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萧辰临时‘招聘’的女秘书艾娜,忙活了大半个月总算商谈好了与各大国际巨头的合作事项。

    不过对于这位新老板,艾娜从上次分别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中间也只是打了几个电话商谈一些生意伙伴的要求。

    这天,她还没起床,就被电话吵醒。

    "谁啊?不知道我十二点之前是不接电话的嘛?"

    艾娜有些起床气,不爽的说道。

    "哦?那我要不要下午再打给你?"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熟悉声音,艾娜脸色一怔,立刻开口道:"不不不,老板你有什么吩咐请说。"

    "我要离开中海了,这半个月的工资一共三十万,已经打进你银行卡了,我想知道你还愿不愿意继续为我工作?"

    萧辰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半个月三十万工资,等于一天两万块,无论放在哪个公司,都是超级高管级别的。

    就是她之前在艾德曼公司,一个月的工资也才十万不到。

    这么豪气又没架子的老板,谁放弃了,不就是傻子嘛。

    她当即欣喜的说道:"老板,我当然愿意了。"

    "那好,你去米国,替我在那注册一家公司,不要用我的名字……"

    足足片刻,艾娜拿出小本子全部记下了萧辰的话,直到电挂挂断,她有些懵逼的看着小本子上的话。

    萧辰居然要给她一个亿,用她的名字去注册公司?

    也就是说,她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上亿资本公司的大老板了!

    ……

    萧辰提前送走了杨梦雨,自己便孤身前往了龙泉山。

    山林中,那间小木屋里。

    司徒信鸿看着桌子上开裂的龟甲,满脸愁容。

    "怎么会这样?难不成那小子惹到了苗疆的人?"

    "师傅,我回来了。"

    人未至声先到,大门推开,萧辰提着两壶好酒和一些下酒菜走了进来道:"师傅,这是中海最好的梨花酿,我特意为你买的。"

    "先把东西放下,我有些事要问你。"

    嗜酒如命的司徒信鸿一反常态的望着萧辰说道。

    萧辰也是一怔,他从司徒信鸿脸上看出一些端倪,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萧辰走过去,看着桌子上的龟甲,有些讶然的问道:"您在占卜?"

    "不错,而且我这一卦是你给你算的。"

    司徒信鸿脸色凝重了起来。

    "什么!你给我卜卦了?您没事吧?"

    萧辰脸色微变。

    自古卜卦算命有三不算,是大忌讳!

    不算亲友、不算同行、不算自己,因为卜卦算命毕竟是泄露天机的行为,会导致自己折寿。

    "没事,你坐下,我问你,你是不是杀过苗疆的人?"

    司徒信鸿皱眉道。

    萧辰点了点头,如实将自己在药神宗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司徒信鸿听完,说道:"你得到的那只蛊虫在不在身上?给我看看。"

    萧辰从怀里出小木盒放在桌子上,盒子打开,小白翻着肚皮躺在里面睡的十分香甜。

    司徒信鸿看到小白后,瞳孔猛然一缩,失声道:"蛊灵!"

    "师傅,什么是蛊灵?"

    萧辰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

    司徒信鸿沉默半晌道:"苗疆有八个大部,每个大部都会有供奉一只蛊灵,在他们的信仰中,蛊灵就是上天的神灵,神圣不可侵犯!"

    "如果我没猜错这蛊灵应该是一对,需要用人血饲养百年,会在其部落中举行合灵仪式,让两只蛊灵互相吞噬合二为一,才可能称之为真正的‘灵虫’!"

    萧辰脸色有些古怪的问道:"如果它们提前吞噬了呢?"

    "没有经过饲养百年,提前吞噬当然会发生一些不可预料的后果,我也不知道,怎么…难道你!"

    司徒信鸿猛地瞪大了眼睛望着萧辰。

    萧辰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道:"我杀的那人正好也有一只一模一样,不小心让两只蛊虫飞到一起,最后小白活下来了。"

    "遭了,这对新蛊灵应该是某个大部耗费心血饲养,准备完成合灵仪式后,接替老蛊灵的,你这可是惹了大麻烦。"

    司徒信鸿眉头深锁,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萧辰。

    "我觉得那些人并不是多厉害吧。"

    萧辰斜瞅了他一眼道。

    "我刚刚给你算了一卦,有人给你下了摄魂咒!这咒术会慢慢的摄去你的三魂七魄,让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死去。"

    司徒信鸿解释道。

    萧辰皱眉道:"怎么解咒?"

    "你如果能找到给你下咒的人,自然就能解咒,不过苗疆地处西北,地广人稀,你想找到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西北地区因为多是少数民族,中央的管辖力度很低,所以划分成了自治区,除了一些靠近边境的地方慢慢建起了现代化的城市,大部分的地区都还是处于未开发的森林地带。

    苗疆部落族人自然不可能待在城市里,想在这广袤无垠的森林中找到一个人,可谓是大海捞针!

    "这么说来,我还是得去苗疆一趟了。"

    萧辰双眼闪动着寒光,他不想惹事,不过总有人想他死,萧辰也不会心慈手软。

    次日,萧辰和师傅开怀畅饮了一夜便启程了。

    据他师傅说,自己身上的咒法距离发作应该只剩下不到一个月了,最坏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撑三个月。

    ……

    去西北是没有直达的火车高铁,而且一路上地势险峻,也没有开通大巴车,只能开车去。

    不过幸好,沿路会有一些休息站,可以临时加油和休息一下。

    萧辰开车停在了一家休息站,刚刚下车就听到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一名女子身后跟着两个保镖被三个穿着怪异的男子给堵住了,两伙人显然发生了什么争执。

    "你们不要没事找事,我只是不小心踩了你们一下,已经给你们赔礼道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女子皱眉道。

    为首的一名男子脸上带着冷笑道:"按照我们乞康部的规矩,如果有女人踩了我们的脚,就代表注定要嫁给我们。"

    "别做梦了,现代都什么年代了,还弄这套封建思想。"

    女子冷哼了一身,转身就准备离去。

    三人脸色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恼怒,这女人是在侮辱他们祖上传下来的规矩。

    只见女子刚转身,就被其中一人抓住了肩膀。

    女子身后的两名保镖刚想动手,只见另外两人已经非常默契的出手将其直接打晕了。

    "你们!我是市长的女儿,你们不要乱来!"女子见此脸上终于有一丝慌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