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您赶走了这些人,我叫姚文思,敢问先生大名?"

    女子很是客气的问道。

    "萧辰。"

    萧辰说完便转身就想走,这里距离西北的南山市不远了,他准备加满油就进城歇息片刻再做打算。

    "萧先生请留步。"

    姚文思开口喊住萧辰道。

    萧辰转身望着她道:"你还有什么事?"

    "恕我冒昧,敢问萧先生是玄门中人嘛?"

    玄门便是风水术法之流的概称,一般真正学有所成的玄门人士都极为厉害,华夏也有不少鼎鼎大名的玄门大师。

    "算半个吧,你到底有什么事?"

    萧辰眉头微皱道。

    听到萧辰这话,姚文思眼睛一亮,脸上犹豫了片刻,‘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说道:"还望萧先生能大发慈悲,出手帮我父亲一次!"

    ……

    车上,姚文思一脸兴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一旁开车的萧辰脸上有些无奈之色。

    这个姚文思的父亲就是南山市的市长,而最近南山市出了件怪事。

    大片的葡萄种植园都发生了枯死现象,因为地域气候关系,南山市十分适宜种植葡萄,而葡萄作物也是南山市最大的经济来源。

    如今大片的葡萄种植园都发生了枯死现象,这意味着今年南山市的经济收入会降到冰点,甚至更糟。

    税收锐减都是小事,但是作物大面积枯死,老板会亏的血本无归,那些在种植园里上班的员工自然也就失去了工作。

    经济锐减,大批人员失业,发生了这种事,如果无法得到解决,那意味着南山市很快就会发生巨大的社会动荡。

    这对于一个处于偏远地区的城市,无疑是致命的!

    姚文思告诉他,他父亲这半个月来,已经请来无数专家教授来检查情况了,但是都一无所获。

    看到她父亲每天为此憔悴伤身,作为女儿的她自然也坐不住了,也在到处奔波着想为父亲分担一些压力。

    "我不是这方面的行家,你把情况给我详细说说,我尽力去试一试,但不一定能成功。"

    萧辰开口道。

    如果只是小面积的作物枯死,他有很多办法轻松解决,但是大面积的话就有心无力。

    比如用炼虚丹泡成药水,就可以让枯死的植物重焕新生,但如果面积太大,得用多少炼虚丹啊。

    况且这玩意他自己都不够用,岂会舍得去救那些葡萄作物?

    姚文思立刻点了点头开始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慢慢述说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萧辰等人终于看到修建的整整齐齐的公路,南山市便在眼前了。

    车子停在一处大型种植园的门口,这是一处现代化温棚种植园,种植园四周都有警察值守着,显然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萧先生,我父亲就在这里,您随我一起进去吧。"

    姚文思和萧辰一起下了车,外面值守的警察显然认识姚文思,没有阻拦两人进去。

    两人刚进去,只见一名戴着眼睛的男子低头走了出来,他看到姚文思微微一怔,有些不满的说道:"文思,你又跑哪里去了?"

    "杨哥,我爸在哪儿?我带了个大人物来了,他或许有办法能解决眼前的难题。"

    姚文思说完,对着两人介绍道:"这是萧先生;这是我爸的秘书。"

    杨秘书上下打量了一眼萧辰,见他不过二十出头,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不过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他心中的想法一般都隐藏的很好。

    杨秘书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但是丝毫不打算带两人进去。

    他眉头微皱的对着姚文思告诫道:"我的大小姐啊,你爸已经够烦了,你还是不要添乱了,这位萧先生如果是你朋友的话,你先带他去外面的咖啡厅坐一会儿吧,等你爸忙完了再说。"

    姚文思见此也看出杨秘书根本不相信萧辰,脸上有些焦急的说道:"杨哥,这位萧先生真的很厉害,他是玄门人士。"杨秘书闻言,眼中不屑之色更甚,他斜瞥了一眼萧辰,对着姚文思语重心长的说道:"文思,虽然你爸从小不怎么管你交朋友,但是你好歹也该有点辨别能力吧?哪个玄门人士不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嘛

    ,你觉得这位萧先生像嘛?"

    "退一步说,纵然他真的是玄门中人,但是他小小年纪又能学到几分精髓?文思,你还是别闹了,回家去吧。"

    杨秘书就准备转身离开,姚文思见此愈发焦急了,拉住他说道:"杨哥,我亲眼看到赶走三个想欺负我的苗疆人,还凭空就把那个苗疆人的蛊虫给烧死了。"

    "真的?"

    杨秘书眼中还是有些怀疑,不过他很熟悉姚文思的性子,她应该不会说假话的。

    "真的,你就让我们进去吧,说不定这位萧先生真的有办法呢?"

    姚文思哀求道。

    杨秘书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才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让你们进去可以,但是你爸爸正在和一些大人物商量事情,你们在一旁看着,等市长他们商谈完,我会给你父亲引荐他的。"

    三人一起走了进去,这大楼后面便是一望无际的种植园,随处可见的温棚。

    萧辰走在路上,看着一旁葡萄架上已经快要枯死的葡萄藤,凑上前仔细观察了一下。

    ‘怪了,这是被冻死的。’

    萧辰触摸着葡萄藤上传来的温度,或许这些温度在别人看来感应不到,但是他却能敏锐的发现。

    他又蹲下身,将手按在地面上,慢慢闭上眼睛感应着什么。

    "萧先生,你在干嘛?"

    姚文思一回头发现萧辰居然闭着眼睛蹲着他,有些疑惑的上前问道。

    萧辰也睁开眼了,脸上没有丝毫变化,不过眼中却有一丝了然之色。

    "没什么,我大概找到了原因。"

    萧辰淡然道。

    姚文思脸上也是一喜,果然带萧辰来这里是正确的。

    不过她身旁的杨秘书却对萧辰的话嗤之以鼻。

    在他看来,萧辰大概率就是个装神弄鬼的神棍,虽然他不知道萧辰是用了什么办法蒙骗了杨梦雨。但他可不是三岁小孩,岂会这么天真,就全信了杨梦雨的一面之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