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先生,他是修法高手,不可硬敌啊!"

    吴中山在一旁立刻开口提醒道。

    纵然萧辰名气够大,但是他也没见过萧辰出身。

    再者萧辰只是武者罢了,顶多也就是个极境大成就不得了。

    而祁姓老者实力深不可测,他隐约感觉祁姓老者可能是一位修法大成的高手。

    这样厉害的角色,纵然是极境大成也不是对手。

    一旁的唐远清和刘德夫、阎淑兰脸色各异,他们看到萧辰准备出手,眼中略微有些诧异,但是脸上的紧张之色并没有因此减少半分。

    退一万步说,萧辰真的人如其名,实力超绝,也就是一位极境宗师罢了。

    同等境界,武者远不是术士的对手。

    何况这祁姓老者实力深不可测,他们根本看不透其深浅。

    "等会儿这小子去送死的时候,我们趁机就逃。"

    刘德夫用唇语对着身旁的阎淑兰和唐远清说道。

    两人心领神会明白了他的意思,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他们虽然不认为萧辰能是祁姓老者的对手,但是萧辰差不多能拖住一会儿他,这点时间足够创造出一个机会让他们逃走了。

    除了吴中山外,他们三人各自心怀鬼胎的对视了一眼,微微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将战场留给了萧辰。

    祁姓老者紧盯着萧辰,也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

    对他来说,像萧辰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见过不知多少了,无一例外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他也没有多废话的意思,直接凌空对着萧辰狠狠一抓。

    没有人能看到,随着祁姓老者出手,一道漆黑如墨的鬼气随之而来,朝着萧辰直扑而来。

    萧辰双眼闪动着光芒,神色不变,知道明白了这老者的手段,他心里就有底了。

    想来,刚刚这祁姓老者凭空废了唐远清等人的四件法器用的也是这招吧。

    萧辰站在原地,静等着那一团黑气朝他扑来。

    他身后的吴中山等人已经傻眼了,面对祁姓老者这诡异的手段,萧辰居然还沉得住气,不躲不避的站在那?

    他莫不是得了失心疯?还是被吓傻了?

    唐远清众人见此微微皱了皱眉头,萧辰丝毫动手防御的意思都没有,这恐怕连一秒都扛不住,也就让他们之前的计划落了空。

    他们不禁暗叹了一口气,心中又凉了半截。

    打又打不赢,逃又没机会,莫非他们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嘛?

    众人心中无不这样想着,眼中的惊惧越来越盛了。

    只见那团黑气猛然包裹住了萧辰,祁姓老者眼中也露出一丝轻蔑。

    没等他再有其他动作,这团包裹住萧辰的黑气蓦然爆裂散开!

    瞬间化为了乌有,仿佛不存在过一般!

    祁姓老者见此猛然瞪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他是怎么做到?’

    祁姓老者心中一秉,他根本没看清萧辰是如何做到的?

    仅仅那么一瞬,自己的道法就被萧辰破了?

    而萧辰身后的其他人则有些疑惑的看着祁姓老者,他们看不到这团黑气,只见老者突然一脸错愕的看着萧辰,仿佛看到了什么十分诧异的事一般。

    "怎么回事?"

    刘德夫有些惊疑的问道。

    唐远清摇了摇头,他同样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自己的境界不够,根本看不到某些东西。

    只有吴中山看了看祁姓老者,又侧首看了看萧辰,眼中出现一丝惊疑。

    他仿佛预感到了什么,萧辰做了什么让祁姓老者十分诧异的事。

    "你到底是哪个道统的人?"

    祁姓老者忍不住开口问道。

    萧辰依旧懒洋洋的说道:"或者你也可以回答我这个问题。"

    "哼,不见棺材不落泪,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术法!"

    祁姓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他突然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罐,棕黑色的,看起来是陶瓷制品,不过小罐上却刻画着一个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鬼脸。

    小罐一拿出来,四周的温度仿佛骤然下降了几度。

    一阵阵阴寒气息从小罐里传荡了出来,这种阴寒气息不是那种普通的冷,而是一种冻彻灵魂的感觉。

    唐远清紧盯着这小罐,蓦然睁大眼睛说道:"养鬼罐!你是鬼道中人!"

    "这是养鬼罐?"

    刘德夫闻言,脸色骤然煞白,眼中惊惧之色更盛。

    道法三千,在古时,那时候的道统繁多,可谓是百花争艳般景象。

    如今演化到如今,很多道统因为各种各样的关系都消失在了历史中。

    而鬼道也是一种消失很久的古道统,修炼这种道统的过程十分血腥,本就不为现代社会法律所容。

    而且修此道之人,大多最后都变的不人不鬼,心智大变,会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不过相反换取的,鬼道的术法威力巨大,而且诡异无比,不是寻常道统术法可比的。

    只见祁姓老者冷笑了一声,慢慢打开了小罐,一股漆黑如墨的浓烟慢慢飘了出来,慢慢的院子上空都渐渐阴沉了下来,仿佛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众人看着这骤然变色的天空,脸上越发惊恐了起来。

    他们能想到自己如果死在了祁姓老者手中会是什么下场。

    只怕自己的魂魄都没有机会得到超生吧。

    萧辰望着这一幕,眼中闪动着灵光,他能看到一只模样狰狞的四臂恶鬼慢慢在空中成型。

    ‘这养鬼罐倒是不错,我若能弄到这法门,也养上这么一只恶鬼,一定会成为日后的一大助力。’

    萧辰心中暗自思索道。

    祁姓老者满脸冷笑着,他若是知道萧辰此时的想法,一定会气的吐血。

    正当他准备控制已经成型的恶鬼攻向萧辰时。

    突然身后的清水湖沸腾了起来,不少鱼虾全都翻了肚白漂浮在湖面,仿佛水温一下子增高了几十度一般。

    而一道白浪正朝着萧辰等人而来,其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用目光捕捉住其踪迹。

    祁姓老者仿佛也感应到了什么,立刻回头一看。

    只见湖面浪花四溅,一只身形庞大的巨蟒突兀的从湖中跳出。

    他脸色一变,根本没来得及看清这巨蟒的模样,只见巨蟒突然怒吼的一声。

    "吼!"

    随着这道巨大的嘶吼声,刮起了一阵灸热的狂风,半空的恶鬼诡异的自燃了起来。

    而祁姓老者还没来得及做出其他动作,就被其一口吞下,仿佛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唐远清等人全都愣住了,他们呆如木鸡的望着这只狰狞的巨蟒,差点没腿一弱直接跪了下来。只见那巨蟒好像有灵智一般,一双细小的眼睛闪动着寒芒,直勾勾的盯住了萧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