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

    姚市长终于忍不住了。

    "杨秘书,你去叫保安来,把这个小子给我轰出去!"

    姚市长脸色十分难看,对着一旁的杨秘书吩咐道。

    "爸。"

    姚文思脸色一紧,她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你不必替他说情了,是不是我平日里对你太过骄纵了,还不快滚回家去!"

    然而此时的姚市长已经是处于暴怒之中,根本不会再留什么情面。

    姚文思被夹在两边,脸色十分复杂。

    她望了望萧辰,有些欲言又止,半晌长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说不出话来。

    只见萧辰脸色平静的说道:"罢了,若不是看在姚小姐一片孝心的份上,我根本不会来,但是我走之前要让你们看看我的能耐!"

    萧辰双眼一凝,突然单手结印,四周的天地元气如同受到了吸引一般朝着他的掌心涌入。

    这股无形的天地元气在疯狂的涌动着,可是大多数普通人只感觉到莫名其妙起了一阵风。

    唯独姜子期看到这一幕,猛然瞪大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失声喊道:"掌中结阵!"

    只见此时,萧辰伸手轻轻往下一按。

    ‘咚!’

    一阵闷响突兀的传了出来,众人无不惊恐的发觉自己脚下的大地在微微颤动。

    谁都没有发现,一道亮光从地下飞射而出,被萧辰在身后的左手隐密的抓住了。

    一瞬间,所有在架子上萎靡不振的葡萄藤都瞬间恢复了活力一般,变的青翠欲滴。

    让更加诧异的一幕发生,众人尽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葡萄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出了一串串葡萄。

    这短短几分钟却如同过去了几个月一般,那一串串青葡萄飞快的变成了紫红色,让人看着就垂涎欲滴。

    "这些葡萄都成熟了!我没看错吧?"

    不少人都怔怔的望着这一幕,缓不过神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堪称神迹啊!

    姜子期已经被萧辰这一手神乎其神的手段给彻底震慑到了,他口中不停的喃喃道:"神迹啊,掌中结阵,这只是南派的那位大师才会的啊。"

    "师傅,什么是掌中结阵啊?"

    姜子期一众徒弟见他师傅一直神神叨叨的,心中满是疑惑。

    "我们玄门分南北两派,南派以玄空纳气三元九运为主,北派以八卦峦头二十四山向为主。"

    "南派大师多是术法高手,精通阵法、符箓、法器,北派主张‘借势’,借天地之势,引日月之气。"

    姜子期缓缓解释道。

    "切,不就是南派的嘛,师傅未免也太大惊小怪了。"

    一众徒弟见萧辰也不过二十出头,甚至比他们还小,居然能让姜子期如此震惊,眼中很是不服气。

    "你们见识太少了,刚刚那萧先生展现的是‘掌中结阵’,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南派的玄门人士就能使出的,这是玄门南派,德高望重的张岳云大师成名绝技!"

    "张岳云大师!"

    他们听到这个名字,脸上都满是错愕之色。

    张岳云可是玄门中鼎鼎大名的大师,在华夏玄门界中,属于泰山北斗般的人物。

    就是他们的师傅,姜子期的辈分都要低张岳云一辈。

    "这位萧先生居然能使出掌心结阵,极有可能是那位张岳云大师的亲传弟子啊!"

    姜子期眼中惊疑不定。

    姚市长听着姜子期的一番话,肠子都悔青了,这年纪轻轻的青年真的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玄门大师啊。

    "萧先生呢?"

    姚市长环顾四周,发现萧辰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女儿姚文思也随之不见了,他立刻把目光投向杨秘书。

    杨秘书有些讪讪的说道:"姚小姐和萧先生刚刚一起离开了。"

    "快派人把他们追回来,我要亲自跟萧先生道歉。"

    姚市长立刻吩咐道。

    ……

    此时,萧辰和姚文思已经走了出来,姚文思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对萧辰开口。

    她憋了半晌才说道:"谢谢您能出手,我替我父亲向您道个歉。"

    "不必了,举手之劳罢了。"

    萧辰淡然说完便上了车,这时杨秘书等人已经追了出来。

    没等他跑过来喊停萧辰,萧辰依旧开着车扬长而去。

    杨秘书见此有些懊悔的跺了跺脚,他走到姚文思身旁问道:"文思,你有没有这位萧先生的联系方式啊,市长说要亲自道歉,并感谢他对南山市做出的贡献。"

    姚文思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这位萧先生行事洒脱,只怕父亲已经错过了与其交好的机会了。"

    这样一位如同半仙般的人物,岂能轻易得罪的?何况他父亲的还的得罪的这么死。

    萧辰没有当场发作已经是十分留情面了,她父亲现在想临时弥补一下,只怕是不可能了。

    一家宾馆中。

    萧辰开了个房间,想在这里暂时歇息一下,之后再做打算。

    他从怀里拿出一块散发着淡绿色荧光的怪异石头。

    这快像‘荧光石’的一样的东西,便是导致种植园大批作物枯死的原因。

    这东西名叫‘寒晶’,一种制造法器的顶级材料,其形成的原因很神秘,至今还是众说纷纭。

    有人曾在海拔极高的雪原之上挖到过,有人在深山矿区意外挖到过。

    不过这种东西拿在手上只是略微感觉到一阵冰凉,跟普通石头触感没区别,略微显眼的就是其散发的淡绿色的荧光。

    大多数人不认识这个,会将其误认为宝石,或者普通的晶石。

    这东西放在以前对萧辰来说跟鸡肋一般,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修成了第四重术法,或许也该考虑一下打造一件趁手的法器。

    任何一位玄门大师都需要一件趁手的法器,无论是防身还是对敌都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萧辰暂时心里还没有什么计划,手头上的材料也不多,此事只能以后多留意一二了。

    萧辰刚刚把寒晶收了起来,门口就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萧辰十分警觉的抬头望去,眼中闪耀着光芒。

    瞬息,他眼中光芒泯灭,脸上却浮现一抹古怪之色。"怎么是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