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

    萧辰脱掉了外套,将身上血擦了擦,随手丢掉了。

    韩天行愣了一下,不自觉点了点头,跟着其一同下了山。

    一路走来,无数目光敬畏的望着萧辰,当萧辰的目光扫过来,大多畏惧的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萧辰径直走向慕容家所在的站台,一众族人全都吓软了腿。

    连慕容高泽都被其活活打死,谁还升得起半天反抗的念头?

    两人来到站台上,一种族人全都低下了头,有些心理素质差的则直接跪了下来。

    "你若要杀,就杀了我吧,还请放我们慕容家一条生路。"

    为首的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站了出来。

    看上去他一脸大义秉然般,但是萧辰却敏锐的注意到他的手在微微发抖。

    萧辰扫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对着其身后的慕容泰笑着问道:"慕容老爷子。"

    "萧先生。"

    此时的慕容泰哪敢托大,连忙上前拱手道。

    "你们慕容家的家事,我就不管了,交给你负责了,剩下的事我希望你能处理好。"

    萧辰淡然道。

    总归慕容泰、慕容晓晓和自己有些交情,他也不能赶尽杀绝。

    最好的办法就是,趁他余威还在,将慕容家的大权交到慕容泰手中,慕容泰的为人他也放心。

    "感谢萧先生能不计前嫌。"

    慕容泰这下是真的吃惊了。

    他以为萧辰至少也要杀几个领头的,以示警告。

    现在看来,萧辰这是在还他的人情啊。

    慕容泰有些复杂的暗叹了一口气,若是当初他们不选择和萧辰作对,只怕慕容家会发展的更好。

    这份人情日后也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领头老者闻言,忍不住松了口气,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这世上没有谁不怕死,是个人都会有牵挂,有牵挂就不想死,不怕死的人都是傻子。

    一旁的韩天行并没有开口反对萧辰的决定,只是在一旁默然不言。

    处理完慕容家的事,他和韩天行一同上了一辆军方安排好的车。

    而众人还沉浸中萧辰出手的震撼中,没有回过神来。

    今日之后,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将名震华夏!

    ……

    萧辰躺在车里,紧闭着双眼,虽然这一战他没受什么伤,但是消耗了很大精力。

    那短短几分钟中,他挥出了不下三百拳,这种高强度的动作,一般人早就累断了双手。

    他是人又不是神仙,也需要休息一会儿。

    半晌,韩天行才复杂的看着他,开口问道:"我能感觉到,你没有步入神境,你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

    "这个无可奉告。"

    萧辰摇了摇头道。

    韩天行闻言倒也没太多诧异,萧辰身上藏了太多秘密,连他如今都看不透了。

    "这个任务结束了,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韩天行开口问道。

    "我要先去中海一趟,处理点事。"

    萧辰如实道。

    他该回去看看他师傅了,自己心中也有不少疑惑,想找他师傅问清楚。

    "你要办的事很急嘛?"

    韩天行仿佛话中有话。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慕容高泽在洪门中地位不低,可不像你之前杀的那些普通帮众,等洪门高层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会派出更厉害的高手来杀你,所以你最好跟我回京城避避风头,京城他们不敢来的。"

    韩天行将心中的忧虑说了出来。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道:"连半步神境都死在我手上,难不成洪门会派出神境来对付我?"

    "这说不准,但你不要大意了,按以往惯例,洪门会出高价悬赏你的人头,海外奇人异士众多,手段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也许就在你没有防备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韩天行脸色凝重的告诫道。

    "放心吧,我命大,想杀我,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萧辰丝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车子停在了金陵医科大,萧辰公寓楼下。

    萧辰跟韩天行告别后,便上楼回房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做完这一切后,萧辰能准备打电话给何校长‘请假’。

    电话刚接通,何校长见是萧辰亲自打过来,显然有些欣喜。

    没等萧辰说话,电话那头就问道:"萧教授已经得到消息了?"

    "什么消息?"

    萧辰有些莫名其妙。

    "国际医学交流会邀请您作为贵宾去参加的事,您难道不知道嘛?"

    何校长也有些诧异了。

    "国际医学交流会是什么东西?"

    萧辰一头雾水的问道。

    电话那头的何校长似乎是听出了萧辰的疑惑,显然他是真的不知道。

    "这是全球最正规化、最顶级的医学组织,汇聚了全球最顶尖的医学专家,每年都会开展一次交流会,今年的交流会地点则是在中海省,大概半个月后开始。"

    何校长解释道。

    "好的,我知道了。"

    萧辰挂断了电话,这下连‘请假’都免了,正好顺路去中海。

    ……

    太平洋上某个小岛。

    不到一百平方千米的小岛却修建了一个港口。

    岛上到处都是现代化建筑,俨然是个繁华的小城市。

    一栋大厦的顶层。

    圆形会议桌上,坐着六个人。

    这六个人只有一个亚裔,其他都是不同肤色、头发的人。

    "慕容先生加入我们洪门已经有十二年了,为我们洪门的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如今却惨死在华夏,这是在蔑视我们洪门帮规!"

    一名金发碧眼男子,恼怒的拍了下桌子,在桌子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五指印。

    "亚伯,他是华夏人嘛?"

    一旁抱胸的亚裔男子开口道,他的口音带着一种日国腔调。

    "不错,据我们的情报,他叫萧辰,就是他亲手杀死了慕容先生,还杀了两个我们洪门帮众。"

    金发男子点了点头道。

    "哼,华夏人大多都是一群蠢货罢了,就让我去亲自砍下这个人的头颅当做战利品吧。"

    亚裔男子显然带有很深的民族歧视。

    "松田先生,你要亲自出手嘛?"

    金发男子很是期待的问道。

    他们这种非亚裔人士到了华夏很扎眼,如果松田愿意出手的话,那是最好。

    "对于有机会能砍下一位华夏人头颅的事,我可是很期待啊。"松田先生抽出了腰间的武士刀,眼中闪动着嗜血的光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