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未免太猖狂了吧!"

    刘德夫脸色阴沉的可怕,他本就是个暴躁性子,如今居然有人想闹事,他岂能容忍。

    老者突兀冷笑了起来,用着一种俯视的目光逐一扫过众人道:"你们若乖乖束手就擒,将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可以让你们死个痛快。"

    老者这番话一出口,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这人根本就不是来买法器的,而是早就打算好来杀人越货的。

    "唐先生,这人是谁?"

    阎淑兰美目惊疑不定的打量着老者,她也能感觉到这老者身上透露着一股古怪的气息。

    唐远清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沉声道:"我也不认识他,此人三天前联系上我要买法器,所以我便让他来此公平竞价。"

    听完唐远清的解释,众人微微安心了一点,只要他和这祁姓老者不是一伙的就好了。

    "哼,让我们先联手把这人绞杀了,再完成后面的交易吧。"

    吴中山皱眉道。

    这人既然敢做这个打算,只要不是傻子,显然是实力不俗之人。

    "不错,先联手杀了他吧。"

    众人转瞬间就达成了一致。

    只见那祁姓老者不屑的笑了笑道:"三个入道小成,一个入道大成,你们以为你们能杀得了我?"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眼神一凝,尤其是唐远清脸色最为诧异。

    他不久前才突破了小成境界,跨入入道大成,而且他们两人也仅仅只是见过一次。

    祁姓老者没见过他出手,怎么会对他的实力知道的这么详细。

    其他几人同样也是如此,脸上满是惊疑之色。

    他们之前从未见过祁姓老者,可这人却对他们的实力了如指掌一般。

    祁姓老者将他们脸上的诧异尽收眼底,转而望向了萧辰道:"你倒是有点奇怪,我竟敢看不出你的实力,你是武者还是玄门术士?"

    "你来试试便知道了。"

    萧辰简短的回答道。

    老者见此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傲然说道:"算了,管你是什么人,也改变不了今天的结局。"

    萧辰之前从吴中山口中就已经得知了一些玄门境界的划分,入道大概就相当于武道的化劲实力,若一对一动起手来,入道术士的赢面会稍大一些。

    因为玄门术法的威力一般都十分之大,可以在无声无息中出手,让人防不胜防,一般武者还没近身就死在术法之下了。

    "此人有些诡异,我们一起出手吧。"

    阎淑兰盯着老者打量了片刻开口道。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的同时动起手来。

    各自都拿出了一件件法器,五光十色的攻向了老者。

    一时间,一阵阵破空声骤然响起,各式各样的法器全力催动之下,声势浩大。

    四位入道高手同时出手的场面可不多见,如果有常人再此,一定会震惊的目瞪口呆。

    老者身后就是一望无际的清水湖,几乎无路可退,他淡然望了一眼,抬手轻轻凌空一抓。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所有法器都定格在半空一动不动。

    唐远清四人脸色尽皆一变,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直接老者轻轻一握,顿时一阵阵爆裂声响起。

    四件法器瞬间化为齑粉飘落在地上。

    一个照面就废了他们四件法器,这让他们全都瞪大了眼睛,眼神中隐隐出现一丝惊惧之色。

    "他…他是修法高手!"

    阎淑兰失声喊道。

    一时间,众人的呼吸声都沉重了起来。

    修法境界已经是比极境宗师更厉害的人物了。

    这样的大高手别说在西北十分罕见,就是放眼华夏也寥寥无几!

    西北曾经唯一的一位修法高手,便是吴家的吴鸿博,可吴鸿博这样的天骄是百年难得一见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听说过哪位玄门高手能踏入修法境界。

    "不错,有点眼力劲,你是哪个道统门下的?"

    老者有些诧异的望向阎淑兰。

    阎淑兰脸色阴晴不定,立刻跪下地上勉强堆出一副笑容说道:"我师承天师道门下,我愿意拿出身上所有家当,还望前辈能放我一马。"

    面对一位修法高手,别说四个入道境界,就是来十个也打不赢。

    她自然不愿意白白送死,立刻放低姿态并且不动声色搬出了师门。

    "哦,天师道的人啊,我记得十几年还认识过一位天师道的长老。"

    祁姓老者回忆道。

    听到老者这么说,阎淑兰脸色一喜,既然他认识自己师门的长辈,说不定就能放她一马。

    "敢问前辈认识的我师门的哪位长老,说不定我也熟识。"

    阎淑兰笑着拉近关系。

    "好像叫…江昊焱。"

    "江昊焱长老?前辈知道他的去处嘛?"

    阎淑兰脸色一怔,她记得江昊焱长老十几年前就意外失踪了。

    "他被我杀了。"

    老者淡然开口道。

    话音刚落,阎淑兰脸色猛然一变,反应极其迅速的抽身后退拉开距离。

    "既然你也是出自天师道,我会让你死个痛快。"

    老者微微笑道。

    但是他这笑容落在阎淑兰眼中却满是狰狞。

    当年的江昊焱已经是入道巅峰的高手了,居然都死在了他手里。

    那么他十几年前就已经具备杀死入道巅峰的实力了?这未免太恐怖了!

    唐远清等人脸色也是十分难看,面对这么一位修法大高手,他们毫无胜算。

    而且这祁姓老者的意思很明确,就算投向也难逃一死。

    萧辰盯着他看了半天,突兀开口道:"你身上为何带着一股…鬼气?那些游魂是他饲养的?"

    刚刚祁姓老者出手的一刹那,他通过透视发现了老者身侧居然环绕着诸多面目狰狞的恶鬼。

    仿佛这些恶鬼是他饲养的一般,这让萧辰有些好奇起来了。

    祁姓老者闻言,蓦然盯住了萧辰,眯着眼睛重新打量了萧辰一眼道:"你是如何知道的?难不成你也是鬼道传人?"

    "不可能啊,我们宗门道统早已经消亡了多年。"

    祁姓老者脸上带着一丝丝惊疑之色喃喃道。

    他不再多想,紧盯着萧辰质问道:"小子,给你一个机会,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否则我让你尝尝抽筋扒皮之苦。"萧辰淡然开口道:"他们不是说了嘛,我是南海萧大师,不如你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我考虑让你死的痛苦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