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和周阳泉这一战无疑是旷世绝伦的,周阳泉败了的消息如同风卷残云般迅速传开了。

    来周家祝贺的众人也纷纷离开,他们都在派手下去查这个‘萧辰’到底是谁。

    只是稍微一打听,萧辰的诸多身份就把不少人都震慑住了。

    周家大厅。

    所有周家嫡系后辈都恭恭敬敬的站在大厅外候着。

    而大厅内,周阳泉拿出了一份手抄卷的九品玄典递给了萧辰道:"这是我们周家唯一的九品玄典副本。"

    萧辰接过扫了一眼,斜瞥着周阳泉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我发现你家中后辈还有人继续学了九品玄典,那可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萧辰冰冷的声音让周阳泉闻之一震,他立刻讪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敢。"

    "希望如此。"

    萧辰淡然道。

    既然九品玄典已经收回了,他也没必要再继续待在这里了。

    萧辰背负双手,在众人敬畏有加的目光下,送出了门。

    直到他走远后,周阳泉脸色黯然的长叹了一口气。

    没了九品玄典,他们周家只怕再难继续保持如今的地位了。

    "萧先生。"

    萧辰刚出门,只见不远处传来一道女声。

    他回头望去,只见杨梦雨早已经在那等候多时了。

    她脸色有些复杂的望了一眼萧辰,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

    萧辰挑了挑眉,见她犹犹豫豫的仿佛有什么话要说。

    半晌,杨梦雨深吸了口气,直视着萧辰道:"萧先生,我想拜您为师,希望您能同意。"

    她说完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这倒是让萧辰看傻眼了。

    拜他为师?萧辰顿时觉得有些头大。

    "不行。"

    萧辰摇了摇头拒绝道。

    道不可轻传,无论何门何派,招收弟子的流程都是十分严苛的。

    一般某些传承悠久的门派,对招收弟子的考核动辄就是三五年,这也是为了保证他们的传承能良性发展下去。

    "为什么?我只想跟您一样,学成这神鬼莫测的手段,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生活。"

    杨梦雨闻言脸色有些黯然,她作为旁系子弟出身,从小就备受欺压,长大后还要沦为家族的工具,时时刻刻都感受不到自由。

    直到遇到了萧辰,她的生活才略微出现了一丝色彩。

    "你不明白,道不可轻传,想入我门下不是那么简单。"

    萧辰沉思了片刻道:"这样吧,你既然不想待在中海,你可以考虑一下,随我回南海吧。"

    杨梦雨想都没想直接说道:"我愿意。"

    虽然萧辰现在没答应她,但是不代表以后不会拒绝她,况且萧辰都决定带她一起走,说明萧辰还是很重视她的。

    "那好,我要去郑家一趟处理点事,你随我一起吧。"

    萧辰点了点头。

    ……

    郑家。

    郑老爷子在得知萧辰马上要来的消息,立刻通知了举族上下,在大门等候着。

    "老爷子,萧先生来了!"

    管家急忙跑进去喊道。

    只见门口,一男一女不急不缓的走了进来。

    一众郑家后辈都用敬畏的眼神望着这个年轻人。

    连横压中海几十年的周家都俯首了,这位年轻人绝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他们全都低下了头,有些畏惧的不敢抬头直视。

    郑老爷子连忙走上去,深鞠了一躬道:"萧先生能光临我郑家,是老朽上世修来的福分啊。"

    看着老爷子如此恭维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众人倒也没觉得有什么维和感。

    郑高义笑着开口道:"萧先生里面请。"

    萧辰点了点头随着其一起走了进去。

    郑老爷子等人紧随其后,他身后的郑少卿脸色有些难看,眼中带着丝丝慌张,但是犹豫了片刻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大厅中,郑老爷子很是恭敬的邀请萧辰坐在了上位,萧辰倒也不客气,自顾自的坐了上去,杨梦雨就比较拘谨了,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萧辰身旁。

    "你也坐吧。"

    萧辰示意她坐在自己身旁,杨梦雨这才点了点头坐下。

    看着郑老爷子等人都坐在自己下位,杨梦雨心中有些百感交集。

    放在以前,她都没资格见到郑老爷子这种层次的人物。

    "萧先生,这是今年托越州的朋友,买来的上好的白花茶,您尝尝。"

    郑老爷子笑着说道。

    "不必太客气了,我今天来,是为了两件事。"

    萧辰开口道。

    "您说,老朽能办到一定不会推辞分毫。"

    "第一件事,中海这块儿,我委托郑高义作为代理人,只有他有权利销售我出手的炼虚丹,但是你们必须按我的要求,上交我需要的足够药材。"

    萧辰话一出口,郑家其他几脉的人都无不羡慕嫉妒恨的望着郑高义。

    他们都不知道郑高义什么时候攀上了萧辰这颗大树。

    如今周家没落了,萧辰无疑是整个中海说话最管用的人。

    他这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郑高义是他的人,从今天起,郑高义便是郑家的当家人了。

    郑老爷子自然满脸笑容的点了点头,不管谁负责中海这块儿,反正只要是他郑家的人就好。

    "第二件事呢?"

    郑老爷子好奇的问道。

    萧辰没有回答他,而是侧首望向杨梦雨道:"我答应你的,你动手吧。"

    众人闻言一怔,听的有些莫名其妙。

    唯独郑少卿见此,心中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没等他多想,只见杨梦雨已经来到了他面前,猛地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将毫无防备的郑少卿给抽翻在地。

    "你!"

    郑少卿捂着脸,刚想说话,只见萧辰冷冷的望着他,他后面的话也堵在了喉咙里不敢说出来了。

    众人见此大多脸色各异,更多的还是偷偷暗喜。

    郑少卿之前作威作福惯了,压在他们几家头上,他们早就心有怨气了。

    虽然是杨梦雨动的手,但是很明显,没有萧辰的命令,杨梦雨又岂敢这么放肆。

    郑老爷子脸色平静的看着这一幕,仿佛熟视无睹一般。

    他活了一大把年纪,自然不会像年轻人那般掩饰不住情绪,也更加懂得了权衡利弊。

    对他来说,只要能让萧辰高兴,就是废了郑少卿,他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杨梦雨抽完这一巴掌,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忍了这么久,终于能出口气了。

    "好了,事情办完了,我们走吧。"萧辰说完,便起身往外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