个机会,把洪门的消息给告诉我,我可以留你一命。"

    "呵呵,不可能的,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

    慕容居雅扫了一眼一旁的慕容晓晓,冷笑道。

    她能看出来萧辰和慕容晓晓的关系不简单,他怎么可能当着慕容晓晓的面杀她的姐姐?

    慕容晓晓眼神复杂的望着萧辰道:"萧辰,我大姐纵然此事有所不对,但是你能放她一条生路?"

    不出所料,听到慕容晓晓开口求情了,慕容居雅心中很是得意的冷笑着。

    也幸亏有慕容晓晓,她们就算计划失败了,也等于有了一张免死金牌。

    萧辰皱了皱眉头,他猜出来慕容居雅的想法。

    他盯着慕容居雅几秒,突兀的笑了起来道:"你真以为活着比死了好?"

    "你!你什么意思?"

    慕容居雅脸色微变,心中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意思是,我让你生不如死!"

    萧辰眼神也冷了下来,突然发力将其两只手臂硬生生扯了下来。

    顿时,鲜血如同泉水般涌出,慕容居雅也因为这钻心的剧痛惨叫着,模样十分凄惨的躺在地上打滚。

    然而萧辰对于这种处心积虑想杀自己的人,可没有任何容忍度,自然也不会怜香惜玉。

    他又补了一脚踩在其双腿上。

    "咔嚓!"

    双腿尽断,以一种不可恢复的角度扭曲着。

    慕容居雅爆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没一会儿就晕厥了过去。

    萧辰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慕容晓晓根本没来得及阻止。

    她暗自叹了一口气,也不好多说什么。

    慕容居雅之所以还活着,都是萧辰看在她的面子上。

    可正如萧辰所说,慕容居雅这样子,可谓是生不如死。

    萧辰转过身这才盯着了慕容云海。

    旁观了这样一幕"酷刑"后,慕容云海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

    他刚刚对视上萧辰那双冷漠的眼睛,立刻惶恐的开口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句话放在你身上很合适。"萧辰端了把椅子坐在他面前继续说道:"先从第一个问题开始,有多少洪门的帮众来了楚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