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

    萧辰其实不能算是武道界的人,他也没有其他势力那般有诸多渠道打听到最新的消息。

    这天他刚从聚灵法阵中修炼出来,正准备回公寓楼休息。

    "晓晓,你在这干嘛?"

    萧辰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公寓门口的慕容晓晓。

    慕容晓晓也不知道等了多久,靠在门上睡着了。

    听到萧辰的声音,慕容晓晓这才醒?了过来。

    "萧辰,你终于回来了。"

    慕容晓晓脸色一喜。

    "你先进来说吧。"

    萧辰扶起她,一同进了公寓里。

    "没时间细说了,你快离开楚州,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慕容晓晓急忙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三爷爷回来了,他在云雾山庄约战韩天行,等韩天行死了,他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你在金陵不安全,快离开楚州,越远越好。"

    慕容晓晓解释道。

    萧辰闻言一怔,脸上却出现了一抹笑意道:"云雾山庄是嘛,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萧辰说完转身就准备走。

    "喂!萧辰,你干嘛去?"

    慕容晓晓有些茫然的问道。

    "我去打败你三爷爷,如果他识相的话,我会留他一条命。"

    萧辰留下了一句话,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只有慕容晓晓一脸愕然的在原地,她根本没有劝阻的机会。

    "完了,顾老说三爷爷的实力深不可测,就是韩天行估计现在也不是他的对手了,萧辰不知情贸然前去,一定被三爷爷杀死的。"

    慕容晓晓想到这,脸色一变,立刻冲下了楼,急忙赶往云雾山。

    ……

    "将军,我已经安排了特种小队在山下,如果出现意外,立刻就能冲上去。"

    云雾山下,一辆黑色商务车中。

    一名少校脸色凝重的说道。

    "不必了,这是武者的对决,你们不要插手了,也插不上手,到了我们这个境界,就算是特制的穿甲弹也伤不了我们分毫。"

    韩天行摇了摇头,下了车,朝着云雾山走去。

    他看似速度不快,但是一步踏出却如同普通人走了十步一样。

    当他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立刻引发了躁动。

    "那是韩天行!他真的来了!"

    "也不知道韩将军这次能不能赢啊。"

    虽然不少人从小都是听着韩天行的事迹长大的,将其信奉为武道战神,但是慕容高泽也并非浪得虚名之辈,这一战只怕凶险无比。

    不到几分钟的速度,韩天行便已经上了山。

    雨雾山庄中。

    坐在大鼎上的慕容高泽赫然睁开了眼睛,望着朝他走来的韩天行,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

    "你果然来了。"

    慕容高泽说道。

    "这一战十年前就本该结束,如今我自然要来了结恩怨。"

    韩天行平静道。

    "你认为你还能赢我嘛?"

    "试试就知道了。"

    寥寥几句话,却透露凶险的杀机。

    慕容高泽眼神一凝,强大的精神力毫无保留的爆发而出,如同海啸般,席卷向韩天行。

    韩天行也不甘示弱,调动起自身的精神力也迎了上去。

    两股精神力如同水火不容般,刚一接触就发生了剧烈的化学方应。

    雨雾山的上空猛然变天了!原本晴空万里的天色。

    此事却诡异的呈现一黑一白,仿佛一边是乌云压顶,大雨倾盆,另一边则是烈阳高照。

    "这是怎么回事?"

    山下众人有些茫然的看着那两个人都身影。

    只见两人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作,可这天色却诡异的变了。

    只有一些隐藏的在人群中的极境武者,望着这一幕,眼中满是震撼。

    这是两人以精神力在互博,精神力之间的决斗,虽然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却比肉体互博更加凶险万分!

    一个人若伤了精神力,轻则萎靡不振,大病几天,重则直接成了痴呆、傻子。

    这种方式一般只有实力相近的对手,才会考虑使用。

    只见天上乌云和烈阳呈现五五开之势,谁也占不了丝毫便宜,一时间竟然僵持住了。

    韩天行抬头盯住了慕容高泽道:"你确实让我吃惊了,我居然在精神力方面无法压制你。"

    "是嘛?让你吃惊的还在后面呢。"

    慕容高泽冷冷一笑,突然起身从大鼎上一跃而下。

    只见他双手结印,无数白丝涌出,速度极快的围绕着旋转着。

    这道白丝凝成的匹练越来越长,如同遮天蔽日般,仿佛占据了半个天空。

    "缠骨丝!"

    有人认出了这招武技,当即脸色一变。

    这真气凝实化为的白丝,看似轻飘飘的,仿佛如同皮布一般一切就断。

    可只有那些老一辈的人物才能体会这缠骨丝的恐怖。

    这缠骨丝几乎无坚不摧!锋利无比!

    当年慕容高泽还没有如此大名气的时候,就用这招绝技杀了不知多少人。

    就连极境宗师也曾饮恨过这霸道的武技之下。

    "韩将军危险了啊!"

    有人喃喃道。

    这缠骨丝显然已经被慕容高泽修炼到大成了,哪怕是横练大师也抗不住一击。

    韩天行望着这道遮天蔽日的匹练,心中一秉。

    当年的他使用缠骨丝,可没有这般威势。

    "我说了,你吃惊的还在后面。"

    慕容高泽淡然开口道。

    他伸手一抓,将匹练握在手中,朝着韩天行狠狠抽下。

    这道匹练太大了!简直能覆盖半个云雾山,韩天行根本避无可避。

    他心中一横,大喝了一声,全身真气毫无保留的灌注在身前,形成一堵墙想硬抗这一击。

    "轰!"

    匹练抽下,顿时地动山摇,真个云雾山都微微颤动着,仿佛地震了一般。

    沿路所过之处,尽皆一片狼藉,树木、岩石全部炸裂而开,一道数丈深的沟壑深深呈现出来。

    此时山下的众人也都被这一幕给震住了,尽皆鸦雀无声,眼中满是震撼!

    而韩天行的脚步丝毫未动,硬是抗下了这一击。

    没过几秒,他脸色一阵不正常的潮红,猛地吐了口血。

    韩天行一脸震惊的望着慕容高泽道:"你…你是…半步神境?"

    慕容高泽看到韩天行震惊的样子,忍不住猖狂的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哈,等你死了,我就可以成为真正的神境了。"

    正当慕容高泽准备再次出手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好意思,你的对手是我。"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