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闻言目光闪动着,消化着自己得知的信息。

    如果能修成第五重境界,能活上三百年左右,这如果传出去比癌症得到治愈还让人震撼。

    医学发展到现在,一部分是为了治疗疾病,解决人体缺陷。

    另一部分则寻求人体基因技术突破,达到活的更久的目的。

    从华夏古时的徐福东渡开始,人类就已经在寻找长生不老的方法了。

    延续至今,这个科学难题还在研究中。

    虽然修成‘道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但是这才第五重境界,后面的功法连师傅都不知道,也许后面还有什么惊喜等着他去发掘。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细碎脚步声和对话声。

    "郑大少爷说了,谁能抓到杨梦雨,奖金一百万!你们可得找仔细了。"

    "一百万啊,平分下来,每个人也有二三十万了。"

    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可是一笔天文数字。

    "咦,那里有个木屋,我们去看看。"

    一行四人,朝着木屋走来。

    "你出去解决他们吧,别把我这小屋子给毁了。"

    司徒信鸿随意说道。

    虽然没出去,但是他能感应到外面这几个只是普通人。

    正当这几人准备走过来时,木门打开了。

    他们上下打量了萧辰一眼道:"你有没有见过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子在这里?"

    萧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群人显然来者不善。

    "让我们进去看看。"

    为首男子皱眉道。

    "给你一个机会,自己走吧。"

    萧辰说完就准备转身回屋。

    然而,身后的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暴戾之色,突然出手偷袭向萧辰的后背。

    "不知死活。"

    萧辰摇了摇头,根本没有回头,只是单手一挥。

    一阵无形气劲冲撞到男子身上,‘轰’的一声将其击飞出去,倒飞了七八米才落地。

    一头栽进草丛里,生死不知了。

    这一下把其他三人彻底给震住了!

    ‘这是什么武技?这么夸张?’

    众人脸色一紧,有些畏惧的往后退了几步。

    他们也不是傻子,就萧辰这随随便便的一击,显然是超级大高手。

    这个时候还不知死活的上前挑衅,真的是纯粹的找死了。

    "先生,我们……"

    "把他带走,别再回来了,再让我看到你们,我把你们永远留在这。"

    萧辰留下一句话,转身进了屋子。

    其他三人听到这阴冷的声音,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们哪敢犹豫,立刻抬起另外一人,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都赶走了。"

    萧辰回来坐下道。

    司徒信鸿点了点头道:"当初你走的急,我忘了有个东西没给你。"

    他说完走到墙角的一个老旧箱子前,这箱子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显然不知道多少年没打开过了。

    箱子打开,只见里面装了不少瓶瓶罐罐的东西,看其样式显然年份很久了。

    他翻了片刻,从里面拿出一张黄皮纸,这纸的材质应该是某种兽皮晒干制成,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诸多小字。

    "这是一张古丹方,十分珍贵,名叫‘炼虚丹’,对修为精进大有裨益,但这丹方太过古老,诸多药材也已经绝迹,我写了一份简化版,你试着你收集材料炼制出来吧。"

    萧辰接过丹方扫了一眼,疑惑道:"这丹方的药材成分,我怎么看着像固本培元之用?"

    司徒信鸿笑着说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能活到两百多岁,还能百病不侵,保持精力?全是因为这炼虚丹了,不过这丹药的材料越来越难寻了,你有时候炼制出来,别忘记给我送一些来。"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纵然司徒信鸿不说,萧辰也会这么做。

    师徒俩畅聊了整整一天,司徒信鸿因为再次见到萧辰,显得十分开心。

    "你比他强啊。"

    司徒信鸿莫名其妙的感叹了一句。

    "他是谁?"

    萧辰有些疑惑道。

    司徒信鸿仿佛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眼神有些闪烁,显然提到这个‘他’,有些不开心。

    "师傅,你有什么事难道连我都瞒着?"

    萧辰愈发好奇,想知道司徒信鸿说的是谁。

    半晌,司徒信鸿叹了口气,给自己倒了杯酒道:"五十年前,我收过一个徒弟,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徒弟,他叫周玉树,虽然没有你这般的天赋,但是十分努力。"

    "后来呢?"

    萧辰问道。

    "他和你一样,陪我在大山中待了十几年,有一天他说他想下山,我便答应了。可能是山下的生活扰乱了他的心性,仅仅半年时间,他就彻底变了一个人。"

    司徒信鸿说到这,故事结尾,萧辰依旧猜到了。

    他师傅的这位大徒弟因为迷恋都市的灯红酒绿,导致心性大变,结果必然是师徒不欢而散。

    "师傅,你放他走了,不担心他会把九品玄典给泄露出去?"

    司徒信鸿闻言摇了摇头,得意的说道:"没有我师祖传下来的特制丹药辅助,就算泄露出去,也没人能修炼前三层功法。"

    九品玄典的前三层功法是基础,基础不打牢,又如何修炼后面的。

    萧辰心里有些嘀咕,没想到老头子看起来疯疯癫癫,城府还是有的。

    直到天色快黑了。

    司徒信鸿才有些不舍的对着萧辰说道:"既然你来了中海,日后有机会再见面吧。"

    "对了,你把这女人也一起带下山吧。"

    司徒信鸿指着屋里还在昏迷的女子道。

    "我把她带到哪里去?"

    萧辰顿时有些头大了。

    "这我不管,反正别在这就行,找个地方一丢就完事了。"

    司徒信鸿无所谓的说道。

    他一生行事随心,只要看你顺眼,哪怕你是将死之人,也能救你回来。

    如果他看不顺眼,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得跪下说话。

    萧辰有些无语扶额道:"好吧,我带她去山下宾馆吧。"

    女子因为中了蛇毒,还在昏睡中,萧辰有些无奈的抱起她。

    顿时,女子身上一阵幽幽的少女体香钻进了他的鼻子。

    反正她还处于昏迷中,萧辰倒也不扭捏,十分坦然的多闻了闻这香味。

    直到萧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目光中,司徒信鸿才关上了门。"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比我走的更远,完成那件我两百年来都无法成功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