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市长是个什么东西?这西北是我们苗疆人的地盘。"

    为首的男子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不屑之色。

    "不错,这西北本就是我们苗疆生活了上千年的地盘,如今被你们这些人强占,还想对我们指手画脚。"

    "大哥,我们把她抓回去吧,说不定族人知道了我们抓了个市长的女儿,会十分高兴的。"

    一旁一位小个子男子也笑着说道。

    为首的男子打量着女子凹凸有致的身材,肆无忌惮的目光在其身上游走。

    这样的漂亮的女人在苗疆各个部落可是十分少见的。

    正当男子准备动手时,突然眼前一花,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

    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不到,三人全都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呻吟着。

    女子也是一怔,看着身边这位二十出头的青年,很是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没事,举手之劳。"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他皱眉眉头盯着躺在地上的这三人,这三人显然和他当初杀的那个乞楼重穿着差不多,估计都是苗疆某个部落的人。

    这些苗疆人未免也太放肆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动手抓人。

    不多时,地上的三人勉强站起身,眼中满是怨毒的盯着萧辰道:"小子,你敢对我们动手!是不是活腻歪了?"

    虽然近些年改革开房,这里划分为了自治区,他们也算是华夏人。

    但是西北毕竟是少数民族居多,为了不破坏他们的原本的生活习惯,和引发社会动荡。

    对于他们的法律十分宽松,基本只要不是出了人命,当地的司法机关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我今天不想杀你们,滚吧。"

    萧辰挥了挥手,显然兴致缺缺,这几个人看起来应该就是普通人,估计嘴里一点有用的话都套不出来。

    见萧辰这幅萧辰的样子,三人愈发恼怒了。

    "他妈的!去死吧!"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十分默契的冲了上来。

    他们常年生活在大山中,经常在山林中狩猎,所以身体素质比普通人要强上不少,动作也更加敏捷。

    看着这三个人不知死活的又冲了上来,萧辰不胜其烦的一掌挥出。

    一股无形真气立刻将他们震飞数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旁的女子见此美目瞪的老大,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青年,居然这么厉害?

    这三人也不是傻子,立刻明白了萧辰是个硬茬。

    "小子,你当真要插手这事嘛?我奉劝你还是识趣点,我们可是乞康部的人。"

    为首的男子脸色难看的说道,想搬出乞康部的名头吓退萧辰。

    但是听到这个名字,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冷淡的瞥了他们一眼道:"我的话不会再说第二遍。"

    见萧辰依旧这幅不屑一顾的态度,哪怕男子再如何隐藏心中的恼怒,也忍不住了。

    他怒极反笑道:"好好好,当真是个不怕死的人,我今天就让你明白我们苗疆人不是好惹的!"

    他说完便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竹筒,这竹筒显然有些年份了,表面的青色已经退化成了黄白色。

    只见他拔掉竹筒盖,猛地将整个竹筒抛射向萧辰,速度之快不少人围观的人都为之一怔。

    一旁的女子看到这竹筒,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脸色一变道:"先生,快躲开!那是蛊虫!"

    自古苗疆的传说就是以诡异多变的下蛊方式令人闻风丧胆。

    据说中蛊之人,几乎生不如死,最后的死样十分凄惨。

    没来过的西北苗疆的人,都会把这个当做一个传说来看。

    但是作为从小在西北长大的人,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些都是真的。

    乃至到今天,?西北很多起诡异死亡案件,都可以追究到蛊虫上。

    不过或许是迫于某些压力和原因,这些案件大多不了了之,没人敢去深查。

    所以住在这里的人,都清楚的明白一件事,千万不要随意触怒苗疆人。

    只见竹筒中立刻飞出了许多红色的蚂蚁,这些红色蚂蚁一个个都长着透明的小翅膀,还有一对狰狞的口器,看起来非常吓人。

    随着竹筒抛出,这群飞蚁立刻朝着萧辰飞射而来,密密麻麻的让人望而生畏。

    "呵呵,这蛊虫可是我祖奶奶传给我的,只要被咬了一口,伤口就会如同火烧般疼痛,最后伤口溃烂发脓而死。"

    为首的男子脸上满是冷笑之色。

    他身旁的两人一脸羡慕的看着,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拥有一只蛊的。

    养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他们这些后辈大多都是继承长辈的蛊。

    此时的萧辰斜瞅了一眼,朝着他飞来的密密麻麻的红色飞蚁。

    他抬手轻轻一抓,原本满天飞舞的飞蚁立刻收缩成了一团。

    像是被人强行给捏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球形。

    男子见此,脸色猛然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紧接着,萧辰只是朝着其凌空一点,这漂浮在半空中的‘小球’诡异的自燃了起来,大片烧焦的蚁尸纷纷掉落下来。

    "啊!"

    随着小球诡异的自燃,男子突兀脸上大变,惨叫了一声,而后吐了一口血出来。

    蛊虫和养蛊人是有一种血脉联系的,等于是一损俱损。

    如今这些蛊虫被萧辰全部烧死了,他也宛如受到了烈火焚烧般惨叫了一阵,然后便昏迷了过去。

    另外两人已经被萧辰这神乎其神的手段给吓到了。

    连蛊虫都对付不了他,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厉害。

    他们连忙抬起昏迷的那人,转身就准备跑,萧辰也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一直看着他们离开。

    直到三人离开后,女子才回过神来,她怔怔的看着萧辰,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只是随意一点,那些蛊虫就诡异自燃了起来。

    ‘难不成他是玄学大师?’

    女子一边打量着萧辰,心中暗自思索道。

    西北这里远离华夏文明中心,各种各样的诡异事件都时有发生。闻名华夏的风水玄学中,其中北派便是发源于西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