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瞪大了眼睛,恨不得把眼睛给抠出来。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萧辰在如此巨压之下居然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他难不成也是‘神仙’不成?

    郑少卿更是死死的盯住了萧辰,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为什么没死!他应该死了才对!’

    郑少卿心中忍不住咆哮着。

    一众周家后辈更是脸色微变,周阳泉的术法威力,他们比任何人都了解。

    这一招‘化水为龙’,已经超越了普通人能想象的极限,更不是凡人可以抵御的!

    只有郑高义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他从萧辰的表情,就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果然萧大师的能耐,不是他能揣摩出来的。

    周阳泉再也保持不了淡然的态度,眼中已经隐隐出现一丝慌张。

    自从他修习术法之后,几乎所向披靡,难逢敌手。

    曾经一个极境宗师跟他比试过,也差点被他打成重伤。

    ‘就算他是极境宗师也不可能安然无事的抗下这一击!他到底是什么人?’

    周阳泉脸上满是惊疑不定。

    "太弱了,你修习九品玄典这么多年,就只学会这点皮毛嘛?"

    萧辰直视着他问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周阳泉却能听?清清楚楚。

    ‘九品玄典’这四个字被萧辰说出口,他立刻脸色巨变。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个?"

    此时的周阳泉再也没有丝毫大师风范,反而像一个受了刺激的疯子。

    然而萧辰并没有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闭上了双眼。

    随着他闭上眼睛那一刻,天空迅速弥漫了乌云,黑压压的将整个庄园地区都笼罩住了。

    乌云正中间有一道扭曲的漩涡,在缓慢的旋转着,其中电闪雷鸣,一声声巨响在众人耳边炸响。

    仿佛它在酝酿着什么,只等机会成熟就会爆发出惊天一击。

    周阳泉抬头望了一眼,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这是……天雷术!"

    他闭关了这么久,就是为了领悟这术法中最强杀招之一,天雷术,但还没有成功,只是刚刚触摸到了其门槛。

    想随心所欲的使出这天雷术,他起码还要十几年的苦修才有可能。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天上乌云压的越来越低。

    乌云中的那一道漩涡,旋转的越来越快,雷霆闪过的次数也急剧上升,显然处于一个爆发的边缘了。

    萧辰猛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眼中诡异闪过一丝巨大的雷霆。

    "落!"

    随着他轻声吐出这个字,天上的乌云骤然落下一道水桶粗的雷霆闪电。

    这道雷霆如今陨石坠地一般,落在了孔雀湖里。

    "轰隆隆!"

    一阵阵绵延不绝的巨响传荡而来。

    整个孔雀湖被炸平了!连带着剩下的湖水也彻底干涸了!

    仿佛这里根本就没有存在过这么一个大湖一般。

    所有人都怔住了,口中喃喃道:"神迹啊!"

    能转瞬间召唤一道威力如此巨大的雷霆,萧辰不是神仙是什么?

    郑少卿脸色煞白的看着这一幕,双腿一软,忍不住坐在了地上。

    这还是人嘛?能呼风唤雨,召唤闪电!

    湖畔的周阳泉呆如木鸡的望着被炸平的孔雀湖,整个人都凌乱了。

    "天雷术…他居然会天雷术…"

    周阳泉仿佛有些癫狂般大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苦涩和对自己的嘲笑。

    萧辰随手就能唤来天雷,如果萧辰想杀他的话,他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还想负隅顽抗嘛?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萧辰冷声道,如果不是看在他那素未谋面的大师兄面子上,他这些后人早就被他杀的一干二净了。

    周阳泉脸色惨然的摇了摇头,他已经绝望了,半晌他才开口道:"我输了,但是你能否告诉我,你是谁?"

    "你父亲是我师兄,你说我是谁?"

    萧辰话音刚落。

    周阳泉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张了张嘴,几欲开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萧辰能安然无恙的抗下这一击,为什么萧辰能随手唤来天雷。

    因为萧辰修炼了完整的九品玄典!而他们只能算是投机取巧,勉强学了一小部分罢了。

    按辈分来说,他还要喊萧辰一声‘世叔’!

    周阳泉脸上阴晴不定,良久,他长叹了一口气道:"世叔,你想要什么?"

    虽然他对着这么一位小他二三十岁的人喊世叔,十分难为情,但也没办法。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他如果还不趁机沾点关系,只怕周家今天要从中海除名了。

    周阳泉故意把声音放大,态度十分恭敬的低下头了。

    众人闻言,愈发诧异了起来。

    "世叔?我没听错吧?"

    "没听错,我也听到了!"

    "周大师居然对这个年轻人喊世叔!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所以人都懵逼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包含了太多信息。

    萧辰是和周阳泉父亲一个辈分的人!

    周阳泉的父亲当初在中海可是让不少世家闻风丧胆的杀神啊!

    而萧辰居然和周玉树是同辈,这个消息他一时间都无法消化。

    周家一群后辈更是愣在当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辰瞅了他一眼,一下子就猜透了他心里所想。

    "把九品玄典还给我,并且销毁所有副本,我也不会伤害你们,你弟弟的治疗办法,我也会教你。"

    周阳泉闻言,脸色愈发惨白,九品玄典是他周家立身之本,虽然他们只能修炼第四重境界,但也足够了。

    就凭这个,周家稳坐中海第一世家的位子。

    "世叔,我……"

    "你想拒绝我的条件?"

    萧辰直接冷声打断道。

    每个武者的功法是自身最大的秘密,一旦被敌对势力知道,就会找出功法破绽,有办法去针对。

    更何况,九品玄典的来历十分神秘,隐藏了太多秘密,除了他师傅外,他也不打算和任何人分享这个秘密。

    周阳泉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是,我答应您。"

    中海术法大师终于俯首了!

    湖畔,郑少卿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了,连周阳泉都俯首了,他拿什么斗萧辰?

    片刻,他转而望向一旁转忧为喜的杨梦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杨…杨小姐,我们之前的误会……"

    "滚吧!"没等他说完,杨梦雨冷冷的打断道,转身一脸欣喜的走向萧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