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市长,不妨让这位小友说说,玄门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和我们互相借鉴学习是分不开。"

    姜子期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笑着说道。

    姚市长见此也只能皱了皱眉头,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小友,我有哪里地方讲错了,你可以直说。"

    姜子期对着萧辰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你不是某个地方出错了,而是从头到尾都错了。"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萧辰这话等于是全盘否定了姜子期之前说的这一切。

    这对于一位风水大师来说,无疑是巨大的侮辱。

    哪怕姜子期的涵养再好,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身后的一群弟子更是怒上眉梢,恨不得上前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大言不惭?的小子。

    姜子期可是西北有名的风水大师,就是省级的干部想见他,都要提前预约,还得看姜子期愿不愿意。

    这样一位大人物,放低姿态去向萧辰‘讨教’,可是萧辰却毫不客气的否定了他所有东西。

    "这小子口气太大了,他是谁啊?"

    "会不会是某个大师的弟子,我看他一副淡然之色,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

    有人猜测道。

    "呵,就算他某个风水大师的弟子,他才二十出头,再厉害又能懂多少风水知识?"

    有人冷笑的摇了摇头道。

    姚市长在一旁脸色也不好看,他女儿不知从哪里带来的毛头小子,居然公然拆姜大师的台,这不是成心给他添乱嘛?

    他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姚文思,姚文思也感觉到了他父亲凌厉的目光,有些焦急的对着萧辰小声说道:"萧先生,你确定他说的都是错的嘛?这位姜大师可是来头不小啊。"

    "我从来不会说假话。"

    萧辰平静道。

    见到萧辰这幅略显傲慢的态度,姜大师强忍住心中的怒气问道:"敢问小友出自何门何派?师傅又是哪位风水大家?我或许有所耳闻。"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并非出自风水玄门一脉,我师傅隐居多年,你也不会听说过。"

    听到萧辰亲口说出自己不是玄门众人,众人脸上的诧异之色更甚。

    姚市长更是怒不可竭,要不是顾及到人多,他就当场发作叫警察把他赶出去了。

    姜大师脸色也沉了下来,冷声道:"你既然承认自己并非出自玄门,哪有何根据说我在胡说八道!我看你是成心找茬吧?"

    "或许你对风水学颇有建树,但是你今天的确是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萧辰缓缓道。

    "好一个狂妄的后辈!我姜子期十五岁便已经熟读《八宅明镜》、《撼龙经》、《阴阳书》、《青乌子》……

    如今学艺四十五载,替人点过龙穴、镇过阴宅、驱过鬼邪。

    虽然我算不上什么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但江湖上人敬我姜子期,尊称我一声‘大师’,你一个毛头小子竟敢如此羞辱我!"

    姜子期每句话都说的掷地有声,让人不禁心中对这位催催老矣的老者,心生敬畏。

    "老师,这位姜大师真的有几分本事嘛?我怎么听的像玄幻小说里的桥段一样?"

    一位生物科学院的学生,有些怀疑的质疑道。

    他身旁的老者摇了摇头道:"王致,虽然我们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这些牛鬼蛇神不屑一顾,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有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而这位姜大师也的的确确是有真本事的人。"

    听到老师居然都认可这位姜大师,那位叫王致的男子不禁眼中有些讶然。

    他这位老师可是最痛恨那些装神弄鬼的神棍,从未见他对某个玄门中人有如此高的评价。

    "老师,难不成您见过他出手?"

    王致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

    老者点了点头,反问道:"95年广都僵尸事件你记不记得?"王致笑了笑道:"当然知道,当时我还刚刚才考进生物科学院,这个大新闻可是引起了很大的舆论,就是学院内都有不少人十分好奇,想要亲自去广都看看是真是假,不过您一提起来,我还觉得有点奇怪

    了,当时这事闹的沸沸扬扬,后果就诡异的平息了,甚至我后来想查这篇新闻报道都找不到了。"

    "其实,这事真的,上头为了不引起社会恐慌,所以下令封锁了,任何新闻都禁止报道,很多资料都被销毁了,只有一份秘密档案被封存在国家档案室。"

    老者徐徐说道。

    "什么?这是真的?"

    王致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老者,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紧接着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政府派了大量特警想抓住这个僵尸,可是僵尸没抓住,还无辜添了十几条人命进去,上头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便秘密的召集了一批当时还在被批斗的‘牛鬼蛇神’宣传者,姜子期当时也在其中。"

    老者缓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具体的事我知道的不多,但是听说他和一群玄门大师一起布下天罗地网,拼着重伤才抓住了那只僵尸,然后又设下大阵引动阳火活活烧死它,这事才终于结束。"

    听着老师将这一段秘密往事缓缓道出,王致已经愣在当场,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彻底颠覆了。

    "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这世上太多未解之谜,科学解释不了,或许有别的方法可以解释,所以对于一切未知事物要保持一颗敬畏和探究之心。"

    老者说完,深深的望着姜子期,到了他这个年纪,已经看破太多东西。

    正如世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爱因斯坦,晚年一直都在研究玄学。

    这时,萧辰围在中间,面对众人的冷眼、嘲笑、质疑,依旧无动于衷。

    就连姚文思也有些动摇了,她只是见过萧辰诡异的让那群飞蚁自燃,也许萧辰只是用了什么小手段也说不定。

    一些魔术师就会利用一些化学品特性来表演出这种障眼法,让人感觉就像‘魔法’一般,也许萧辰之前所施展的小手段跟其类似呢?

    姚文思脸色有些复杂,心中已经隐隐后悔带萧辰来这里了。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告诉你,这里根本你所说的风水问题,所以我说你从头到尾都错了!"萧辰抬头直视着姜子期开口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