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娜原本只是来华夏陪老板参加个医学交流会,如今原本的老板却挂了,自己也莫名奇怪成了别人的秘书。

    她的这位新老板,也是个很有趣的人,居然让她全权负责和其他公司合作事项,他自己却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她都无法的联系上了。

    一间办公室内。

    "艾娜小姐,我能和萧教授亲自谈嘛?"

    面前的男子皱着眉头望着有些出神的艾娜说道。

    "不好意思,萧教授这段时间闭门谢客,不见人,他吩咐我全权代理这件事,如果你不满意我给出的合同,那下次再谈吧。"

    艾娜回过神,又恢复了原本成功女性的气势,口气冷淡的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开。

    "艾娜小姐,等等,关于那合同……"

    身后的男子脸色一急,连忙想喊住她,可是艾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杨家。

    "梦雨,大伯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怎么认识萧先生的?"

    杨坤紧盯着面前杨梦雨问道。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被毒蛇咬了,是他救了我。"

    杨梦雨叹了口气如实说道。

    "那…你们没有发生点什么?"

    杨坤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似乎带着些希冀,似乎希望两人发生了什么一样。

    "我们没有……"

    杨梦雨脸色微变,急忙否认道。

    "哎,梦雨,以前是大伯对你太严厉了,但是这件事很重要,我希望你说实话,毕竟男女之间有点什么也很正常,我不怪你。"

    杨坤循循善诱道。

    "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发生什么。"

    杨梦雨摇了摇头。

    杨坤见此微微皱眉,显然有些失望。

    这些天来,萧辰的大名一下子传遍了整个中海,关于当日在医学交流会上的事。

    中海的一些上流圈子的人都得知了消息。

    而且周家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丝毫报复的举动都没有,这让杨坤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压错了宝。

    根据他得到的消息,萧辰不仅是外省某个大人物,而且还拥有一种让人寿命增加二十年的灵丹!

    这意味着什么,杨坤当然明白,如果杨家能和萧辰套上点关系,拿到部分这丹药的销售代理权,那么到时候中海首富就不是郑家了,该他杨家坐了。

    至于怎么和萧辰攀上关系,这倒是一个难题。

    杨坤心中这般想着,目光不自觉移到了杨梦雨身上。

    杨梦雨感受着他大伯炯炯的目光,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梦雨啊,你能不能帮大伯一个忙,不,应该说为我们杨家的未来做点贡献。"

    ……

    水上花园的别墅小区。

    萧辰自从杀了松田翔太后,将商谈合作的琐事任务交给了艾娜,自己则回来开始闭关突破第四重境界。

    此时,萧辰坐在屋内,身上的皮肤十分诡异的红白交替。

    而随着萧辰的皮肤变化,室内的温度也随之飘忽不定,浴室门旁装的温度计,一下涨到顶点,一下又降到冰点,仿佛失灵了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萧辰蓦然睁开了双眼。

    如果有人在这,看到萧辰的双眼,一定会吃惊的说不出来话。

    因为他的眼睛里居然是一副星辰图!

    最为诡异的是随着外面夜空星辰变化,他的双眼也出现了类似的变化。

    仿佛他眼中就是一个小宇宙一样。

    直到天明,天际翻起了一丝鱼肚白。

    萧辰的双眼渐渐恢复清明,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仅仅过了一秒再次睁开时,双眼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终于成功了。"

    光芒散去,萧辰长长的舒出一口浊气。

    "术法,原来就是这个……"

    萧辰口中喃喃道。

    突破到了第四重境界,他也领悟了术法的本质和真谛。

    只不过运用天地元气的一些小手段罢了。

    元气被武者吸收、炼化,转换成真气才可以为己所用。

    但是术士则省略这繁琐的过程,直接动用天地元气为己所用。

    好比萧辰之前使用的阵法,就是直接利用天地元气的一种手段。

    但是到了术法大师手中,他们结阵则不需要那么多时间和材料,曾经他师傅去药神宗抢药,顺手布下九阳天火阵,仅仅只是瞬息间就完成了。

    武者和术法这两者可以说是有利有弊吧,是无法用来比较的,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这炼虚丹效果还是厉害,六颗丹药就能让直接毫无阻碍的突破了第四重,甚至隐隐要踏入第四重的巅峰。"

    萧辰眼中有一丝兴奋,这种飞速的进阶速度让他十分享受。

    可惜炼虚丹的材料太难寻,如果他能有足够的话,修炼速度还能再快上一倍,如果能再找到一处洞天福地布下聚灵阵,也许只要一年,他就可以突破第五重境界。

    萧辰沉思着,突然手机响了。

    "喂?"

    "我是…杨梦雨,萧先生,你…你过来陪我喝两杯吧。"

    电话那头的杨梦雨显然是喝多了,说话都有些不清楚。

    "我在…皇后区…的悦遇酒吧。"

    杨梦雨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她坐在吧台上,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手中的酒杯,呢喃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生下来就注定是要为家族做出牺牲,从来没人考虑过我的感受。"

    她眼中满是悲哀和对自己的嘲笑,这种复杂的情绪让她不由得将杯中的酒再次一饮而尽。

    "再来一杯。"

    杨梦雨将杯子放下,对着酒保说道。

    "小姑娘,让我请你喝一杯吧。"

    一位打着耳环,有点非主流的男子,痞里痞气的打量着杨梦雨凹凸有致的身材。

    "两杯梦幻之吻。"

    他对着酒保吩咐完,趁机凑了过来,把手搭在杨梦雨的肩膀。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身上的香水档次不低啊。"

    男子一边说着,搭在其肩膀上的手也顺势往下摸。

    "爽嘛?"

    杨梦雨接过那杯酒,一口喝干然后转过头冷冷的望着男子问道。

    男子被她这么一问,有些懵逼,随即笑了笑道:"哟,你很上道嘛,走,哥哥带你……"

    "啪!"

    杨梦雨手持酒杯突然当头砸下,顿时男子血流满面。

    他摸了摸头,看到一手的鲜血才大怒道:"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几个,把这小妞给我抓起来!"

    男子一声令下,顿时四周不少痞里痞气的男子都纷纷起身,朝着杨梦雨走来,显然这些人是一伙的。杨梦雨见此脸色微变,但是自己酒喝多了,甚至连跑都跑不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