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息间,众人眼前的景象都消失了,大厅中也感受不到这阵寒风了。

    他们一脸懵逼的看着周阳溯慌慌张张靠在墙角,眼中满是惊惧,仿佛四周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靠近他。

    这让郑少卿和杨坤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又望了一眼萧辰,都看出了其眼中的震惊。

    ‘周阳溯疯了!这是萧辰做的?’

    郑少卿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全是这个想法,挥之不去。

    杨坤也一脸错愕的看着萧辰,他们在周阳溯身后,这一幕他们看的是最清楚。

    周阳溯这幅疯癫模样,显然和萧辰脱不了干系!

    郑高义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满是惊喜之色,没想到周阳溯只是对视了一眼萧辰,就被萧辰吓疯了。

    萧辰摇了摇头,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兴致缺缺的转身准备离开。

    就当萧辰和郑高义离开了大厅,郑少卿望着已经疯了的周阳溯,脸色十分难看。

    "郑…郑大少,现在怎么办啊?"

    他现在已经被萧辰给震住了,有些害怕萧辰会因为杨梦雨的事找他算账。

    "哼,我虽然不知道那小子用了什么诡异手段,但是他把周大师的亲弟弟弄成这幅模样,周大师知道岂会轻饶他?"

    周大师才是周家最厉害的人物,也是让中海众多势力胆寒不已的术法大师!

    ……

    郑高义将萧辰送回了水上花园的别墅,临走时,郑高义有些忧虑的开口道:"萧先生,周家最厉害,名气最大的是周大师,您伤了他弟弟,恐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啊。"

    "他若是不怕死,就来好了。"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郑高义见此也不再多说什么。

    萧辰回了房间,拿出那株万色花,脸上忍不住出现一抹笑意。

    ‘这下炼虚丹的药材都凑的七七八八了,我再替换几味绝迹的药材就可以炼制了。’

    周家。

    疯癫的周阳溯被送回去时,震惊了不少周家后人。

    郑少卿将萧辰的事添油加醋讲了一遍,顿时引起了不少周家族人的暴怒,纷纷嚷着去报仇。

    幸好一位长辈还算理智,拦住了他们。

    能一个眼神就把周阳溯弄疯的人,岂是无名小辈。

    "大哥还在闭关中,恐怕最少要半个月才能出关,你们去查查这个萧辰的底细,我们再做打算。"

    周阳溯的二哥成了家中主心骨,有条不紊的吩咐道。

    ……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

    萧辰别墅的大门也一直紧闭着,仿佛屋子里没有人住一般。

    这天,别墅中突然传来一阵闷响。

    "咚!"

    如同电视机爆炸了一般,声音很大,也幸好萧辰住的别墅,每一栋别墅都隔的很远。

    附近的邻居也没有发现这个异常。

    此时,屋子里一片狼藉。

    萧辰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这个碎掉的小丹炉。

    这已经是这个星期来碎掉的第三个了。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丹方有问题,还是别的原因,炼制炼虚丹,每三次必定炸炉一次!

    不过也成功了几次,我身旁的摆了两个小瓷瓶,里面一共有八颗炼虚丹,这是他一个星期的成果。

    "丹方应该没问题,否则炸炉几率是百分百的,那就应该是这丹炉品质太差,看来有机会得换一个好丹炉。"

    想起因为炸炉而浪费的药材,萧辰就是一阵心疼。

    凑齐这些药材可不是容易事,花费了不少金钱就算了,关键它们都是有价无市的。

    萧辰目光扫过那些粉碎了,黑不溜秋的废丹,拿出一个瓷瓶将其都装了起来。

    虽然这些是废丹,对他来说药效几乎为零,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依旧是灵丹,或许日后有机会还能用得上。

    "时间差不多了。"

    萧辰喃喃道。

    今天就是国际医学交流会开始的日子。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门,直奔石门区。

    华谊大厦。

    这天大厦里突然涌入了不少外国人,这些人仿佛来自全国各地,肤色、头发都尽皆不同。

    除了一部分是医学领域的专家教授外,还有不少国际医药企业的巨头。

    这种一年一次的医学交流会,其实说白了就是各家拿出自己压箱底的研究成果来展现。

    一来,他们可以借此机会名声大噪,二来,他们吸引一些商人对他们的研究项目进行投资,获取足够的科研经费。

    当萧辰下了车,准备往里面走时,两名门口的保安扫了他一眼拦着他道:"先生,这栋大厦已经被包了下来,你有接到邀请嘛?请问你的姓名是?"

    "萧辰。"

    他刚说完,其中一名保安就手捧一个平板,输入这个名字在数据库中搜索。

    不多时,平板上立刻显示出了萧辰的资料和他的照片。

    当保安扫了一眼其详细资料时,顿时瞪大了眼睛,立刻鞠躬道:"对不起,原来您就是萧教授,快请进。"

    一旁不少人见保安突然这么恭敬的将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放了进去,顿时皱了皱眉头。

    "华夏的教授头衔这么不值钱嘛?二十出头就当上了教授?"

    一位卷发男子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在他看来,一位二十出头就当上教授的年轻人,和他一同参加这个国际医学交流会,显然很拉低他的身份一样。

    "好了,亨利,我们这次可是带来了最新的研究成果,不要让这些琐事影响到我们。"

    他身旁的一位金发女子笑着说道。

    卷发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和其一同走了进去。

    这个大厅是按照环形会议桌排序的,正中间则是一个方形长桌,一共有十二个位子。

    "不知道何时我才能坐上中间的方形会议桌。"

    有人感叹道。

    能坐在那里都是国际上名气十分大的专家教授,每个人都有杰出的科研成果。

    最外围的环形桌上,坐着的都是一些国际医药企业的巨头,或者是一些非常富有的商人,在寻找投资项目。

    "爷爷,这每年都医学交流会你都会参加,可我从未见你投资任何项目啊。"

    郑高义对着身旁的一位老者说道。

    "不是老爷子不投资,而是这群狗屁专家只会说,拿不出实际东西来,谁会浪费钱在他们身上。"

    郑少卿不屑的摇了摇头道。

    "少卿说对了一般,不过每年都医学交流会都有大新闻,我们拭目以待吧。"

    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郑少卿百无聊赖的目光四处打量,他脑海中全是当日萧辰一眼吓疯周阳溯的画面。

    突然一道身影映入眼中,让郑少卿眼神一凝。"他怎么也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