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多少人,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们家这一脉定居在金陵,本家那头的消息得知的不多。"

    萧辰闻言皱了皱眉头,慕容云海看到萧辰皱眉,心中一秉,立刻说道:"我说的都是真话啊。"

    "那我问你,慕容高泽在不在华夏?"

    慕容云海犹豫了一会儿道:"这事是绝对的机密,我更加不可能得知,但是我觉得三爷爷不在华夏。"

    如果慕容高泽在华夏,在得知了自己的大徒弟被杀了,又岂会沉得住气。

    萧辰点了点头,也懒得多问了。

    慕容云海显然在家族的地位太低,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萧先生,我可以走了嘛?"

    慕容云海咽了口唾沫问道。

    "走吧。"

    萧辰不耐烦挥了挥手。

    慕容云海如获重释般,立刻连滚带爬的站起身就要跑出去。

    "等等!"

    正当他快出门时,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身体一僵。

    他哭丧着脸说道:"萧先生,我……"

    萧辰抬手打断道:"回去告诉他们,洪门如果踏足华夏,会被我给清扫干净,慕容家如果想跟洪门狼狈为奸,那么慕容家也会从此在楚州除名。"

    "是是是,我知道了。"

    慕容云海像小鸡啄米般点点头。

    "走吧。"

    萧辰刚说话,慕容云海立刻头也不回的狂奔了出去,生怕身后的煞神再叫住他。

    躲在角落里董依然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道:"萧…萧先生,这事我不知情啊!"

    她已经彻底被萧辰的手段给震慑住了,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青年,连子弹都打不死,今天发生的事也颠覆了她的三观。

    "你也走吧。"

    萧辰淡然开口道。

    董依然虽然心怀鬼胎,但从她的反应来看,不知情应该是真的。

    萧辰也不愿意和她多计较什么。

    直到所有人都走光了,萧辰和慕容晓晓离开房间来到另一间干净的包间坐下。

    慕容晓晓坐在那沉默不言,她已经差不多能把所有事情都串联在一起,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爷爷是什么态度?"

    沉默半晌,萧辰率先开口道。

    慕容泰等人毕竟跟他是旧识,当时在武道大会上也对他颇为照顾,这总归是份人情。

    慕容晓晓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些事,爷爷从来不告诉我。"

    "你也回去吧,这段时候楚州可不太平。"

    萧辰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其他,径直离开了居雅会所。

    ……

    太平洋上某个小岛。

    这里原本是某个西方岛国的国土,但是近些年水平年越来越高,小岛面临着被水淹没的窘境。

    于是大批民众连带着总统都溜了,纷纷逃往其他大国。

    只有一些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的民众不愿意撤离,还生活在这里。

    几个渔民正收着渔网,祈祷着上帝保佑能有一些好的收获,让一家人饱餐一顿。

    "爸!快看!那是什么!"

    一个小孩子突然抬起头指着不远处的海平面道。

    几个渔民也顺势抬头望去,当即所以人脸色全变了。

    "海啸!海啸来了!快跑啊!"

    眼前的一道水墙竟然有十几米之高!遮天蔽日,让人吓破了胆。

    几位渔民彻底惊呆了,海啸他们不是没见过,但是这种程度的海啸,他们还是平生第一次见。

    这种级别的海啸,只怕整个岛都会被淹没掉!

    几个渔民也顾不上收网了,当即抱起他们的孩子往岛上的高处跑。

    然而,这海啸的速度太快了,瞬间席卷了一切,将他们的身形彻底吞没在浪花中。

    一波接着一波,一浪比一浪高。

    巨大的水墙仿佛将天地相连了一般,根本看不到尽头。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整个岛上各处都发生着于此类似的事件。

    众多渔民甚至来不及发出警告就被吞没了,岛上的居民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

    仅仅过去了几分钟,波涛汹涌的海面又瞬间平静了下来。

    而这个小岛也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茫茫大海上,竟然站着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

    这老者紧闭着双眼,十分诡异的站在了水平面之上,身体随着海浪的波动也缓缓移动着。

    一辆快艇飞快的朝着他驶来,直到来到老者十米外才停了下来。

    游艇上一位皮肤古铜色的男子,朝着老者躬身道:"恭喜师傅突破神境!"

    老者听到声音才缓缓睁开眼,望了一眼青年道:"这里太小了,天地元气不足,我没有突破神境。"

    青年闻言一怔,皱眉道:"可这已经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大的岛屿了。"

    "不必了,我是时候考虑回去了。"

    老者遥遥望着东方喃喃道。

    "师傅是要回华夏了?"

    男子脸色一紧,显然在担忧着什么。

    "可那韩天行……"

    半晌,他还是道出了自己心中的忧虑。

    "呵呵,韩天行算个什么?我虽没有成功踏入神境,但也是半步神境!"

    老者傲然道,他浑身气势一变,仿佛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

    只见他伸出手,手指接连轻弹。

    平静海面如同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瞬间从四面八方涌出无数白丝,这些白丝以老者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附近一些海鱼不小心误入这里,还没来得及逃走,纷纷被切成了碎肉。

    男子仅仅只是靠近他十米处,就感觉一阵凌厉的气劲,他能感觉到,只要自己稍稍往前踏入一步,就会被这些白丝撕成碎片。

    "缠骨丝大成!"

    男子脸色一变,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这缠骨丝可是老者的压箱底的绝技,如今威力更甚一筹。

    想必就是极境宗师被其缠上,也得死无全尸吧!。

    "恭喜师傅武技大成,称霸华夏指日可待啊!"

    男子脸色一喜,立刻恭维道。

    "当年我被韩天行赶出华夏,如今是时候报仇了,这华夏第一的位子也该换人坐了。"

    老者背负双手悠悠道。

    "师傅武道通天,那韩天行定然不是您的对手!"

    男子越发恭敬道。

    "你先去华夏放出消息,说我慕容高泽要回来了,我此次回华夏,定要风风光光的回去,我要让整个华夏武道界臣服!"

    老者望着东方,双眼爆发出了精光。半步神境啊,恐怕这世上也只有他一人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