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高义扫了他一眼,没有点破,而是笑着对老爷子说道:"大哥公司事物也很繁忙,不如让我去和萧教授洽谈吧,我跟这位萧教授之前就认识。"

    "爷爷,我觉得不妥,他虽然能让植物死而复生,但是在人身上还不一定有效,我们还是先看看再说吧,免得白白花了钱,却收获不到任何成果。"

    郑少卿找了理由想先拖住郑老爷子。

    这件事情,他不能做,他也不愿意让给郑高义去做。

    否则郑高义再次借助萧辰的名声,只怕会威胁到他在郑家的地位。

    郑老爷子闻言沉思一会儿,点了点头道:"我确实有些心急,先听听他怎么说吧。"

    郑少卿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先拖住老爷子,等老爷子回去,再随便谎报个假消息,死了老爷子这条心就完了。

    他可不愿意看到萧辰凭着这神奇丹药,一跃成为他郑家的贵客。

    到时候郑高义一脉岂不是要骑在他头上了。

    郑高义在一旁皱了皱眉头,郑少卿心里想的什么,他十分清楚。

    整个郑家上上下下,最希望看到老爷子活不久的人,莫属郑少卿一家了。

    老爷子死了,他就能名正言顺的坐上当家人的位子,而他没了老爷子的照顾,自然也没了如今的地位。

    郑少卿也肯定会跟他翻脸不认人。

    这时,外围不少医药企业的巨头,都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不少人立刻起身对着萧辰问道:"萧教授,请问您这丹药叫什么?作用在人体上也有如此神效嘛?有没有副作用?"

    "这是炼虚丹,我刚刚用的是半成品,如果成品用在人体上也会有如此神效,一颗丹药至少可以让人多活个二十年!"

    萧辰如实答道。

    此言一出,场面再次沸腾,一颗丹药增加二十年寿命?

    要知道那些大富豪根本不在乎钱,他们更希望自己能多活几年,多享受几年生活。

    如果有人告诉他,有一种丹药能让他们多活个二十年,只怕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将全部身家拿出来买这么一颗丹药。

    毕竟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一切成空。

    那些商业巨头一个个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刚刚那还只是半成品,成品的药效该有多厉害?

    "请问一颗炼虚丹的造价在多少?"

    萧辰想了想道:"大概一千万的样子。"

    他如果没有炼废那些丹药的话,平均下来造价的确是在一千万左右。

    "嘶!"

    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萧辰用的那个半成品,等于就是几百万啊。

    这也太奢侈了吧!不少人心里都暗自咋舌。

    虽然造价昂贵,但是利润空间也是十分巨大的,这种丹药注定是面向那些有钱有势的人群销售。

    就是标价一个亿,说能让他多活个二十年,愿意买的人也是趋之如鹜。

    郑老爷子在一旁听着,满脸都是惊喜之色,毕竟谁不怕死呢。

    郑高义注意到郑少卿又想说话,立刻抢先道:"不如让我去负责和萧教授洽谈合作的事吧。"

    "好,既然你认识这位萧教授,那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

    没等郑少卿说话,老爷子满口答应了下来。

    这让一旁的郑少卿脸上满是阴霾,望着萧辰的眼中带着丝丝杀机。

    萧辰的出现让他十分不安,自己的地位也开始动摇了,这种人必须早点死!

    ‘看来得赶紧通知周家的人快点动手,顺便把他的药方给夺来。’

    郑少卿心中暗道。

    此时的交流会完全已经成为了萧辰的‘新品发布会’,无数国际商业巨头纷纷涌了上来,想约时间和萧辰洽谈合作。

    不少人更是直言花几十个亿要买下萧辰药方的所有权,但无一例外都被萧辰拒绝了。

    他需要的不是钱,他需要的是利用这些国际商业巨头耗费精力帮他寻找炼虚丹的药材。

    毕竟这些人的势力遍布全球,他们一起帮忙,总比萧辰一个人慢慢靠运气收集药材来的快。

    很快,交流会结束了。

    萧辰被主办方送到了华谊大厦的顶层贵宾室暂做歇息。

    主办方处于安全考虑,为了避免某些人对这位医学界的新星图谋不轨,特地联系大使馆派来了十几名特警安排在门外全天二十四小时守候,简直就是总统级待遇。

    任何想跟萧辰洽谈的人,都必须经过预约,得到萧辰同意才可以进入他的房间。

    ……

    一间办公室中。

    一位头发秃顶的西装男子望着窗外沉思着什么。

    他身旁一位妖娆的女秘书汇报道:"老板,那位萧教授很明确的拒绝了我们要买下药方所有权的条例,并且只打算给我们代理销售权和百分之5的利润分成,我们要答应嘛?"

    "呵呵,百分之5?这年轻的华夏人还真是胃口不小啊。"

    秃顶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这让一旁的女秘书心中一秉,隐约猜到了什么。

    他们这些国际商业巨头,哪个不是手上沾过血,背负几十条人命的家伙。

    纵然是洗白成了国际闻名的大企业,但是私底下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女秘书也明白了他老板的想法,她有些弱弱的问道:"那你心目中的理想比例是多少?"

    秃顶男子冷笑一声道:"钱,我一分钟都不会给,但是这药方也只能我一个人得到。"

    女秘书眼睛一凝,有些畏惧的低下了头,他的意思很明显了。

    ‘只怕那个年轻的华夏人活不了多久了。’

    女秘书心中暗叹了口气。

    他这位老板可得国际上有名的艾德曼生物医药企业,在海外的分公司就多达上百个,其医药研究所更是遍布世界各地,多不胜数。

    最让人忌惮的是,这样一位跨国际的大企业,还拥有了自己的私人武装。

    就据她所知,艾德曼公司的私人武装规模在三千人以上,个个都是从每个国家的退役特种兵里面招募的。

    "咚咚咚。"

    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秃顶男子皱了皱眉头道:"我今天有预约嘛?"

    "老板,好像没有。"

    女秘书摇了摇头。

    "那把他打发走。"

    秃顶刚说完,突然防盗门轰然倒地。

    "轰!"

    结实的防盗门被人瞬间整齐的切成了四块。

    两人尽皆一惊,连忙想打电话叫保安。

    只见一位手持武士刀的男子,脸色冷漠的走了进来,朝着秃顶男子冷声道:"亚伯拉罕先生,我们可是好久不见啊。"

    秃顶男子看到这亚裔男子,突然眼睛一凝,有些畏惧的颤声道:"松田…先生!你想干嘛?""别紧张,我是来帮你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