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他手中的那块罗盘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紧接着,第二道裂痕、第三道裂痕……

    一个呼吸的时间,他手中的八卦罗盘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痕,就如同被人从高楼上丢了下来,摔碎了一般。

    一旁杨坤差点把眼睛都瞪出来了,他有些愕然的起身想凑上钱仔细看看,确认自己没有眼花。

    却不小心碰了一下这八卦罗盘,结果罗盘如同烧成灰烬的纸一般,瞬间碎成无数块碎片落在地上。

    "我的三千万……"

    郑少卿瞪大了眼睛,望着两手空空的双手。

    三千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就连一旁的郑高义也诧异的瞥了一眼萧辰,他咽了口唾沫,吃惊的说不出来话。

    杨坤脸色惨白,立刻怒目望着萧辰道:"小子,你干了什么?"

    萧辰脸色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测试了一下,果不其然,它碎了。"

    如果这真的是完好无损法器,真气灌入其中只会激活它,如果瑕疵品,肯定受不了他磅礴的真气灌入而碎。

    郑少卿脸色十分难看,眼中闪动着寒芒,虽然他们心知肚明,这罗盘为什么碎了,肯定和萧辰脱不了干系,但是却找不到理由指责萧辰。

    首先萧辰早就说了,这是瑕疵品,其次,他们也看到了,萧辰只是轻轻点了一下这罗盘,紧接着罗盘就碎了。

    等于是打碎了牙齿也要往肚子里咽。

    "好了,萧先生果然慧眼识珠,这罗盘确实是瑕疵品,碎了就碎了,没什么大不了。"

    纵然郑少卿已经气的快吐血,但依旧装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否则岂不是让郑高义和萧辰看了他的笑话。

    很快,拍卖会终于开始拍卖那些珍稀药材。

    这些药材在旁人看来都闻所未闻,但是不少人有这样的心理。

    越是罕见,越是值钱!

    所以参与竞拍的人也不少,可萧辰的身价也不低,有一块每年进账几十亿的油田给他做保障。

    萧辰喊起价来,根本不在乎多少,每次喊价都直接加价一大截,吓退了不少人。

    连续五六种药材全部被萧辰收入囊中,这些价值加起来超过两个亿的药材全被萧辰拿下,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只有郑高义心里最清楚,到了萧辰这种层次的人物,钱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串数字罢了。

    杨坤有些心惊的望着萧辰,眉头深锁,在沉思着什么。

    他本以为萧辰大概率就是外省来的世家子弟,虽然不知道郑高义对他为什么这么客气,但是他太年轻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可现在看来,他或许低估了萧辰,随手就花了两个亿出去,这也太有钱了吧?

    纵然是郑少卿这种郑家掌权子弟,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花两个亿出去,这么大的数目,肯定要经过家族长辈审查的。

    不止是他,就连郑少卿心里也嘀咕了起来。

    ‘难道他是京城某个大世家的子弟嘛?’

    京城六大势力属于名声最响亮的六个世家了,可是好像没有姓‘萧’的吧。

    就算是最有钱的汪家,也没听说过哪个年轻后辈,随后就能花两个亿出去。这时,台上的主持人拿出了最后一件拍卖品道:"这株万色花是从昆仑山脉带回来的,保存至今还活着,据说每百年它的一块花瓣就变一个颜色,这株万色花已经有十三块花瓣变色了,意味着它已经生长

    了至少一千三百年!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它的药用价值是什么,但是我相信它的收藏价值绝对不低!"

    "起步价三千万五百万,每次加价不低于一百万。"

    众人的目光纷纷被台上那株有些焉巴的怪异花给吸引了。

    这花的根茎、叶子都十分小,唯独花朵却非常大,有点类似向日葵。

    不同的是,它大部分花瓣呈雪白色,其中有十三块花瓣则十分诡异的呈现五颜六色。

    萧辰看到这万色花眼睛一亮,让他惊喜的是,这万色花还活着,如果拍下来还能继续种植。

    万色花一般只生在在寒冷的高山上,几乎都处于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至今为止,万色花被发现于世的机会不多。

    它也是一种炼丹的顶级材料,就萧辰所知,至少有十三种丹方都需要万色花为主药。

    没等众人喊价,萧辰直接开口道:"不要浪费时间了,一个亿我要了。"

    瞬间,全场鸦雀无声,直接加价了翻了快三倍!

    这人到底得多有钱啊?众人惊讶的下巴都掉了。

    一个亿对于在场大多数人来说,都不算什么,可花一个亿去买一株不知有何用的花,就太奢侈了。

    哪怕是华夏首富的汪家也做不到这么豪气吧。

    他们望向萧辰的目光彻底变了,这样一位年轻多金,挥金如土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杨坤彻底傻眼了,他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对萧辰的态度。

    也许这位萧先生在中海不出名,但可以肯定是,他一定是外省来的一位大人物。

    花一个亿买一株花,就好比用钱来烧火取暖一样,用土豪两个字都形容不了他。

    台上的主持人愣了一下,随即满脸欣喜的喊道:"一个亿第一次,还有人加价嘛?"

    众人尽皆一副看白痴的目光望着主持,谁加价谁是傻子。

    主持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见众人都兴致缺缺准备起身散场了,于是加快语速道:"一个亿第三……"

    "一亿一千万!"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众人闻言一怔,尽皆望向门口,只见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古朴的?青色长袍,闲庭漫步般走了进来。

    "周先生!"

    众人见此尽皆脸色微变,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不少人都畏惧的低下了头,显然很害怕这男子。

    "他是谁?"

    萧辰低声对着郑高义问道。

    "他是周玉树大师的第三子,周阳溯。"

    郑高义低声道,眼中也隐隐有些畏惧。

    周家被中海众人誉为术法世家,虽然周玉树已经去世了,但是他还有三个儿子都学会了他部分本事。

    尤其是周玉树的大儿子,更是接替了其父的称号,被誉为周大师!拥有一手诡异术法,杀人于无形,简直和电视里的神仙一般,谁敢跟周家作对就是找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