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田先生,你说是来杀萧辰的?"

    亚伯拉罕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他想不出那个年纪轻轻的小子,为什么会让鸿门动用松田翔太这么厉害的高手。

    杀鸡焉用牛刀?这样一个柔弱可欺的小子,随便找几个人不就解决了嘛。

    松田翔太冷漠的点了点头道:"我只要他的人头,你只需要负责将我带进去就行,至于那小子身上的其他东西,我丝毫不取。"

    亚伯拉罕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这倒也好,能让鸿门的人顺手杀了萧辰,自己不仅能拿到药方,还能把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

    ……

    华谊大厦。

    "萧教授,艾德曼生物制药公司的人来了,你要让他们进来嘛?"

    一位秘书敲了敲门提醒道。

    "让他们进来吧。"

    这个艾德曼公司是国际上有名的生物制药大公司之一,他也需要这样的势力帮他收集药材。

    不多时,两男一女走了进来,秘书关上门走了出去。

    萧辰扫过这三人,目光在那名亚裔男子身上隐隐感觉到了……杀气!

    这亚裔男子腰间挂着一把武士刀,虽然造型有些夸张,不过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风俗,也能理解。

    "萧教授。"

    亚伯拉罕笑眯眯上前打了个招呼。

    "坐吧。"

    萧辰点了点头。

    "我的建议还是那样,百分之五的利润加海外部分地区代理权。"

    萧辰淡然开口道。亚伯拉罕丝毫没有坐下的意思,而是突兀冷笑道:"萧教授的胃口还真不小,从来没有人敢和我艾德曼公司谈条件,我奉劝萧教授还是识时务点好,不如把药方交出来,我给你一笔钱让你下半辈子都生活

    的无忧无虑。"

    "就凭你?配吗?"

    萧辰脸色平静,看都没看他一眼。

    这句话一出口让亚伯拉罕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身为艾德曼公司大股东之一,在海外呼风唤雨,位高权重,居然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给当众羞辱了!

    "看来萧教授是铁了心不回头了。"

    亚伯拉罕眯着眼睛,眼中也闪过一丝杀机。

    他之所以还没有让松田翔太动手,是想确定药方在不在萧辰身上,否则一切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你如果认为你身后那个保镖能拿下我的话,我奉劝你还是再认真考虑一下,毕竟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萧辰不急不缓的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微变,尤其是身后的松田翔太猛然睁大了双眼,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没等亚伯拉罕反应过来,只见他突兀出手了。

    "铮!"

    松田翔太拔刀的速度之快,简直超乎肉眼辨识的极限。

    只见他的身体仿佛在原地留下了一道幻影,一道寒芒骤然闪过。

    萧辰也飞快的将手中的茶杯甩了出去。

    "咔嚓!"

    茶杯在半空中,被这道寒芒整齐的一分为二!余威不减的斩向萧辰。

    仅仅一眨眼的时间,寒芒斩下,将萧辰坐的沙发一刀劈开。

    可这时,松田翔太的眼睛却猛得一凝,萧辰居然不见了。

    只见距离他十步外,萧辰脸色淡然的站在那,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他。

    "怎么可能!"

    松田翔太瞳孔一缩,他最自以为傲的就是速度,这抽刀斩更是他赖以成名的绝技。

    整套动作,从拔刀、斩下到完成,不到零点五的时间。

    刚刚他和萧辰之间不到五米的距离,换了任何人在那都躲不开这一击。

    曾经就有一位华夏的极境宗师被他用这一招暴起出手,瞬间斩杀!

    "不错,速度挺快的。"

    萧辰自顾自的看了下手臂,只见左臂的衣服有一条整齐划痕,只差一公分就伤到了他。

    一旁的亚伯拉罕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的两个人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让他感觉眼前一花,什么都没看清楚。

    这电光火石的一幕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亚伯拉罕脸色大变,明白了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不是普通人。

    他身边的女秘书更是吓的花容失色。

    这下,松田翔太顿时心中警惕大起,他属于那种暗杀型的武者,一般寻求一击必杀。

    但凡一击不中,就会立刻逃走,伺机再找其他机会。

    松田翔太心中一秉,毫不犹豫的转身就想逃。

    "呵呵,你觉得你速度再快,能快过我?"

    萧辰的冷笑声犹如在耳边响起,这让松田翔太心中震惊更甚。

    他头都不敢回,径直冲向大门,手持武士刀想劈开大门冲出去。

    可就当他双手刚刚抓紧武士刀时,只感觉脖子仿佛被人掐住了一般,气都喘不上来了。

    萧辰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另一手则呈掌刀劈在其肩膀上。

    "咔嚓!"

    一道骨裂声,松田翔太的右臂断了,手上的武士刀也抓不住,掉落在了地上。

    "杀我鸿门中人,必当血债血偿!"

    松田翔太用着不流利的中文一字一字说道。

    "鸿门……"

    萧辰眼睛一凝,毫不犹豫的扭断了他的脖子道:"可惜你会死在我前面。"

    他望着松田翔太的尸体,微微皱起了眉头,目光移到了亚伯拉罕身上。

    亚伯拉罕见此脸色一白,直接吓的腿都软了,往地上一跪道:"萧教授饶命啊,这事跟我没关系,是松田翔太找上门威胁我,要我带他进来的。"

    他直接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反正死人又不会说话。

    萧辰慢慢的走了过来,没有看他,而是盯着那个妖娆的女秘书道:"他说的是真话嘛?"

    "他……"

    女秘书望着萧辰冷漠的双眼,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立刻说道:"不是的,他原本就计划要杀你,只是后来松田先生意外找上门来了。"

    "贱女人!你……"

    亚伯拉罕脸色一变,没等他继续说完。

    萧辰一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用内劲将其震死了。

    敢打他主意的人,他可不会留任何情面,也不会有丝毫仁慈。

    "我是无辜的,我只是为他工作。"

    女秘书立刻紧张的开口解释道。

    "你叫什么名字?"

    "艾娜。"萧辰突然笑着开口道:"从今天起,你为我工作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