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刘德夫冷不丁插了句道。

    "萧先生是我邀请来的,你们若是不打算让他参与进来,那大不了我们走就是。"

    吴中山忍不住再次开口道。

    这趟来的着实让他气的不行,若不是萧辰在此,他早就一走了之了。

    "算了,既然是吴家主举荐的,我自然相信这位萧大师的身份。"

    唐先生沉默半晌也笑着打圆场了。

    不过众人望向萧辰的眼中都有掩不住的轻蔑之色。

    若萧辰真有传闻中那么厉害,何不直接露一手震慑他们一二。

    这么婆婆妈妈的,迟迟不出手的样子,在他们看来就是害怕露馅了。

    但是唐先生都这么说了,他们自然不好再继续深究了。

    萧辰和吴中山依次坐下,唐先生才对着不远处的侍从招了招手道:"把东西拿来。"

    那人点了点头立刻转身离开,众人也趁此闲聊了起来。

    萧辰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也不说话,不过他也差不多摸清了这些人的底细。

    和吴中山起冲突的刘德夫也是西北有名的人物,不过他却是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行事放纵不羁。

    那美妇人则是名叫阎淑兰,据说是来自西北边境的一个道统门派的人。

    看似娇柔可欺,实则实力高强,为人心狠手辣,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寡妇’,连吴中山对她说话时都笑呵呵的,眼中带着丝丝戒备。

    让他有些看不透的,则是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一位老者。

    这老者从头到尾脸上都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萧辰等人来了,他也是微微扫了一眼。

    萧辰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气息,这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

    吴中山也低声对他说不认识此人,显然也是此次新来的。

    这里的主人便是那唐姓男子,唐远清,众人对他的态度都十分客气,

    因为这唐远清是一位炼器高手,出自他手的玄门法器多不胜数,每件都是精品。

    不是所有玄门中人都能拥有一件法器的,这种宝贝一般都是继承祖辈而来,想自己打造一件难上加难。

    不多时。

    几位侍从拿着两个盖着红布的托盘走了上来。

    虽然看不清红布之下是何物,但是众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炽热之色,还有一丝竞争的火药味。

    "我花费了三个月打造了这两件法器,如果你们有看上的,等会儿再私下谈交易。"

    唐远清指着这两个托盘说道。

    "为什么私下谈交易?"

    萧辰有些不解的对着吴中山低声问道。

    吴中山苦笑道:"因为这法器不是用钱买,而是看你有没有唐先生想要的东西,这种交易自然要私下谈,也避免了身怀异宝被人盯上。"

    他说完不自禁瞥了一眼刘德夫等人。

    这时,唐远清掀开第一个盒子的红布,里面放着一件六边形,比手掌稍大的八卦镜。

    "这是八卦平光镜,镜面采用琉璃瓦晶制成,五行属火,镜身采用黄铜和部分紫铜制成,五行属金。"

    "正所谓土生金,金生水,结合上这琉璃瓦晶,刚好阴阳互补,发挥出这法器最大的效用。"

    唐远清缓缓道来,众人尽皆眼睛一亮。

    紫铜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啊,需要大量的铜才能提取出一点点,这东西用现代化技术提纯也需要花费大功夫。

    这八卦平光镜总体来说还是一般般,不过比外面那些粗制滥造的东西要好上不少。

    众人眼神闪烁,显然在思量着该用什么去换取这八卦平光镜。

    这时,唐远清又立刻掀开另一块托盘上的红布。

    没等他开口介绍,众人立刻眼睛一凝,望着这托盘上的东西发出了一阵惊叹。

    "这是…通体紫铜打造的嘛?"

    阎淑兰盯着那托盘上,一块巴掌大小,紫铜制成的铜虎印玺。

    这铜虎印玺模样栩栩如生,张大着嘴,露出了里面满嘴獠牙,看起来颇为狰狞。

    自古凶兽就有镇邪、驱鬼之用,所以古代的达官贵人府上门前都会摆上两个石狮子,就是用以驱赶游荡的野鬼,保佑一家平安无事。

    所以兽形法器同样也是这般作用,铭刻的凶兽越是凶猛,效果也自然越好。

    这其中以老虎为代表,虎是百兽之王,天生就带有王者之气,普通野鬼被其碰上,一声吼就能吓的魂飞魄散。

    "唐先生好手艺啊,这铜虎印玺打造的栩栩欲生,关键用的还是罕见的紫铜材料。"

    刘德夫也惊叹道。

    唐远清抚着长须,脸上有些得意之色,他开口道:"这是铜虎印玺的确是通体用紫铜打造的,除了这一对双眼,我用的是阴鬼沙点缀,为的是压制这印玺的煞气,以免反噬使用者。"

    "怎么样,诸位有没有看上这两件法器?如果有意向的话,我们单独进屋谈吧。"

    唐远清笑吟吟的说道。

    "哈哈哈,果然唐先生出手的东西都是精品,这一趟我没白来,让我先和唐先生交易吧。"

    刘德夫大笑着说道,显然已经迫不及待想抢先买下一件法器。

    "哼,凭什么让你先交易?我可不打算让着你。"

    吴中山冷哼了一声道。

    "哎呀,你们两个别争了,还是按老规矩抽签吧。"

    一旁的阎淑兰笑吟吟的建议道。

    两人这才点了点头,一切都看天意了,谁先谁后就看运气好坏了。

    唐远清从袖子里拿出几根长短不一的竹片,然后闭着眼睛一把抓在手上握着说道:"你们谁先来?"

    众人这时倒都没有抢,一个个都上前抓了签,萧辰第四个上前二选一,还剩下最后一根。

    只剩那老者依旧神色不变的坐在那,丝毫没有起身来拿签的意思。

    "祁先生,你难道是没看上我这两件法器嘛?"

    唐远清有些诧异的开口询问道。

    祁姓老者这才抬起头望了过来,不急不缓的起身道:"不,这两件法器都不错,我都要了。"

    从萧辰来为止,从始至终,这老者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而且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尽皆微沉。

    刘德夫冷哼道:"你什么意思?不打算按规矩来?"

    "规矩?呵呵,那是对弱者的束缚,你觉得我需要按规矩来嘛?"祁姓老者不在意的冷笑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