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赶紧过去,我父亲就在前面,他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

    姚文思欣喜的说道。

    三人一起走了过去,只见不远处的一个温棚里挤满了人。

    人群中间是一名带着眼睛有些儒雅的中年男子,这便是姚文思的父亲,姚市长了。

    此时的他眉头深锁,听着一旁诸多专家教授在商量着解决方案。

    或许是意见不同,不少人都吵的不可开交,这让姚市长眉头锁的更深。

    这些人吵了半天,都拿不出一个实际切行的方案出来,这让他更是有些心烦意乱了起来。

    杨秘书对着萧辰两人说道:"市长正在和农学院的几个院士商谈要事,你们在这先等着吧。"

    "可是萧先生说他有……"

    没等姚文思说完,杨秘书已经转身离开了。

    姚文思见此,脸上阴晴不定,她犹豫了一会儿,拉着萧辰说道:"杨秘书这是不相信您的本事,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去跟我父亲说吧。"

    "爸。"

    姚文思和萧辰挤进人群,对着姚市长喊道。

    "嗯?文思你怎么来了,我在办公,没时间陪你,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姚市长看到姚文思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不是的,爸,这是我请来的玄门大师,他或许有办法能解决您的……"

    没等姚文思说完,姚市长的目光在萧辰身上转悠了一下,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胡闹!我跟你说过了,不要在外面随即结交什么狐朋狗友,快回家去!"

    姚市长丝毫没有再看萧辰一眼,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是一位玄门大师?

    开什么玩笑呢,他活了这么多年,阅历丰富,不是姚文思可比的。

    就是真正的玄门大师,他也曾经见过几位,每个都是仙风道骨般的人物,哪个会像眼前这个毛头小子一般?

    "爸,萧先生真的有大本事。"

    姚文思脸色有些焦急的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若是不愿意回家,就待在一旁看着,不要打扰我办公。"

    哪怕姚市长再疼爱这个宝贝女儿,此时他也没有心情陪她胡闹。

    眼前这个难题关乎着整个南山市的未来,他没有一丁点多余的时间去浪费了。

    姚市长说完就转身不再理会他们,又投入了和几位专家的谈论中。

    姚文思见此,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她有些歉意的望着萧辰说道:"萧先生,我父亲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被种植园的难题给弄的焦头烂额,所以说话可能有点冲,您千万别介意。"

    "无妨。"

    虽然萧辰心里也有些不爽,但是看在姚文思一片孝心上,他也就算了。

    此时,姚市长看着这群人吵了半天都没有结果,不禁暗自摇了摇头。

    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喊道:"姜大师来了!"

    "什么?是姜子期,姜大师嘛?"

    不少人听到这个名字尽皆脸色一怔,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只见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一位留着长须的老者,背负双手淡然走来。

    老者穿着一身白色长衫,有点类似民国时期的唐装,身后跟着一群弟子模样的年轻人,派头很大。

    姚市长听到姜大师来了,脸上也浮现一抹笑意,立刻上前客客气气的迎接道:"姜大师您总算来了。"

    这姜大师是西北有名的风水大师,虽然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不提倡搞那些牛鬼蛇神之类的。

    但他这也是被逼到没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而且这姜大师的名声很大,盛名之下无虚士,他也感觉这姜大师应该有两把刷子才对。

    "姚市长客气了。"

    姜大师微微颔首,脸上却带着一丝倨傲。

    不过姚市长现在也没功夫计较这么多,他笑着开口问道:"姜大师,我请您来,就问问您有没有办法解决这……"

    姜大师抬手打断道:"我来的路上已经观察过了,这里原因我已经找到了。"

    众人闻言都不由得对他投向探究的目光。

    "愿闻其详。"

    姚市长的姿态放的很低。

    姜大师拿出一块八卦罗盘,口中低声念叨着什么,不停在一小块儿地方来回渡步。他指着某个方向道:"姚市长你看,这个方向是东南,在二十四方位中又称为水葵位,按理来说这里是一条极好的风水宝地,极其适宜种植作物,但是今年又是戊戌年,会导致水形方位遭变更改为火煞位

    。"

    "水火不容的道理大家应该都明白,这里的原因就是水火相遇,导致作物生长周期紊乱。"

    听到姜子期这么一说,众人都一副了然的点了点头。

    "那敢问姜大师,这个困局有没有办法解决啊?"

    姚市长忍不住问道。

    "找到了原因根本,自然有办法解决,我只需要布下一个阴阳融合阵,使其水形渐小,火势渐灭,眼前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姜子期抚着长须徐徐道。

    "哈哈哈,那就拜托姜大师,如果能解决了这个问题,您可就是我们南山市所有人的大恩人啊!"

    姚市长激动的说道。

    不少人见姜子期讲的有理有据,脸上的胸有成竹之色,也不像是装出来的,都对其有了几分信服。

    "小事一桩,姚市长客气了。"

    姜子期笑吟吟的说道,不过眼中却带着一份得意之色。

    "胡说八道。"

    正当众人都在恭维着姜子期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

    众人立刻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萧辰脸色平静,被众人注视着,没有丝毫慌张。

    "小子,你刚刚说了什么?"

    姜子期身后的几名徒弟立刻皱着眉头,瞪着萧辰。

    "我说,他在胡说八道。"

    萧辰依旧脸色淡然道。

    这下,姜子期一众徒弟忍不住了,立刻上前想呵斥萧辰。

    但是被姜子期皱了皱眉头拦住了,他眼中也有些不悦之色,不过依旧皮笑肉不笑的望着萧辰道:"难不成小友是同道众人?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见解,不妨直言。"

    看到姜子期如此一副豁然大度的模样,不禁又赢得了众人都好感。

    堂堂风水大师面对小辈的质疑都能不胜其烦的询问原因,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在众人看来,姜子期这幅胸怀就配得上‘大师’两字。

    姚市长看到萧辰,不禁眉头微皱,这位姜大师可是他好不容易才请来,如今却被一个毛头小子当众质疑,这岂不是要坏了他的大事。

    他冷冷的对着萧辰身旁的姚文思说道:"文思,你带你这位朋友先出去吧。"他的语气冷淡,言外之意等于是下逐客令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