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

    苗疆一处昏暗的小屋中,床榻上坐着一位满天白发的老者。

    老者双眼禁闭,头低垂着,如果不靠近看,还以为这老者已经死了。

    突然,老者猛然抬起头,双眼爆发出一抹精光。

    他眼中闪动着一丝惊疑不定,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是一个类似祭坛的地方,中间是一块块直径超过五米的原石,一层层的堆在中间。

    最上面,放着一个骷髅头制成的骨盒。

    老者一步步走上前,掀开了骨盒上面的头盖骨,只见里面躺着一只血红色的‘蚕虫’。

    这‘蚕虫’和萧辰手上那只样式十分像,唯一的区别就是,其通体呈现血红色,看起来有些诡异。

    蚕虫仿佛有感觉一般,立刻直立起了身体,朝着某个方向发出了一声声尖锐的嘶叫。

    老者见此,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冷笑,口中喃喃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盗走我乞楼部的新蛊灵!"

    话音刚落,只见老者的身形猛然一动,一道道残影在原地留下,转瞬间他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

    与此同时。

    萧辰和姜子期正打量着那两个朝着七铃草走去的一老一少。

    突然他怀中有什么异动,萧辰皱着眉头拿出了那个装着小白的木盒。

    木盒一拿出来,顿时从里面传出一阵阵尖锐的嘶叫。

    这声音不大,如果不仔细听,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某种蝉鸣。

    但是正准备去摘七铃草的老者突然身形一僵,猛然回头望向了萧辰所在的地方。

    "萧先生,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

    姜子期脸色微紧,他并不善于战斗,一对一近身肉搏的话,他可能还不如一个普通保镖。

    "无妨。"

    萧辰没有多想,将木盒收了起来,径直走了出来,朝着他们走去。

    姜子期见此,脸色犹豫了片刻,也跟了上去。

    一老一少看到萧辰两人,立刻脸色微变,警惕的看着萧辰两人。

    "阿叔,看他们的穿着,他们好像不是苗疆人。"

    身后的女子小声说道。

    "不要掉以轻心,这两人不像普通人。"

    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苗疆腹地的人,用脚趾头想都明白,不是普通人。

    "在下蒋广济,这位是我侄女蒋佳妍,不知两位是?"

    两伙人沉默了片刻,中年男子率先开口道。

    虽然他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但是眼中的警惕之色却丝毫没有减少。

    这里已经算是苗疆腹地了,而且附近还有一个苗疆部落,现在这时候动手的话,实属不智。

    他需要先搞清楚萧辰两人的目的,再做打算,能不惊动此处的苗疆部落族人,那便是最好。

    "我是姜子期,这位是萧辰,萧先生,不知道两位来这里,难道也是为了这七铃草嘛?"

    姜子期皱着眉头开口道。

    他刚说完,只见蒋广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重新打量起了姜子期。

    姜子期可是西北有名的玄门大师,而且已经成名多年,他也素有耳闻。

    至于萧辰这个名字,他没怎么听说过,不过看起来年纪轻轻,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他看姜子期的意思,显然他们也是为了这七铃草所来。蒋广济脸上有些阴晴不定,他有些不舍的望了一眼那七铃草道:"姜大师,萧先生,我们也是为了这七铃草所来,而且此物对我们有大用,还望两位能忍痛割爱,我港岛蒋家愿意给两位一人一亿的补偿。

    "

    蒋佳妍闻言,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她有些不解的小声问道:"阿叔,我们直接拿了这七铃草走人不就好了嘛,难不成他们还能是您的对手不成?"

    她可是深知自己这位阿叔的实力,曾经一位化劲武者想调戏她,被她阿叔给一章毙杀了。

    这世上,除了传闻的极境宗师,只怕没人是她阿叔的对手了吧。

    姜子期听到港岛蒋家的名头,也是眉头微皱,显然知道这个家族。

    一个亿虽然不少,但是对于七铃草这种极其罕见的神药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也许是发现了姜子期有些不满的表情,蒋广济再次开口,加大了筹码道:"我可以给您留下一颗七铃草果实,另外再额外加一个亿!希望您能成全,我们港岛蒋家自然感激不尽。"

    蒋广济这条件完全就是额外和姜子期谈的,根本没有理会萧辰分毫,在他看来,萧辰大概率是护送姜子期进来的人罢了,算不得什么,没资格跟他蒋家谈条件。

    姜子期闻言有些心动了,一颗七铃草果实加两个亿,这趟他来的非常值。

    不过他身边的萧辰还没有说话呢,他正准备询问萧辰的意思时。

    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传了进来。

    "一群不知死活的人,居然敢偷闯进我苗疆腹地。"

    此言一出,所有人尽皆脸色一变。

    尤其了蒋广济立刻摆出了防御架势,警惕的望着四周。

    只见山林的黑暗中,走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打量着萧辰等人。

    老者的速度不快,每一步都仿佛都一秒多钟才会踏出,但是他刚踏出一步,蒋广济脸色就猛然一变。

    这一步的距离,足足有十米远!

    "缩地成寸!"

    姜子期看到这一幕,也失声喊道。

    这种武技秘术早就在华夏失传了,而且这是一种顶级功法,想施展出来,需要强大的实力做保障。

    如今他们竟亲眼看到了一位能施展缩地成寸的老者,可想而知,这老者的实力有多恐怖。

    老者的目光逐一扫过众人开口说道:"还真是‘意外之喜’,本以为只会遇到那位盗走蛊灵的人,没想到来了一窝,你们中是谁盗了我乞楼部的蛊灵?"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本听不懂老者说的是什么。

    唯独萧辰目光闪烁,眼中却猛然闪过一丝……欣喜!

    一旁的姜子期从老者的话中,得到了一个信息,这老者应该是苗疆十二大部,乞楼部的长老。

    "算了,等我杀了你们,再慢慢搜吧。"

    老者又紧接着摇了摇,似乎感觉有些无趣。

    "在下港岛蒋家,蒋广济,我们无疑冒犯先生和您的族人,只是来此寻药,还望先生能高抬贵手。"

    蒋广济稳定了心神,立刻开口说道。

    "港岛蒋家?"老者似乎想了一会儿,随即摇了摇头道:"或许是我太久没出山了,没听见这个名字,不过你就算有神仙当靠山,今天也得死,这苗疆腹地禁止外族人涉足,违者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