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临时下榻的宾馆中,他手中把玩着一个铜虎印玺和一面八卦平光镜。

    这是唐远清坚持要送给他,当做救命之恩的谢礼的。

    萧辰自然也就不客气全收了下来,虽然这两件法器对他的作用不大,但是他看重的是这两件法器的材料。

    特别是这紫铜虎印玺,只要能将其熔炼了,将紫铜给重新熔出,可以拿来炼制其他法器。

    他手上已经有了一块‘寒晶’,如果能再收集到一些别的珍稀材料,那他倒是可以试着炼制一件九品玄典上记载的法器。

    "咚咚咚!"

    门口传来敲门声。

    萧辰起身去开了门,只见姚文思手中提着一个鼓鼓囊囊大袋子走了进来。

    "姚小姐,我给你的那本书,你已经翻译完了?"

    萧辰有些期待的问道。

    "嗯,可能有些地方不太准确,不过不影响内容阅读。"

    姚文思点了点头将袋子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拿出了两本书,一本兽皮书,一本像是刚打印装订好的新书。

    萧辰拿起那本新书随意翻了两页,有些欣喜的说道:"多谢姚小姐帮忙了。"

    "没事,举手之劳。不过……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姚文思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你说。"

    "这书你是从何而来的,我大概看了一下,这简直就是一本苗疆文化风俗的百科全书,十分珍稀,可以说是整个华夏头一本这么详细的书。"

    姚文思好奇的问道。

    "这个不便告知。"

    萧辰摇了摇头,他总不能说这兽皮书是自己杀人越货抢来的吧。

    见萧辰这么说了,她也识趣的不再多追问。

    "对了,这上面有几幅插画我不会画,所以就省略了。"

    姚文思随口说道。

    "插画?"

    萧辰好奇的看着她。

    只见姚文思拿起兽皮书,翻了一会儿,然后将一副纹着诡异花纹的巨蟒图呈现给萧辰看。

    萧辰看到这插画,也是眼皮一跳,这不就是他之前斩杀的那只巨蟒嘛,几乎看起来一模一样。

    尤其是它身上的诡异花纹,绝对错不了!

    萧辰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但是很快就隐藏了起来。

    "没事。"

    萧辰笑着说道。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姚文思准备起身离开了。

    她走到门口,突然转身问道:"萧先生,你是不是马上就要离开西北了?"

    萧辰点了点头道:"嗯,离开了这么久,该回去了。"

    姚文思闻言脸上有些黯然,但随即便挤出一丝笑容着说道:"那日后有机会再见吧。"

    "嗯。"

    萧辰点了点头,目送她上车离开在视野中。

    直到她离开后,萧辰才回到房间关上门,拿出了那本翻译书对比着查看。

    他找到描述那诡异插画的那一页,慢慢研读了起来。

    足足片刻后,萧辰抬起了头,眼中满是惊愕之色。

    苗疆部落是按姓氏划分,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消失在历史长河中部落,也有新生的小部落,但是有十二大部落却屹立不倒的存在了上千年。

    传闻这十二大部的先祖是巫神的后裔,他们帮助镇守苗疆这绵延上万里的山脉,守护着一个秘密。

    至于这个秘密是什么,书上并没有多说,只是隐晦的点出了每个大部都会供奉一只蛊灵用以镇压某个怪物。

    而这些怪物被苗疆十二大部镇压了上千年,不得见世,一旦放出就会祸害苍生。

    萧辰看到这,不由得回想到了那只诡异巨蟒。

    如果他们口中说的‘怪物’就是如同那只巨蟒一般的生物的话,那的确麻烦了。

    他当日能斩杀那只巨蟒,还是运用了第四重功法中的三大术法之一的唤剑术。

    单单这一招就已经耗尽了他体内全部真气,所以他斩杀那巨蟒后,没敢和唐远清等人继续多待下去,以免怕他们心怀不轨对他出手。

    如果只是一只,他勉强能应付,要是同时来了十一只,那他也只能逃命了。

    但是萧辰又突然觉得,如果只是简单镇压这些怪物的话,事情又未免太简单了。

    这怪物虽强,但终究不是无敌的,人力不可抵,现代社会的枪炮终究可以杀死它。

    "到底是怎样的秘密?值得苗疆族人守护上千年。"

    萧辰目光深邃喃喃道。

    ……

    苗疆山脉。

    乞楼部的祭坛圣地。

    无数族人围着中间那深不见底的深渊,眼中都露出了恐惧之色。

    "大长老,现在怎么办?镇守无尽深渊的妖灵死了,新蛊灵也没有了下落,我们乞楼部只怕要完了。"

    有人悲戚的说道。

    为首的那名老者,闻言沉默了,他向前走了一步,停在了那洞口前。

    半晌,他回头说道:"丢失的那只蛊灵别找了,抓紧时间再培养一只吧。"

    "可镇守的无尽深渊的妖灵已经死了,光有蛊灵也无用啊!"

    另一人摇了摇头道。

    "就让我以身镇守这无尽深渊吧。"

    为首老者突兀说道。

    众人闻言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老者突然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所有人都怔住了,他们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空气一下子仿佛死寂了一般,充斥着一种悲戚之意。

    良久,另一名老者站了出来,他转动了一个开关,石台重新合上。

    "都去吧,抓紧时间,不要让我们乞楼部在我们这代手中消亡。"

    ……

    火车站。

    萧辰买好票在大厅候着等车,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上面显示是一个特殊号码开头的座机号,这让萧辰有些诧异。

    "喂?哪位?"

    "是萧辰,萧大校嘛?"

    电话那边是一个男子声音。

    "不错,你是谁?"

    萧辰疑惑道。

    "我是总军区的参谋秘书长,编号是XXXX,姓张。"

    男子担心萧辰不信,特意报出了自己的军区编号。

    萧辰也懒得核实,直接问道:"张秘书,是有什么事找我?"

    "我来传达一个喜讯的,经过上面首长提名讨论,您被正式授予少将军衔,考虑到您不在京城,无法及时参与授衔仪式,所以提前电话通知你一声。"

    张秘书说道。

    萧辰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倒没什么波动,在外人看来能当上将军,是一件风光无限,光宗耀祖的事,但他的眼界又岂是常人可比的。

    这些虚名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太大的意义。

    萧辰有些奇怪的问道:"是不是军区又想交什么任务给我?"

    所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他可不认为自己的战功大到了,可以立刻当上将军的地步,他猜大概这又是上面给他下的套。张秘书干笑了两声道:"您猜对了,总军区的确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