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期脸色也是一阵剧变,这老者的实力深不可测,他根本看不透,甚至他能隐隐感觉这老者的实力已经突破了武道极境的水平!

    蒋广济见老者都这样说了,显然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了。

    之前老者那一招缩地成寸的招式他们已经见识过去了,显然逃是逃不掉的,不如拼死一搏。

    这么多人在这,好歹也有一丝机会。

    蒋广济脸上闪过一丝厉色,猛然大喝了一声。

    随着这声大喝,一阵阵无形气劲以他为中心荡漾而开。

    他身后的蒋佳妍能感觉到一阵阵威压逼的她快透不过气,这让她连忙后退了十几步,目光灼灼的望着蒋广济。

    蒋广济毫无保留的爆发出化劲巅峰的实力,他距离极境也只不过一步之遥。

    在如今这极境不出山的华夏,化劲巅峰无疑是超级强者了。

    姜子期见此心中也多了一份底气,他虽然不擅长争斗,但他这几十年所学,也不全是鸡肋。

    他立刻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八卦罗盘,只见他咬破了手指,用沾血的手指在罗盘中间的八卦镜上一擦。

    顿时,整个罗盘亮起了一阵微光,而罗盘中间的八卦竟诡异的自转了起来。

    顿时,四周无风自起,刮起了一阵寒彻骨髓的怪风,随着罗盘转动的越快,这怪风也愈发大了起来。

    只见一道道无形风索从四面八方窜出,目标直指中间的老者。

    老者低头看来一天缠绕在自己四肢的风索,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道:"玄门术法?我倒是很久没见过玄门中人。"

    姜子期冷哼一声道:"那今天我便你知道,我玄门中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是嘛?我七年前杀的那个什么自号‘大师’的人,也是如此这么跟我说的。"

    老者冷笑了一声。

    姜子期闻言全浑身一震,瞪大了眼睛仿佛想到了什么。

    "七年前……七年前西北吴家的吴鸿博大师就是失踪在苗疆的,难不成是你杀的?!"

    "吴鸿博…好像就是这个名字吧。"

    老者悠悠说道。

    老者的这番话让姜子期脸色大变,眼中隐隐出现一丝惊惧。

    七年前,西北吴家正值巅峰,族内玄门高手比比皆是,其中吴鸿博,吴大师是吴家当时最厉害的一人,被尊称为西北第一人!

    他曾经有幸与其见上一面,对吴鸿博的实力和玄门风水术法的理解,也是佩服不已。

    这样的强者当年突然失踪,虽然也引起了不少震动,但是最后也只是不了了之。

    如今听眼前这老者一副轻描淡写的说出,吴大师是死在他手里,这岂能不让他心神俱震!

    "姜大师,不要听他鬼话连篇,你在扰乱你的注意力!"

    蒋广济见姜子期脸色大变,立刻开口提醒道。

    他对战经验丰富,根本不会因为对手的任何言语而胆怯。

    "呵呵。"

    老者突兀的笑了笑,只见他被风索束缚的右手猛然一握。

    "砰砰砰!"

    一连串的空气爆裂声传来,他身上的风索尽数断开。

    "不好!"

    蒋广济眼睛一凝,立刻出手一拳打了过去。

    这一拳打出,发出了一道音爆声,拳头未至,拳风以到。

    老者的衣服也被微微吹动了起来,他脸色淡然的看着朝他冲来的蒋广济,只是随意伸出手,一掌拍出。

    这一掌出手的速度极快,仿佛着万钧之力,转瞬间就来到了蒋广济的面前。

    他感受到这一掌蕴含的巨大威力,脸色微变,不敢硬抗,只好临时变招,收回拳头,双手架在胸前。

    "咔嚓!"

    这一掌拍在他的双臂上,一道清晰的骨裂声传来。

    而蒋广济也顿时倒飞了出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漂出七八米撞到了一颗大树上。

    "噗!"

    蒋广济立刻吐了一口气,脸色有些萎靡,显然这一击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阿叔!"

    蒋佳妍脸色一紧,立刻跑上前扶住他。

    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重伤的蒋广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到底有多强?连阿叔都挡不住他一招!’

    她虽然不懂武道的实力层次,但是在港岛,蒋广济的地位可是十分崇高的,无论是那些百年武术世家的家主,还是各流门派的高手,看到蒋广济都带着敬畏之色。

    而这时,姜子期也迅速调整好了,一条条风索再次窜出,数量比之前还要多。

    可是老者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一股浑厚无比的真气破体而出,化为了一条巨蟒,一个甩尾将这些风索尽数击溃。

    而后又余威不减的蹿向姜子期,姜子期脸色一变,他低头望了一眼手中的八卦罗盘,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随即就咬了咬牙,心中下了个决定。

    只见他抛出八卦罗盘,巨蟒一口咬住了八卦罗盘。

    仅仅瞬息间,罗盘猛然爆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轰’的一声炸裂开了。

    这道爆炸也将那条真气凝实而成的巨蟒一起吞没了。

    老者也是眼睛一凝,闷哼了一声,随即脸上满是恼怒之色。

    这真气可是武者一天天日积月累吐纳天地元气转化而成的,虽然可以再生,但是一下子失去了这么多真气,会耗费他大量时间重修。

    "真是找死!"

    老者眼中愈发恼怒了,在他看来,自己仿佛就像是被一群临死反扑的兔子给狠狠咬了一口,虽然不算什么,但是恶心到他了。

    这时,蒋广济、蒋佳妍、姜子期都是脸色一白,他们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居然都无法伤到老者的根本,看来他们今天注定死在这里。

    蒋广济望着蒋佳妍,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他勉强站起来对着一旁的萧辰说道:"萧先生,我请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把佳妍带出去,只要她能安然回去,港岛蒋家会拿出一笔令你满意的报酬给你。"

    既然萧辰能来这里,想来也是武者,虽然萧辰还没有出手,但是在他看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出不出手都无法改变战局。

    他说完就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粉红色丹药,这丹药带着一丝丝腥臭味。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仰头服下了丹药,顿时,他脸上的血色立刻恢复了,身上的气息比之前还要强上三分!隐隐要突破极境门槛了。

    "阿叔!"

    蒋佳妍有些悲戚的喊道。

    "你们快逃吧,我只能拖住他一小会儿,快逃!"

    蒋广济说完就准备再次冲上去。而让所有人愣住的一幕发生了,萧辰比蒋广济更快一步走上前,望着老者说道:"一个半步神境罢了,我以为有多厉害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