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旅馆中。

    萧辰抱着怀中的女子刚走进来,吧台的老板娘扫了一眼两人立刻说道:"单人一件388。"

    像这种档次的旅店,单人房一百块就不得了,显然老板娘见萧辰抱着一个晕迷不醒的女子来开房,傻子都能猜到想干嘛,于是毫不客气的狮子大开口。

    萧辰皱了皱眉头道:"388?你这是抢钱呢?"

    虽然他不在乎388这点小钱,但是他也没有随手乱花钱的习惯。

    老板娘似笑非笑的看着萧辰,故意压低声音道:"我们家的房间,隔音效果特别好,就是里面床塌了,外面都听不到,所以值这个价。"

    萧辰皱了皱眉头,这大半夜了,好不容易看到一家旅店,也只能吃点亏了。

    "来两间吧。"

    "两间?"

    老板娘闻言一怔,显然意识到自己多想了。

    她查了一下房间入住记录道:"不好意思,只剩下一间了,要不凑合一下?我给你们加一床被子。"

    "好吧。"

    萧辰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不多时,他抱着女子上楼进了房间。

    这种旅店的环境很差,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

    萧辰将女子放在床上,自己在床下面打了个地铺。

    这个房间不大,只有几十个平方,所以萧辰等于是紧挨着床躺下的。

    半夜。

    萧辰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耳边‘噗通’一声响。

    萧辰当即就醒了过来,原来是床上女子无意滚落了下来。

    也幸好他睡在下面垫着,否则这一下得摔得不轻。

    女子显然还没有醒过来,因为蛇毒没有祛除干净,浑身脸色发白打着寒颤。

    她不自觉的往萧辰的怀里钻,想获取一些温度。

    直到她整个人都钻进萧辰怀里,依偎在其身边,感受到了萧辰热如火炉身体,才微微安分下来。

    这倒让萧辰有些不知所措,推开她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这可是你占我便宜……罢了,就当我做件好事了吧。’

    萧辰心中暗道,索性不再多想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次日。

    萧辰还没睡醒,耳边突兀传来一声女子惊慌的尖叫声。

    萧辰立刻被惊醒,只见女子抓着被子,惊慌失措的望着萧辰。

    "你是谁!你对我干了什么?"

    女子大声的质问道。

    萧辰顿时觉得有些头疼,他就猜到会发生这种事。

    "我什么都没干,你中了蛇毒,昨晚自己跑到我怀里来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睡在地上?"

    萧辰耐心的解释道,顺势指了指她睡过的床。

    女子依旧警惕的望着萧辰,在悄悄检查了一下自己衣服内的情况后,才略微有些安心。

    "你说我中了蛇毒,是你救了我嘛?"

    女子问道。

    萧辰点了点头道:"算是吧。"

    他师傅隐世于山,不会希望别人知道他的存在的,再说,他昨晚确实‘帮’了她。

    "谢谢,我叫杨梦雨,你叫什么?"

    女子开口说道。

    "萧辰。"

    萧辰说完便起身去洗漱了,片刻后,他洗漱完毕开门就准备离开,既然杨梦雨醒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

    "你到哪里去?"

    杨梦雨叫住他道。

    "离开这里啊,难道还要我陪你留下来再睡一晚上?"

    萧辰的话让杨梦雨脸色一红。

    她急忙说道:"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先说。"

    "假装一下我的男朋友。"

    杨梦雨犹豫片刻道。

    "你说啥?"

    萧辰闻言脸色一怔。

    ……

    杨家在中海也算得上是前五的大家族,但是在中海郑家面前,却显得不够看了。

    郑家在中海是有名的大族,家里出了好几个市级以上的干部。

    在中海本地,家族产业遍布中海,乃至外省。

    一辆车上。

    萧辰开着车,身旁坐着杨梦雨。

    半晌,她讲完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一脸希冀的看着萧辰。

    她是杨家一个旁系子弟,但是从小就出落的亭亭玉立,成年后更是惹得无数人追求。

    而郑家的大少爷,郑少卿看上了她,所以使了点小手段将其骗到龙泉山,所幸被她猜出意图,找机会逃跑了。"郑少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家里的那些人更是巴不得把我送给郑少卿,你能不能假装一下是我的男朋友,让郑少卿死了心,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你离开中海后,随便到了哪儿都能买一栋大房子生

    活下去。"

    萧辰听完后,依旧蓦然不语。

    他和杨梦雨只是萍水相逢,非亲无故,没必要躺这趟浑水。

    见萧辰不说话,杨梦雨已经猜到了什么。

    她叹了口气道:"算了,为了我得罪郑少卿,确实会让你陷入危险,是我唐突了。"

    杨梦雨脸色有些黯然,显然心情十分低落。

    萧辰挑了挑眉头道:"虽然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但是你口中的那个什么郑大少爷,如果你能把他带我可以帮你随手摆平。"

    "你在开玩笑吧?"

    杨梦雨有些愕然。

    郑少卿可是中海大名鼎鼎的人物,但是在萧辰口中,仿佛就像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般。

    "你不是中海本地人吧?"

    杨梦雨狐疑的问道。

    一般中海本地人,或多或少也听说过郑家的名头,郑少卿又是如今郑家的红人,但是萧辰看起来显然没听说过这个人一样。

    "不错,我只是来中海办点事。"

    萧辰点了点头。

    杨梦雨见萧辰承认了,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在她看来,萧辰是太自大了,根本不明白郑家的厉害,也不知道郑少卿一脉背后的大靠山有多么让人忌惮。

    "中海郑家……"

    萧辰顿一下继续问道:"郑家是不是有个叫郑高义和郑淑华的人?"

    "你认识郑高义兄妹?"

    杨梦雨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郑家家族势力庞大,郑家老爷子也育有三儿两女,半年前因为郑老爷子得了疾病,眼看无药可见,这五家人则因为利益分配不均,闹的人皆尽知。

    后来,郑家的两个后辈郑高义兄妹,据说是千里迢迢去了传闻的药神宗,求来了灵丹妙药,这才治好了郑老爷子。

    也因此,郑高义一家的地位一跃而起,力压其他三家,地位仅次于郑少卿一脉。

    看到杨梦雨的表情,萧辰就明白自己猜对了。

    当初去药神宗求药的郑氏兄妹,果然是中海郑家的人。

    "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嘛?"

    萧辰问道。他初来中海,人数地不熟,需要一个‘向导’才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