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省北靠大江入海口,东隔华夏中海,与日国的九州遥遥相望。

    正是因为处于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位子,这里又被称为‘魔都’,是华夏三大国际化大城市之一。

    这里是华夏对外经济文化交流最频繁的地方,街上随便十个人里面,至少都会有一位外国人。

    一处名为‘龙泉山’的山区中,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山脚下。

    司机对着一旁的青年好心提醒道:"你如果想去爬山的话,最好去前方五百米处的小镇子上,聘请一个经验丰富的导游,因为这大山常年起雾,一个人贸然进去可能会迷路的。"

    "谢谢提醒了。"

    萧辰付了车费,笑着说了句,转身就踏入了丛林之中。

    这龙泉山脉绵延数百里,因为地貌气候原因,政府也没这么大精力去开发,干脆就圈了起来,当成一块自然风景区。

    不过每年来这里旅游的人却少的可怜,附近的村民也因此赚不到外快,一直很贫穷。

    再次踏入这大山中,萧辰深深吸了口气,这里的味道很特别,也很熟悉。

    头顶上偶尔有几只布谷鸟飞过,警惕的看着萧辰。

    萧辰抬头望去,只见头顶的树枝上有只布谷鸟。

    这只布谷鸟仿佛通人性一般,望着萧辰的眼神很奇怪,仿佛在打量着他,还时而歪了歪头。

    "小东西,带我去找我师傅吧。"

    萧辰打量了一眼这鸟,突兀笑了笑道。

    他猛地一拍树干,发出一阵巨响,布谷鸟也受惊了,立刻朝着某个方向飞去,萧辰也立刻动身紧跟了上去。

    追了大概十几分钟,一间简陋的木屋出现在眼前,看到这件木屋,萧辰脸上终于出现一丝微笑。

    那只布谷鸟也飞进了木屋,没了动静。

    "又是谁来这里偷偷打老子养的鸟儿?"

    立刻,木屋里传来一道恼怒的声音。

    一位看起来邋邋遢遢,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一脸不爽的走了出来。

    他看到萧辰刚想发作,突然怔住了。

    "萧…萧辰?你怎么回来了,哈哈哈,好徒儿,快进来。"

    男子立刻大笑着迎上去,很是亲切的拉住了萧辰的手。

    "师傅。"

    萧辰也笑着喊道。

    这便是他师傅,司徒信鸿。

    时隔一年,再次见过他师傅,萧辰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两人进了木屋在大厅里坐下,萧辰刚想说话。

    突然里面房间出来一道声音。

    "嗯~"

    萧辰闻言一怔,瞪大了眼睛望着司徒信鸿道:"女人?"

    这是一道女人的嘤咛声!

    司徒信鸿也是一愣,和萧辰四目相对,一脸尴尬。

    "嘿嘿,师傅你……"

    萧辰干笑了两声,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那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

    "臭小子,乱想什么,屋内那位是个迷路的游客,被毒蛇咬了,幸亏被我发现才救了她一命。"

    司徒信鸿老脸一沉,假装不悦的训斥道。

    "我能看看嘛?"

    萧辰还是有些不信道。

    "去吧。"

    司徒信鸿也是一头黑线。

    萧辰走进屋内,只见床上躺着一名女子女子脸色略微苍白,看起衣着显然是富贵人家出身。

    他狐疑的在房间的打量了片刻,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便退出了房间。

    "臭小子,你还不信我?"

    司徒信鸿有些无语扶额。

    "我这不是怕你老人家晚节不保嘛。"

    萧辰干笑道。

    "说正事,你此次回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司徒信鸿一本正经的问道。

    "麻烦倒是没有,但是我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请教你。"

    萧辰摇了摇头。

    "说吧。"

    司徒信鸿拿出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抿了一口道。

    萧辰也不客气了,开始将自己修炼的九品玄典中一些疑惑慢慢道出。

    为什么九品玄典和武道功法差这么多?而且他虽然体内修出真气却不像武者一般能自然而然的真气外放。

    "这九品玄典传承了不知多少年,我也不知道它的具体来历,你师祖将它传给我的时候,没几年就死了,所以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所谓一品一重天,你每突破一层境界时,会领悟不一样的东西。"

    司徒信鸿悠悠道。

    "那第四重境界,乃至后面的第五、第六……又是什么?"

    萧辰好奇的问道。

    司徒信鸿斜瞅了他一眼道:"不要好高骛远,这是修炼的大忌,第四重境界是‘术法’。"

    "术法?"

    萧辰一怔,这个名词他还是第一次听。

    "九品玄典太过玄妙,我解释不清楚的,只有靠你自己去悟,能不能走得更远,就看你的悟性。"

    司徒信鸿喝了口酒悠悠道。

    "那师傅你呢?"

    萧辰问道。

    "哎,我资质不行,卡在了第五层境界已经很久了,只怕此生再难突破。"

    司徒信鸿叹了口气道。

    萧辰眼神古怪望着他道:"第五层是‘长生’嘛?"

    此言一出,司徒信鸿脸色一怔,有些愕然的看着萧辰,显然很诧异萧辰说出这句话。

    "我见过了史家老太爷,他当年还是小孩的时候见过你,你传授给了他部分银针秘本;我还去了药神宗,顺便把你当年布下的九阳天火阵给破了,师傅,你能告诉我,您今年多大了嘛?"

    这是萧辰心中最大的疑惑,面前的司徒信鸿看起来才五十多岁的样子。

    哪里像个催催老矣的老者,分明比一些小伙子还有精神。

    一番话下来,司徒信鸿彻底错愕了,他显然低估了自己这个徒弟,没想到短短一年,他就经历了这么多。

    司徒信鸿苦笑了一声,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光道:"没错,我今天两百一十二岁,第五重境界其实是‘道体’。"

    "道体字面意思就是修炼有成的人,自身肉身成圣,虽然没有不死不灭那般夸张,但也差不了。

    如同佛教有传说,得道高僧会修炼出‘舍利子’,自身也会得到升华,达到万年不腐的境界。

    道体的性质与其类似,只是效果更强罢了。"

    "那你不就是长生不老了嘛?"

    萧辰一脸讶然,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但是长生不老可是人类几千年来都没有突破的技术难题。

    "严格的来说,我只是身体不老,寿命还是有限,大概我还能再活个六七十年吧。"司徒信鸿眼中不禁透露着一丝岁月的沧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