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家。

    吴元驹被人送回来了,他脸上留了一大块淤青,是因为脸撞在了门上所致,看起来很是狼狈。

    一众下人有些害怕的看着暴怒的吴元驹,一个个闭口不言,不敢说话。

    "你们有没有查到那小子在哪儿?我要亲自活剥了他!"

    吴元驹气的脸都绿了,愤怒的咆哮着。

    他长这么大,还从未吃过如此大亏,而且他还是在西北,他吴家的地盘上被人打了。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少爷,我们已经派人出查了,相信很快就能抓到他了。"

    一位男子有些怯生生的回答道。

    "少爷,今天家主请来一位贵客来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吴元驹闻言,愣一下问道:"贵客?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只听见家主喊他为‘萧先生’,看起来那人身份挺不一般的。"

    男子回答道。

    这西北有名的大人物他多少也见过,但是从未听过萧姓的大人物。

    吴元驹皱了皱眉头没有多想,便转身往大厅赶去。

    如果连家主都要客客气气对待的人,那来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他也得去想办法结交一二,为日后自己的前程铺路。

    大厅中。

    萧辰淡然坐在那,身旁的侍女奉上了一杯香茶,便离开了。

    吴中山则按照萧辰给的清单去准备药材了,只有萧辰一个人坐在那。

    吴元驹刚走进大厅,正准备笑着开口,当看到萧辰时,突然脸色一僵。

    "你怎么在这?"

    他派了那么多人出去就为了找萧辰报仇,没想到萧辰居然送上门来了?

    他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了起来道:"哈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说吧,你的靠山是谁?是不是家主今天请来的那位客人,是你的靠山?"

    萧辰回头冷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没有记住教训?还要我再出手一次嘛?"

    见萧辰这幅嚣张的模样,吴元驹简直要气炸了。

    何况这里还是他家,自己的仇人跑上门,对他一脸不屑一顾的说话,这让他像火药桶一下,瞬间被点燃了。

    "小子!你真是找死!别以为你背后的那位靠山今天能保住你!"

    吴元驹眼中闪动着杀机。

    纵然萧辰和家主请来的那位客人有莫大的关系,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惹到他。

    只要他把萧辰当日的话重述一遍,只怕家主都会勃然大怒,他那位靠山也保不住他吧。

    "来人!把护卫全叫来!"

    吴元驹立刻大声吩咐道。

    门外的护卫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吴元驹已经下命令了,他们自然也就照做。

    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十几位护卫都纷纷涌了进来,等候着吴元驹的命令。

    "把这个小子给我抓起来!先打断他两条腿!"

    话音刚落,几位护卫脸色一怔,他们可是亲眼见到家主笑吟吟的将萧辰接进来的。

    现在吴元驹要对萧辰动手,他们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执行。

    "少爷,您确定嘛?他可是……"

    一位护卫刚准备说话,就被吴元驹一巴掌抽了过去打断道:"老子说话你们听不见嘛?"

    这一巴掌把那人抽懵了,其他人见此也是心里一横。

    反正他们只是听命行事,就算家主回来了怪罪不到他们。

    一时间,众多护卫立刻将萧辰围住了。

    萧辰依旧端坐在那,神色自若的喝着茶。

    "呵呵,死到临头还这么淡定?等一会儿,我就让你跪在地上哭爹喊娘。"

    吴元驹眼中满是嘲弄之色。

    如今萧辰依旧是插翅难逃了,这十几位护卫每个都是内劲武者,放在外面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十几个一起出手,就算是化劲武者也难以应付过来,而且还是在这么狭小的空间中。

    "你是真不怕死啊,本想放你一马,可你非要作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萧辰抿了一口茶,不急不缓的放下了茶杯,然后站了起来。

    萧?辰一起身,众人立刻就感觉到了一阵无形的压力,他们当即对视了一眼,十分有默契的同时出手,准备攻上来。

    "哼,牙尖嘴利。"

    吴元驹不屑的摇了摇,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萧辰被打成猪头的凄惨模样了。

    对于这种敢得罪他的人,他可不会让其轻易死掉,不折磨个三天三夜他是难泄心头之恨的。

    就当他心中这般想着时,突然一个护卫倒飞了出来,直接将他撞出了门外。

    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十几位训练有素的护卫全都被萧辰放倒了,一个个都躺在地上惨叫着。

    吴元驹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护卫,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他当即大吼道:"快去把偏房的几位客卿叫来!让他们来联手绞杀此僚!"

    吴元驹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连十几位内劲武者都不是萧辰的一合之力,这时候只能请他们吴家的几位客卿高手出手了。

    "出什么事了?"

    这时,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七八位提着箱子的随从走了过来。

    为首的一人正是吴中山,他看到自家的一众护卫尽皆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到处充斥着惨叫、呻吟,一时间又惊又怒,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有外敌入侵不成?可这偌大的西北,谁敢强闯他吴家,不就是自寻死路嘛?

    吴元驹看到了吴中山,当即脸色一喜,连滚带爬的跑过去,指着大厅说道:"家主,里面那人不仅打伤了我,还打伤了我们吴家十几位护卫,他这是赤裸裸的蔑视我们吴家在西北的威严啊。"

    这时,萧辰弹了弹衣袖,背负双手淡然走了出来。

    吴中山见此有些发愣,显然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自家的一位后辈想对萧大师动手?’

    一时间,吴中山如遭雷击般呆在当场。吴元驹看到萧辰,脸上闪过一丝怨毒之色,立刻对着吴中山诉苦道:"家主,就是这小子,他之前还口出狂言,不把我们吴家放在眼里,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几位客卿来了,再加上您,一定能镇杀这不知天

    高地厚的小子!"

    吴中山听着脚下的吴元驹喋喋不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萧辰可是名震华夏的南海萧大师啊,连武道盛会的各方势力都被其压的低头俯首,他们吴家在萧辰眼里还真算不上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