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三天的时间,整个华夏的武道界都得到了一个消息。

    慕容高泽要回来了!

    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来说,十分陌生,但只有那些老一辈的人物听到这个名字,才会感觉到深深的忌惮。

    齐家练武场。

    "爷爷,昨天看你喝醉酒,口中一直嘀咕那个慕容高泽,他是什么人啊,很厉害吗?"

    齐小燕对着身旁的齐东海询问道。

    齐东海闻言脸色微变,沉声道:"这个名字你可不要在外面随便乱说。"

    "怎么了?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一旁的齐子栋练功完毕,歇下来坐在一旁随口问道。

    他经过萧辰那一站的打击后,并没有消磨斗志,而是愈发努力了起来。

    就算接二连三听到萧辰传来的惊人战绩,他也没有任何情绪变化,而是愈发努力了起来。

    他相信终有一天,会赶超萧辰的。

    齐东海长叹了一口气,目光幽幽的说道:"他是堪比韩天行的大人物啊。"

    "爷爷你不是在说笑吧?这个什么慕容高泽,我们都从未听说过,他能比肩韩将军?"

    齐子栋摇了摇头,一脸怀疑。

    "这事还得从十年前说起……"

    半晌,齐东海婉婉道来。

    一旁的齐子栋和齐小燕都听呆了。

    慕容高泽当年能和韩天行打的难舍难分,韩天行也只是惨胜一招?

    这人到底有多厉害?他们虽然没见过,但是他们从小就听着韩天行的故事长大的。

    可以说,韩天行是武道界所有背后敬仰的战神。

    而他们敬仰的战神也只是惨胜慕容高泽,可见其实力的超绝。

    "既然他被韩天行驱逐出了华夏,为什么他又要回来?"

    齐子栋疑惑道。

    齐东海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能感觉到,这华夏即将爆发一场万众瞩目的大战。"

    "走吧,我们启程去楚州。"

    齐东海沉吟片刻道。

    齐子栋闻言眼睛一亮,如果能观摩到高手的对决,那么这对他的武道境界领悟会是莫大的好处。

    而与此同时,华夏各大势力都纷纷得到了消息。

    不少人在悄悄的赶往了楚州,想一睹这即将爆发的旷世大战。

    韩家。

    韩心妍望着准备出门的韩天行,脸上有抹不开的忧愁。

    "爸……"

    韩心妍忍不住喊道。

    四目相对,韩心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韩天行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可是当年你都差点输了,如今他又是有备而来,万一……"

    韩心妍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你难道还不相信你爸的实力?对了,萧辰也在楚州,如果我没能回来,你替我转告大司令,保护好萧辰让他成长起来,他能接替我的位子。"

    韩天行说完,便不再回头去看她,径直出门上了车。

    他脸上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坚毅之色,眼中透露一丝视死如归的模样。

    显然,他也能猜到慕容高泽这样大张旗鼓的回来,一定是有了十足把握。

    恐怕这一战,最好的结局就是拼死与其同归于尽。

    否则放任慕容高泽坐大,只怕等他踏入神境,连政府都压制不了他。

    就在韩天行走后,韩心妍深深望了一眼远去的车影。

    她犹豫了片刻,拨动了一个电话道:"喂,小庄哥,你有时间嘛?送我去一趟楚州。"

    ……

    楚州吴中市。

    一座名曰‘云雾山’的风景区,这里曾经是慕容家的私人土地。

    后来改革开放,土地全部被收归国家。

    这几天,风景区的工作人员突然被慕容家的人给赶了出去,这一片地方也被慕容家给封锁了,禁止任何人出入。

    山巅上,有一处古色古香的建筑,地方不大,但是处处充斥着岁月的历史感。

    院子正中间摆放着一个大鼎,鼎上用古文写着‘慕容’两字。

    "这青王鼎可是我们慕容家的祖传之物,你们居然任凭其被收走,还摆在这给那些蝼蚁拍照观赏?"

    慕容高泽摸着大鼎,脸上满是恼怒之色。

    "哎,三弟,当年你走之后,我们慕容家差点被除名了,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

    一位老者上前解释道。

    "罢了,这些陈年往事不要再提了。"

    慕容高泽脸色又恢复淡然,背负双手问道:"杀害朴海镇和我徒儿的那位是谁?"

    "他叫萧辰,就在不久前,他还废了居雅的双手双脚,简直不把我们慕容家放在眼里!"

    老者愤愤道。

    "真是欺人太甚!我非要把这小子千刀万剐了才能解心头之恨!"

    慕容高泽气急,随后一掌打出,万千白丝飞射而出。

    将他身后的一个小山丘给炸平了!

    众人见此微微一惊,但是随即脸上却满是喜色。

    这位消失了十多年的三爷爷,显然比当年更强了!

    "据我得到了消息,这个萧辰也是军方的人。"

    老者又说道。

    "哼,又是军方,此事先搁置,等我解决了韩天行,再去杀了那小子,当年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辱我们慕容家的仇人,一个也逃不了!"

    慕容高泽眼中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机。

    一旁低着头的一群慕容家的后辈,感觉到这股杀意,都如同掉入冰窖一般。

    他们当即心中一秉,对于这位消失十多年的三爷爷,愈发敬畏了。

    "我已经接到消息,韩天行已经在赶往楚州的路上了。"

    慕容高泽满意点了点头道:"很好,这云雾山作为他的葬身之地倒也配得上他,你们下去吧,没我吩咐,都不要来打搅我。"

    众人纷纷点头,恭敬的告退了。

    而慕容高泽则起身一跃,坐在大鼎上,闭目养神。

    慕容高泽在云雾山的消息并没有封锁,在众人看来,他这是在对话韩天行。

    云雾山就是他们决战的地方。

    虽然山巅被慕容家封锁了,设为禁区不准踏入。

    但是山下依旧可以,众人得到消息后,纷纷赶来云雾山脚下。

    不到两天的时间,山下的宾馆、旅社几乎全部爆满。

    几乎云雾山一时间成了武者的聚集地,随便从三个行人中指出一个,都是武者。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想亲眼看看这万众瞩目的一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