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佳妍美目也在萧辰身上不停的打量着,这个青年未免太厉害,随随便便就干掉了让蒋广济准备拼死的敌人。

    "敢问阁下是南海萧大师嘛?"

    蒋广济犹豫了片刻开口问道。

    萧辰瞥了他一眼道:"你听说过我?"

    听到萧辰这么说,蒋广济脸色肃然起来,恭敬的躬身道:"原来您就是萧大师,恕我们之前眼拙,不识真人在此,还望请勿怪罪。"

    姜子期听到这个名字,也是一怔,立刻也反应了过来,十分恭敬的开口道:"您就是萧大师!姜某今日能得见大师出手,实乃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看到蒋广济和姜子期同时把姿态放的这么低,蒋佳妍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们。

    ‘这个年轻人好像身上藏着不少秘密啊。’

    萧辰自顾自的走上前摘下了那颗七铃草,蒋广济见此几欲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这七铃草对我也有大用,你们一个拿走一颗果实,就当此行收获了,这样分配你们没意见吧?"

    萧辰斜瞅了两人一眼。

    两人闻言,不禁对视了一眼,心中有些苦笑。

    且不说如果没有萧辰,他们命都没了,再者萧辰实力这么强,他的建议谁敢反驳不是找死嘛?

    能分到一颗总比啥也得不到强。

    "我们没意见。"

    两人同时笑着点头道。

    萧辰摘下两颗果实丢给了两人,将剩下的七铃草收了起来。

    "我还有点事,要不你们先走吧?"

    萧辰说道。

    虽然众人不知道萧辰想要干嘛,但有些事还是不要多问比较好。

    几人心事重重的离开了,直到他们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萧辰走到了老者身旁,开始搜刮起战利品。

    苗疆的传闻神秘、久远,单单这老者无声无息给他下的摄魂咒就令人防不胜防。

    萧辰对此也十分眼馋,这些巫法如果他能学会,对自己日后行走江湖也是个很大的帮助。

    半晌,他从老者身上搜出了一本兽皮制成的书,看起来年代颇为久远了,但令萧辰无语的是,这上面的文字是苗文,他根本不认识,看来他还得找个翻译才行。

    ……

    姜子期和蒋广济等人离开后,两人并没有过多交流,而是很快分道扬镳各回各家了。

    蒋广济看着手中这颗七铃草,心中有些感慨。

    "阿叔,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我看你们这么害怕他?而且这一颗七铃草果实够用嘛?万一不够怎么办?"

    蒋佳妍一股脑儿将憋了半个小时的话全说了出来。

    "南海萧大师,不是我们吴家能惹得起的,他愿意分一颗给我们,已经算是大发善心了,我若不领情还想得寸进尺,只怕他会当场翻脸不认人杀了我们。"

    蒋广济叹了口气摇摇头道。

    与此同时,姜子期已经走出了密林,他深深望了一眼身后某处,慢慢陷入了沉思。。

    ‘这老者就是当年杀了吴鸿博的凶手,如今被萧先生斩杀了,吴家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姜子期沉思了片刻,立刻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

    南山市。

    一家三星级的米其林餐厅。

    萧辰望着面前的姚文思问道:"你在苗疆长大,应该会苗文吧?"

    "对,苗文是当地不少人的母语,我小时候也学了点。"

    姚文思点头道。

    "那你给我翻译一本书行不行?上面全是苗文。"

    "可以啊,但是我的苗文并不算特别好,我可以找当地一位研究苗文的教授帮你翻译。"

    姚文思建议道。

    "不不不,这本书很重要,不能给任何人看,你只需要大概翻译出意思就行,有点误差也无所谓。"

    萧辰立刻摇头道。

    听到萧辰这么说,姚文思不禁心中有些小开心。

    这么重要的一本书,萧辰放心给她看,说明萧辰还是很看重她的。

    一时间,姚文思心思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喂?"

    萧辰开口打断了她的愣神。

    姚文思这才缓过神来,脸色有些微红。

    "东西在我车里,一会儿我给你带回去,记住,不能给任何人知道。"

    萧辰再三嘱咐道。

    他选着姚文思来替她翻译也是有愿意的,首先姚文思只是普通人,就算给她看了这本书,她也看不懂,不知道是什么。

    其次,他杀的那位老者一定是乞楼部的重要人物,这本书是他贴身携带的,如果被有心人发现,只怕他会有一些小麻烦。

    要说正面对敌,萧辰根本不会畏惧什么,只是苗疆巫法太过诡异,不知不觉就能让你中了招,他不得不谨慎一点。

    正当两人聊着的时候,突然走进来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他环顾了一眼大厅,目光停留在了姚文思身上。

    当他看到姚文思和另一位男子聊的挺开心的样子,眼神不自觉充满了阴霾。

    他大步走了过来,换上了一副笑脸说道:"文思,你在这呢,我可是打了你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

    "吴元驹,你怎么找到我的?"

    姚文思看到来人,脸上有些诧异,眼中则有一丝厌恶之色,但是被其隐藏的很好。

    "这南山市不大,凭我吴元驹的本事,想找一个人还不是轻轻松松。"

    吴元驹不在意的笑了笑。

    他说完仿佛自来熟般坐在了姚文思身旁,姚文思则眉头微皱往一旁挪了挪位子。

    吴元驹这才正眼打量起萧辰,片刻笑着开口道:"我是西北吴家的吴元驹,你是?"

    萧辰瞥了他一眼,丝毫没有打算回答道意思。

    这让吴元驹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恼怒,他可是西北吴家的人,走到哪都风光无限。

    姚文思是市长的女儿,对他爱答不理,他能容忍。

    但是眼前这个臭小子居然也对他爱答不理,这让他心里隐隐有些不爽了。

    "这位是萧先生。"

    姚文思可是深知这吴元驹的性子,立刻想开口打圆场道。

    "哦?萧先生?我看他不是本地人吧,否则本地人听到我西北吴家的名字,不会如此无动于衷。"

    吴元驹冷眼打量着萧辰问道。

    西北吴家是这里最大的世家,其势力之大,几乎覆盖了大半个西北,除了苗疆老林他们不涉足。

    在这西北各大县市,他们吴家说句话,比省长还管用。

    "不错,萧先生的确是外省来的。"

    姚文思点头道。

    "那就对了,看来这位‘萧先生’还是在西北待的不够久,否则就应该明白在这西北,我吴家的人可不是能轻易得罪的。"

    吴元驹话中已经隐隐带了一丝威胁之意了。但是萧辰只是冷淡的望了他一眼道:"西北吴家算个什么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