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

    慕容高泽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子,心头一惊。

    自己居然没有发现,除了韩天行外,还有另一个人也上来了。

    "萧辰。"

    慕容高泽听到这个名气,眼睛一凝道:"你就是萧辰?呵呵,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慕容高泽冷笑着望着萧辰,上下打量起了他,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机。

    这个杀了洪门子弟,杀了他大徒弟,废了他孙女的小子。

    就算亲手将其碎尸万段都难解心头之恨,如何萧辰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也省了他麻烦了。

    此时山下众人遥遥望着这一幕,大多脸色各异。

    "那人是谁啊?什么时候上去的?"

    "看起来好像挺年轻的,估计又是个不知死活的后辈吧。"

    众人摇了摇头。

    "爷爷,那人好像是…萧辰?"

    齐小燕望着山巅说道。

    "萧辰?不可能!"

    齐东海摇了摇头,因为距离太远,他们看不清面孔。

    "真的很像啊。"

    齐小燕仔细看了片刻,总觉得那就是萧辰。

    一旁的齐子栋冷笑道:"就算他真的是萧辰又怎样?连韩天行都不是慕容高泽的对手,他难道比韩天行还厉害不成?"

    之前慕容高泽那一击太过震撼人心了,连他们心中的战神都受伤了。

    纵然萧辰最近名声鹤起,他再强也不可能比韩天行还厉害。

    齐东海也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不管他是不是萧辰,但是连韩天行都不是慕容高泽的对手,他也不可能改变结局了。哎,这华夏要变天了。"

    一辆不起眼的轿车中,挂的车牌竟然是军区特发的。

    韩心妍有些难过的低下头了,这才一招,他父亲就受伤了。

    显然慕容高泽变强了,韩天行也压不住他了。

    "咦,那是萧先生?"

    小庄当过侦察兵,视力特别好,一眼看清了来人。

    "什么?萧先生也来了?"

    韩心妍脸色一紧。

    "哎,萧先生太冲动。"

    小庄叹了口气,他不认为韩天行都打不过的人,萧辰能赢。

    两人心情都十分沉重,但是却无计可施。

    与此同时,一辆红色捷克刚刚停下。

    慕容晓晓下了车,目光在人群扫视着,寻找着萧辰的身影。

    当她不经意抬头往山巅一瞥,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满是落寞的喃喃道:"为什么你不听我劝……"

    萧辰已经比她更快一步上了云雾山,她已经没有机会阻止了。

    ……

    而此时的韩天行看到萧辰,脸色可谓十分精彩,随即他暴怒道:"你来干什么?"

    他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萧辰是他看好未来能接替他的人,没想到却出现在了这里。

    以萧辰展现的妖孽天赋,再给起几年,或许萧辰能有可能击败慕容高泽,但是现在不行。

    慕容高泽已经踏入半步神境了,这世间能杀他的人,屈指可数。

    就韩天行所知道的那几位有可能击败慕容高泽的人,都是老怪物了。

    他们基本上已经隐世不出了,除非发生了战争,否则外界一切事都影响不到他们。

    就算是政府也要忌惮三分,除非不考虑伤亡和社会动荡采用导弹轰炸,否则他在华夏基本可以算是‘无敌’!

    "我来替你杀他。"

    萧辰淡然道。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慕容高泽和韩天行都震住了。

    因为萧辰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不可质疑的气势,让两人都愣了一下。

    "哼,小子口气还真是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死的!"

    慕容高泽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感,他没有多废话,直接抓着匹练朝着萧辰抽了过去。

    韩天行见此一惊,立刻开口提醒道:"小心!他已经是半步神境了!"

    只见萧辰脸色淡然道:"我刚刚已经见识过了,半步神境,也不过如此。"

    萧辰脸上那种不屑一顾,让慕容高泽也忍不住了。

    他再次加大了力道,含怒一击,攻向了萧辰。

    这匹练太大,根本是躲不掉的,而萧辰也丝毫没有想躲的意思。

    "这小子完了,非要逞强去送死。"

    众人见此都暗自摇了摇头,暗骂萧辰愚蠢。

    一个站台上,慕容家等人都在此,看着这旷世绝伦的一战。

    一个中年男子看到萧辰即将要被这匹练给抽的粉身碎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总算可以给居雅报仇了,等我查清他家人的底细,将他一家都灭了!"

    中年男子面色狰狞的说道。

    一旁的慕容泰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这男子是慕容居雅的父亲,看到自己女儿如今的惨样,性情大变也是常理之中。

    他望着萧辰,眼中也满是担忧之色,暗自叹了口气。

    而此时。

    慕容高泽抓着那条匹练已经抽了下来。

    他看到萧辰不挡不避的站在那,心中也冷笑了起来。

    就连韩天行拼尽全力也受伤了,这小子这么托大,估计这一击能要了他的命。

    "轰隆隆!"

    匹练抽下,发出惊雷般的声音,震耳欲聋。

    这一击比之前更甚,荡漾而开的气劲将四周的树林都掀翻了。

    飞沙乱石头四溅,灰尘弥漫了整个山头。

    从外面看,就如同遭遇了泥石流一般,无数碎石从山巅滑落下来。

    "就这么结束了嘛?"

    韩天行有些苦涩的叹了口气。

    他很早就关注到了萧辰,从南海那一战开始,他就默默派人去观察他了。

    本以为这会是华夏武道界冉冉升起的新星,结果却陨落在这。

    慕容晓晓看着山崩地裂的一幕,不禁流下了眼泪。

    就连车中的韩心妍和小庄也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尤其是韩心妍心情十分沉重,萧辰就这么死了,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悲伤。

    众人有些欣喜有些忧,大多心怀鬼胎,不知想的什么。

    "走吧,走吧,这华夏的势力要重新洗牌了。"

    不少人都摇了摇头,不再继续看了,因为结果已经注定了。

    就在灰尘慢慢散去之时。

    一个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真是没劲啊,半步神境这么弱嘛?"萧辰气定神闲的走了出来,弹了弹身上的灰尘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