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先生。"

    郑少卿看到来人,一脸恭敬的走上前打了个招呼。

    "嗯,是你啊。"

    周阳溯微微颔首。

    能跟周家搭上话的人不多,而郑少卿就是其中一个。

    所以这让郑少卿的地位水涨船高,不少人都十分羡慕的望着郑少卿。

    他们可没有郑少卿那么好福气能和周阳溯说上来,也不敢随便打招呼,以免触怒到了他。

    "周先生想要这万色花,只需要派人跟我说下就好了,我会替您拍下来,?再送到你府上,何必跑这一趟。"

    郑少卿在一旁躬身道。

    "郑公子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周阳溯微笑道。

    见到周先生要买这万色花,不少还在犹豫要不要竞价的人,顿时不敢再心存念想了。

    连台上的主持人也怔了怔,加快语速想走完流程。

    就在这时。

    萧辰不咸不淡的喊道:"一亿两千万。"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一惊,望向萧辰的目光全变了。

    "他难不成是找死不成?要跟周先生抢东西?"

    "看来这小子的确是外省来的,明显不认识周先生。"

    众人望着萧辰,纷纷低声议论道。

    郑少卿见此一怔,眼中闪过一抹冷笑。

    这小子既然想找死,他自然也不会拦着,触怒了周阳溯,只怕他连这个拍卖行都走不出去。

    之所以众人畏惧周家的手段,因为术法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就算你明知道是他干的,可就是拿不出证据,警察都拿你没办法。

    "萧先生,要不这万色花还是让了吧。"

    郑高义有点担忧的低声道。

    虽然他见识过萧辰的手段,但是周家也不好惹啊,人的影树的皮,能震慑中海数十年,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

    "按辈分,他要叫一声小叔,我凭什么让?"

    萧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此时,周阳溯也眉头微皱盯着了萧辰,冷冷的喊道:"一亿三千万。"

    "一亿四千万。"

    萧辰紧跟着喊道,比钱的话,他还真不怂谁。

    一来二去,价格瞬间被萧辰喊到一亿九千万了!

    这比底价已经翻了六倍,溢价了太多,已经炒成天价了!

    周阳溯脸色也黑了下来,再加价的话,这个钱他也负担不起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他脸色一冷,丝毫不顾忌的对着萧辰威胁道。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一副懒得搭理他的表情。

    这让周阳溯气的够呛,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杀机。

    众人尽皆心惊胆战在一旁看着,不少人都已经悄悄提前离开了,以免到时候周阳溯动起手,误杀到了他们。

    郑少卿冷笑的看着萧辰,很显然这小子死定了,周阳溯已经被他彻底激怒了。

    "我倒要看看谁能从我周阳溯眼皮底下拿走我想要的东西。"

    周阳溯冷声道。

    这让一旁的杨坤闻言,不禁心头一秉,周阳溯已经露出杀意了。

    周阳溯不再加价了,这万色花被萧辰拍了下来。

    "替我拿着。"

    萧辰将万色花交给郑高义,转身走向了周阳溯。

    "萧先生!"

    郑高义心头一跳,连忙想喊住萧辰,可萧辰却仿佛置之不问。

    ‘这小子还是不知死活啊,居然不跑,真以为周家的人好对付。’

    郑少卿心中暗嘲道,将萧辰列为蠢货行列了。

    就算萧辰是某个大势力的子弟,可周阳溯杀人不见血,谁能找出证据是他干的?

    所以周家的人做事完全没有任何顾忌,他们是超脱世家、司法的存在。

    杨坤要暗自摇了摇头,尽量往后退了几步,以免被波及。

    场上众人尽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虽然中海周家名声十分大,但是见过周家出手的人,却是极少。

    大部分都死了,那些活着见过的人都对此忌讳莫深,不敢乱说一个字。

    能亲自观摩周阳溯出手,这种机会可十分难得啊。

    周阳溯见萧辰不知死活的走上前来,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而此时的萧辰则一脸淡然的走了过来,他也想见识下九品玄典第四重‘术法’威力到底如何。

    而且萧辰还可以在他出手的瞬间,加深对第四重境界的感悟,对功法的突破也大有好处。

    "哼,小子,你还真是不怕死。"

    周阳溯冷哼一声,毫无征兆的动手了。

    他取下腰间挂着的玉佩,这是一方白玉制成的玉佩。

    只见周阳溯口中仿佛念念有词,单手点在这玉佩上。

    顿时,这偌大的大厅突然温度下降了三分,大厅内窗户禁闭,却无风自起。

    一阵阵寒风袭来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众人目光一凝,见此尽皆脸色肃然,望向周阳溯的眼神愈发畏惧了。

    这玉佩突兀诡异的变成了血红色,不少人顺势望了过去,全都脸色大变。

    他们蓦然看到这玉佩里浮现出一副画面,仿佛尸山血海般,让人忍不住吓的腿都软了。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有鬼!有鬼啊!"

    每个人看到的画面都尽皆不同,但是无一另外,都看到了自己内心最恐惧的画面。

    萧辰目光一凝望了过去,喃喃道:"原来只是障眼法,太让我失望了。"

    这周阳溯显然实力太弱了,只是运用了一种类似萧辰曾经对李君昊用的障眼法。

    不同的是,他需要借用这块玉佩才能施法,这玉佩应该是某种特制的法器了。

    周阳溯见众人这幅表情,脸上有些得意,当他注意到萧辰淡然的表情时,突然目光一凝。

    ‘怎么回事?他怎么不受影响?’

    要知道附近围观的众人距离玉佩最远,所以受的影响不大,但是萧辰距离他不过五步,反应应该更强烈才对。

    一般心理素质不好的人,都有可能会被当场吓死。

    他心中惊疑不定,再次催动玉佩,可萧辰却一副熟视无睹的叹了口气,朝着他慢慢走来道:"看来你只是学了些皮毛,太弱了。"

    "你说什么?"

    周阳溯心中一惊。

    "看着我!"

    萧辰突兀的大喝一声,周阳溯不自觉对视上萧辰的目光。

    顿时,他眼前的景象全变了,自己仿佛身处十八层地狱一般,四周全是面目狰狞的恶鬼,张牙舞爪的朝着他走来。

    "别过来!别过来!快救救我!"周阳溯一脸惊恐的大喊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