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你往哪里逃?"

    萧辰双眼一凝,伸手一挥,一阵无形真气顿时散出。

    地上无数小石子仿佛受到了吸引一般,凝聚在了一起成了一个球形。

    萧辰轻轻一点,这石球猛然爆射而出,径直冲向他而去。

    阎王惊惧交加的回头一瞥,只见身后的石球在靠近他时,骤然散开化为无数小石子,铺天盖地般飞射了过来。

    "啊!"

    一声惨叫传来,他甚至都来不及做出抵挡,就被淹没在碎石中。

    这些菱角不尖锐的小石子全都扎进了他的身体,将其打了筛子。

    他也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不甘,无力的倒了下来。

    一时间,小蝶和林姓男子都直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只感觉自己有些发懵,根本缓不过神来。

    凶名赫赫的阎王就这么死了?

    "咦?那个年轻人呢?"

    小蝶缓过神,回头一看,只见萧辰依旧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不是普通人吧,这事我们怎么汇报上去?"

    林姓男子脸色有些复杂的问道。

    一晚上,死了十几个杀手,还有一个凶名远扬的阎王。

    而完成这一切的人,居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相信。

    "如实上报吧,顺便查查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小蝶眼神闪烁着,暗自叹了口气。

    如果今晚不是萧辰的话,只怕他们都死定了吧。

    阎王在国际杀手里的排名也是不低,在中南亚一块更是凶名远扬。

    如今却一夜之间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公园里。

    这里消息放出来后,中南亚的一些?小国政府可谓是欢喜不已。

    但是另外一些来华夏的杀手听到了这里消息,则脸色各异,不少杀手都悄悄的离开了华夏。

    连阎王都死在了这个萧辰手里,他们又怎么可能有命去拿这一百亿赏金呢?

    而萧辰的事,警局似乎并没有放出来,那夜的两个警察则领了这份大功劳。

    ……

    周家。

    一处名叫云隐山脉的一块地,是周家斥巨资买下来的。

    这里常年云雾弥漫,风景异常优美,不少人都美名其曰称呼其为‘仙境’山。

    这天,山脚下。

    一群人都在山下不时往里面看,为首的是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的男子,身后跟着一群年轻后辈。

    而一旁,几个年轻人则扶着一位目光呆滞的男子。

    这男子赫然就是周阳溯,中年男子回头望了一眼周阳溯,眼中闪过一丝痛惜,随即眼中又爆发出一抹杀机。

    ‘萧辰,等我大哥出关了,我必要将你剥皮抽骨,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男子眼中满是仇恨的光芒,他的三弟不知道被萧辰用了什么手段给弄成了如今这般的痴傻状。

    这半个月来,他请了不少名医来为其看病,结果都毫无作用。

    所有检测都显示周阳溯的身体是正常的,只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罢了。

    史上精神病其实可以追究到玄学上,估计这世上能治好周阳溯的,只有他大哥了。

    "二伯,大伯还要多少才出关啊?"

    周阳溯身旁一名年轻人,满脸戾气的问道。

    周阳溯是他父亲,如今却被用了什么手段给弄疯了。

    他大伯却为了安全考虑,明令禁止不让他们去找那个叫萧辰的小子报仇,非要等大伯出关再做打算。

    这些人,周家不少后辈都快憋不住了,平日里,他们走到哪不都是被人恭维着。

    如今却有仇不能报,还要憋着,这让他们这些年轻气盛的后辈快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了。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快了,应该就是今天了。"

    他心思通透,岂能看不出这些后辈的想法,只怕他大哥今天再不出关,他就拦不住这些后辈了。

    突然间,山脉中传来一阵巨响。

    "轰隆隆…"

    如同地震了一阵,周家等人都能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在微微颤动。

    "这是……大哥要出关了!"

    中年男子脸色一喜,望着声音的源头。

    不多时,只见山脉中弥漫的云雾突然散开了,像是被人用硬生生的用手拨开,分出了一条道路。

    一位五十多岁,留着长胡子的中年男子,脚下凌空踏着,每一步都如同瞬移般跨过十几米的距离。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中年男子便来到了众人面前。

    "大伯!"

    一众后辈立刻躬身开口道,眼中带着一丝敬畏。

    他便是中海的周大师,周阳泉!

    周家能在中海依旧保持如此超然的地位,原因也是周阳泉。

    "嗯,你们都来了啊。"

    周阳泉微笑着点了点头道。

    "大哥……"

    一旁的中年男子看着他欲言又止。

    "怎么了?"

    周阳泉微微皱眉问道。

    没等他开口说话,之前那名青年扶着周阳溯上前,悲愤的说道:"我爸被一个叫萧辰的小子弄成这样了,大伯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什么!"

    周阳泉望了一眼周阳溯痴呆的模样,脸上满是怒容。

    居然有人敢对他亲弟弟下手!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嘛?

    周阳泉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暴怒,上前一步检查了一下周阳溯的状态。

    他看了片刻,眉头深锁了起来。

    半晌,他的手上握着的拳头越来越紧,上面青筋浮现,可见他心里的暴怒。

    "大哥,阳溯他怎么样了?"

    周阳泉闻言,脸色有些难看的摇了摇头道:"我从未见过这种诡异的症状,他似乎是被人用强大的精神力给影响了,导致三魂七魄都散了。"

    "难道大伯也救不了我父亲嘛?"

    那名青年闻言,脸上的暴戾之色更甚,恨不得立刻带人去扒了萧辰的皮。

    "但是对我弟弟下此毒手的人,一定有办法。"

    周阳泉声音冷了下来,继续说道:"我周家在中海坐镇了几十年,当年父亲在,从未有人敢对我们不敬,如今有我在,敢对我族人下手,我必然将其挫骨扬灰!"

    周阳泉暴怒的说完,衣袖一挥。

    原本阳光明媚的云雾山脉突然乌云密布,转瞬间就电闪雷鸣了起来,黑压压的乌云中在酝酿着一道道毁天灭地的雷霆。

    众人见到这一幕,不禁脸色喜色更甚,周阳泉闭关后,对于术法的掌控又强了三分!这天底下,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