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家。

    姚文思一脸错愕的读者眼前的兽皮书,她虽然不懂这是什么,但也不傻,何况她能大概看懂这上面的内容。

    这是一本介绍苗疆山脉上千年传承的‘杂记’,包含了人文地理、巫法传承、蛊灵起源。

    简直就是一本苗疆的百科全书,这书如果拿出去绝对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虽然已经改革开放几十年了,但是苗疆山脉一直是西北的禁区,苗疆人对生人抱有很大的敌意,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进去苗疆山脉。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苗疆地区对于外人来说是个迷,没人知道他们的历史传承,在民族文化这块几乎是空白。

    政府为了团结少数民族,也不愿意多插手这块儿,所以设立了自治区。

    整个西北除了边境这一块的城市,其他地方都是零治安管理,对于他们的包容度也十分大,所以也无形助长了他们的气焰,造成外人愈发难以深入了解他们。

    可是萧辰给她的这本书就不一样了,几乎能将苗疆这块文化空白填补上百分之八十。

    不过这东西毕竟是萧辰的,他也多次嘱咐不要传出去,自己也不好替他做这个决定。

    姚文思一页页的翻着,突然停了下来,她怔怔的望着眼前这幅插画。

    这是一只模样狰狞的火蛇,或者称之为巨蟒,不过这巨蟒身上有着特殊的花纹,口中喷着火,就如同妖怪一般。

    不过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没人会认为电视剧里的妖怪是真的。

    她望着这插画,盯着这巨蟒的双眼,眼神一时呆滞了,仿佛陷了进去。

    "文思!下来吃饭了。"

    楼下的保姆突然喊道。

    瞬息,姚文思反应了过来,她抬头看了看钟,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

    姚文思有些愕然的重新确认了一遍,她大概是十点左右开始翻开这本书的,刚刚自己不知怎么愣神了,就过去了一个小时?

    她有些古怪的扫了一眼那插画喃喃道:"应该是我太累了吧。"

    ……

    一间湖畔小屋。

    一旁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清水湖,湖面上还依稀有几只白鹤飞过。

    靠着这清水湖,建了一间规模不大,但是颇具古色古香的小屋。

    一辆轿车停下,萧辰和吴中山下了车,虽然这一块放眼望去有些复古的意境,但是不远处就是现代化的房屋建筑。

    "我们走过去吧。"

    吴中山开口道。

    两人一起走了过去,顺着修筑好的水上木板路走了过去。

    他们刚拐过一个屋角,眼前就是一块偌大的木板站台,全都建在水面上。

    大概四五个人围着一个桌子坐下,桌子上煮着一壶袅袅青烟的茶。

    "吴先生来了。"

    一位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起身笑着打招呼道。

    其他几人也微微颔首,显然他们关系算不上多好。

    "唐先生,别来无恙啊。"

    吴中山开口道。

    唐姓男子扫了一眼吴中山身旁的男子,微微皱眉道:"吴先生,你为何带了一位后辈来?"

    "唐先生误会了,我介绍一下,这是萧先生,南海萧大师。"

    吴中山郑重的介绍道。

    众人闻言尽皆脸色一怔,重新打量起了萧辰。

    一位看起来三十多岁,但是头上却有着丝丝白发的美妇人望着萧辰道:"虽然我对南海萧大师也素有耳闻,但是不会如此年轻吧,他看起来才二十出头。"

    "不错,吴中山,你该不会是随便带了位后辈来,哄骗我等吧?"

    一旁一位大汉毫不客气的怀疑道。

    "在我看来那位萧大师虽然被众人传的那么年轻,但怎么着也得三四十岁了吧。"

    就算是四十多岁突破到了化劲,在别人都看来都是十分年轻的。

    要知道武道境界每一层的进阶都难如上青天,不知道熬死了多少人,有的人白发苍苍了,还困在内劲不得寸进都十分正常。

    所以众人都传言萧大师十分年轻,但起码也得是三四十岁,三四十岁能成为极境宗师,也是十分‘年轻’了。

    唐先生则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眼萧辰,见他被众人质疑,却依旧处若不惊,神色自若,眼中略微闪过一丝异色。

    吴中山见此,脸色有些不悦的开口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堂堂西北吴家家主会骗你们?"

    "呵呵,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当年若那吴鸿博没失踪,你们西北吴家确实风光无限,但是现在嘛?你的实力也强不了我多少。"

    大汉不屑的冷笑道。

    听到他这话,吴中山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这已经是在变相戳他们吴家的痛楚来羞辱他了。

    "刘德夫,你别以为我吴中山怕了你!"

    吴中山眼中闪烁着杀机道。

    "哼,那咋们较量一下?反正老子孤家寡人一下,还真不怕你‘西北吴家’。"

    刘德夫满脸嘲弄着说道。

    眼看,气氛顿时变的十分紧张起来,美妇人立刻笑吟吟的打圆场道:"都是认识十几年了,好不容易见面一次,何必搞的这么僵?何况这里可是唐先生的地盘,你们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吧?"

    美妇人的话说的很巧妙,立刻化解了僵持的气氛。

    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冷着脸坐下了。

    "萧先生,虽说您名头不小,但是毕竟我们都只闻其名,没见过其人,想加入我们这聚会,你得展现一下你的实力,得到大家都认可才可以。"

    唐先生目光闪动的望着萧辰说道。

    其他人闻言也顿时将目光都聚集在了萧辰身上。

    萧辰这一年来的名气太大了,几乎整个华夏都能听说过南海萧大师的事迹。

    越是传的人越多,不免将事实夸大了几分,他们自然也想亲眼见识下这位‘萧大师’到底有多厉害。

    只见萧辰淡然道:"我为何要听你的话,就非得出手?"

    如果不是吴中山说带他来,有机会得到一件心仪的法器,他还懒得来呢。

    没想到到了这,还被一群人质疑自己的实力。

    唐姓男子让他出手,他就出手,岂不是太不把他萧辰不当回事了?

    自己是名震华夏的萧大师,可不是路边那种供人观看的猴子。

    唐姓男子闻言皱了皱眉头,显然萧辰的态度让他很不爽。"萧先生的架子未免太大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