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早就看这小子不爽了,当众拆他的台,这仇得报。

    至于传闻他有什么洗髓丹能立刻治好癌症啥的,鬼才信。

    金发女子也冷声道:"萧教授在华夏大名鼎鼎,难道不愿意分享一下成果嘛?"

    不少人也纷纷把目光望向他,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坐在他们身边,很多人都有不满了,只是找不到借口把他赶出去罢了。

    正好可以趁现在揭穿他的真面目,这么多国际的专家学者都在呢,他们可都是火眼金睛,不是随便就能糊弄过去的。

    "就算说了,你们也听不懂。"

    萧辰摇了摇头道。

    他这幅态度在亨利看来就是彻彻底底的蔑视了。

    什么叫‘他说了也听不懂?’,仿佛把他们都当做一群见识浅薄的无知蠢货一样。

    "呵呵,那我就更加好奇了,萧教授不妨展示一下,让我们开开眼界。"

    亨利继续说道。

    "算了吧,他要是真有什么厉害的研究成果,早就拿出来了,这样避而不谈的模样,分明就是拿不出来!"

    金发女子毫不客气的讥讽道。

    "她说的对,这位萧教授要是真如传闻的那般厉害,直接拿出研究成果打他们的脸就好了。"

    "我看他就是想鱼目混珠,蒙混过关罢了,至于他那些所谓的履历我看都是伪造的吧。"

    有人质疑道。

    首先萧辰太年轻了,这里随便挑一个人出来,年纪都比他大。

    萧辰就算是神童,大学念完起码也得十五岁了吧,一般科研项目动不动就是三五年的,而且并不是所有项目都能成功的。

    萧辰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有传闻的那么厉害。

    "我要去投诉主办方,让他们再次核实一下这位‘萧教授’的水平!"

    "对,如果连一样像样的研究成果都拿不出来,怎么有资格坐在方形桌上。"

    看着众多专家学者纷纷发出质疑,众人情绪也被调动起来,有愈演愈烈之势。

    外围的郑少卿冷笑道:"我就说嘛,他怎么能坐上方形桌上,肯定是有什么猫腻,这下好了,他丢脸要丢到国外去了。"

    郑高义眉头微皱没有说话,看萧辰一脸?淡然的坐在这,一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有,他本能的感觉到事情不会这样结束。

    "既然你想看看我的成果,那我就如你所愿。"

    萧辰沉默半晌开口道。

    亨利闻言脸色一喜,在他看来萧辰这是年轻气盛,受不了激将法。

    不过他这样做的结果,并不能改变什么,反而会丢更大的脸。

    他们这些人哪个不是读了十几年高等教育的人,想糊弄他们?不存在的。

    众人都对此噬之以鼻,不少人都懒得去看了,打算起身去找主办方投诉。

    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能研究出什么惊人成果出来?

    萧辰起身对着一旁的一位保安挥了挥手道:"过来,替我办件事。"

    "先生,您请说。"

    萧辰凑过去在他耳边吩咐了什么,保安点了点立刻跑了出去。

    "呵呵,你如果是想耍什么花样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的任何把戏都瞒不过我们的。"

    亨利讥讽道。

    萧辰也懒得搭理他了,又坐了回去,在那闭目养神。

    不多时,那个保安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手上提着一个已经枯萎的盆栽,看不出原本是什么植物。

    "萧教授,按您的要求,这是一株已经马上要枯死的三色堇,不知道行不行?"

    保安将其放在桌子上问道。

    萧辰打量了一眼,点了点头道:"可以了。"

    包括亨利在内的所有人都狐疑的看着萧辰,不知道他要玩什么把戏。

    只见萧辰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黑不溜秋的药丸。

    这是一颗炼废的炼虚丹,他不急不缓的将炼虚丹捏碎放进一旁的水杯中。

    透明的玻璃杯中立刻发生了诡异的一幕,里面的白开水如同滴进染料一般,迅速变成了墨绿色。

    "你到底想干嘛?"

    亨利看了半天,忍不住开口道。

    然而萧辰根本没有理会他,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

    "我看这小子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就让他再得意一会儿,马上就有他丢脸的机会了。"

    他身旁的金发女子冷嘲道。

    而萧辰做完这一切,拿着这杯墨色绿的‘白开水’,全部倒进了那株三色堇盆栽中。

    仅仅三秒钟,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株枯萎的三色堇吸引了。

    只见这株三色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焕发了春光,干枯的根茎、叶子变成了青翠欲滴的叶绿色。

    中间那朵已经凋零了一大半的花儿,奇迹般的开出了鲜艳的三色小花!

    "天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三色堇的寿命只有一年,一旦开始枯萎就是意味着死亡,他居然敢让三色堇再次‘重生’了!"

    全场都轰动了,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株三色堇。

    没有人敢相信,这株美丽的三色堇在一分钟前,还是一株快要枯死的植物。

    一瞬间,掌声雷动,所有人都带着敬佩而又诧异的目光望着萧辰。

    他们明白萧辰能让枯死的植物‘死而复生’,意味着什么。

    这代表了人也一样可以‘死而复生’!这绝对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科学发现,最轰动的研究成果!

    "这不可能……"

    亨利死死的盯着那株三色堇,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自认为自己研究的基因胶囊,在这方面是世界领先的水平,他也只差一点就可以开始实验了。

    可萧辰居然已经做出成品,其药效的效果简直秒杀了他所研究的基因胶囊。

    这好比是某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十分兴奋的宣布自己已经做出导弹,可他突然发现,其他国际早就做成氢弹、核弹了。

    这无疑是让人崩溃的,连他身旁的金发女子,脸色也是一白,不敢相信的望着这一切。

    外围的郑老爷子看着这一幕,瞪大了眼睛,呼吸都略微急促了起来。

    如果这个效果可以在人体实验,那么他或许还能再活个几十年。

    长寿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致命诱惑!

    "少卿,一会儿结束会议,你马上去联系这位萧教授,我要投资他的研究成果!"话音刚落,郑少卿一脸错愕,不知道如何回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