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一旁的姚文思脸色一变,哪怕她讨厌吴元驹,但是她也得做下样子,不好太过分。

    因为吴元驹是西北吴家的子弟,单单这层身份就是他爸爸也得重视一二。

    只有从小在西北长大的人,才明白西北吴家的影响力有多大,其势力之大有多厉害。

    吴元驹脸色彻底沉了下来,眯着眼睛盯着萧辰一字一句的说道:"小子,你说什么?信不信活腻歪了?"

    气氛一下子变的剑拔弩张起来,吴元驹显然已经处在暴怒之中。

    只见萧辰神色自若的说道:"我平生最讨厌的一件事,就是别人威胁我,何况你还没那个资本。"

    话音刚落,萧辰轻飘飘一手挥出去。

    只见吴元驹仿佛如遭重击般,瞬间倒飞出去七八米,直接撞在钢化玻璃门上晕了过去。

    一时间,四周顾客都吓懵了,有些畏惧的看着端坐在那的年轻人。

    店员更是直接打电话报警了,没有人敢上前说话,生怕自己遭受跟吴元驹一般的遭遇。

    萧辰皱了皱眉头,显然自己还控制好力度,事情有些闹大了。

    "萧先生,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姚文思起身建议道。

    如果警察来了,这事就麻烦了,还是先避避风头,她再来处理善后的事。

    萧辰点了点头,与其一起走了出去。

    片刻,萧辰在车上拿出那本兽皮制成的古籍递给了姚文思道:"就是这本书,麻烦你替我翻译出来。"

    姚文思有些诧异的打量了一眼这造型奇特的兽皮书,点头道:"萧先生客气了,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直到萧辰上了车,姚文思回头看了一眼还处于昏迷的吴元驹,有些忧心的说道:"萧先生,吴元驹心胸狭窄,为人睚眦必报,而且他还是吴元驹直系子弟,我建议您这段时间还是避避风头。"

    姚文思的话说的很委婉,但是意思很明了,她也忌惮吴家的势力。

    哪怕萧辰之前展现过了那神乎其神的手段,但她也认为萧辰能有与之对抗的实力。

    萧辰没有多说,脸色淡然的开车离开了。

    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萧辰回到了临时的酒店。

    他刚走上二楼,准备回房时,突然看到自己房间门口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正是姜子期,另一位则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男子留着一撮山羊胡,看起来有些不怒自威的模样,显然是常年深处高位所致。

    萧辰刚一上楼,便被姜子期看到了,他立刻堆着笑容上前道:"萧先生,贸然来访,还望勿怪。"

    "您就是萧先生?"

    他身旁的那位中年男子,似乎有所准备,但是看到真人,依旧还是吃惊的合不拢嘴。

    萧辰太年轻了,看上去就二十岁左右,这么一位年纪轻轻的小子,真有那么厉害吗?

    男子眼中带着丝惊奇打量着萧辰。

    "这位是西北吴家家主,吴中山,他听闻您亲自手刃了杀害吴鸿博大师的凶手,特地前来感谢的。"

    姜子期在一旁解释道。

    "嗯。"

    萧辰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虽然萧辰一幅倨傲的模样,但是吴中山脸上并没有表现丝毫不满,毕竟他已经听姜子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眼前这个青年,是一位不输他吴家当年最耀眼的天才吴鸿博的人。

    这种人物自然只能交好,不能得罪,特别是这些年来,吴家除了吴鸿博外,再没有出过一位比肩他的后辈。

    所以交好一些其他的高手,是稳固吴家在西北地位的重要手段。

    "进来坐吧。"

    萧辰开了门,将两人邀了进来。

    两人陆续落座,寒暄一番后,吴中山便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道:"萧先生,恕我冒昧,您当时有没有在那位老者手上找到什么东西?"

    "我的确得到了一些东西,就是不知你说的是何物?"

    萧辰毫不掩饰的问道。

    听到萧辰这话,吴中山心中一阵火热,立刻问道:"一件类似葫芦状的法器。"

    萧辰摇了摇头道:"没有。"

    吴中山心里有些狐疑的看了看萧辰,见他似乎不像说谎的样子,眼中有些失望。

    但是随即他便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只是抱着侥幸心理问下,因为这法器是我吴家的一件秘宝,传承了有两百多年了,如果萧先生没得到那就算了。"

    "也许这东西他并没有带在身上吧。"

    萧辰猜测道。

    除非自身能用上,或者极其珍贵,否则一般人得到战利品也不会全带在身上。

    吴中山闻言,也叹了口气道:"就算这法器在他老巢,我们也没那个实力去抢回来。"

    苗疆山区处处杀机四伏,十二个大部个个都有高手坐镇,连他们吴家当年最厉害的吴鸿博都死在其中一位长老手中,他们又有什么能力去拿回这件祖传法器。

    吴中山不再多想,他拿出一个礼盒递给了萧辰说道:"您为我吴家人报了仇,我吴家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这点薄礼还请收下。"

    萧辰倒也不扭捏,直接当面打开礼盒一看,顿时瞳孔一缩。

    这礼盒里放着两株八百年的白参,看起成色显然属于佳品。

    萧辰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吴先生倒是客气了,出手就是两株八百年的白参,倒是让萧某受宠若惊了。"

    一旁姜子期笑吟吟的解释道:"西北资源丰富,盛产皮毛药材,这八百年的老药在外面可谓是天价,但是在西北算不得什么,而且以吴家在西北地位,什么灵药都能弄到手。"

    吴中山闻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西北盛产药材,他吴家几乎掌控了西北向外药材贸易份额的百分之八十,再珍稀的灵药,他们都能弄到手。

    萧辰见此,倒是心头一动,虽然他在中海和各大国际巨头达成了交易,让他们替自己收集炼虚丹的大部分药材。

    可是有一小部分极度罕见的灵药,比如万色花等药材,萧辰估计他们不一定能收集到。

    而吴家扎根西北多年,说不定家族内收藏了不少外界罕见的灵药。想到这,萧辰笑着开口道:"吴先生,不如你我之间做笔生意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