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闻言不禁无语扶额,无奈的问道:"我可以拒绝这个少将军衔,不接受这个任务嘛?"电话那头的声音沉了下来,有些肃然的说道:"萧将军,保家卫国乃是军人的使命,既然首长们都同意给您授予少将军衔,那就表示首长们看好您,您是完成任务的最好人选,而且这任务在我看来,倒是

    一件旁人求不来的好事。"

    ‘狗屁好事。’

    萧辰忍不住暗骂了一声,依旧耐着性子问道:"直说吧,任务是什么?"

    "去东北的渤海省,娶你的未婚妻。"

    张秘书话音刚落,萧辰立刻炸毛了。

    "你说什么?我的未婚妻?"或许是感觉到了萧辰的情绪变化,张秘书立刻解释道:"渤海最近的时局动荡,而京城官家上三门中的齐家便是发源于渤海,但是这么多年过去,渤海的齐家本家和京城齐家这一脉已经分化成两支族系了

    ,所以想派你暂时安插进去罢了,这个任务也是总军区的齐将军下达的。"

    萧辰听完,差不多明白了,这所谓的‘任务’,大概率就是齐家那边出了什么乱子,只是他们没能力处理好,想借他的手来帮忙。

    想通了这一点,萧辰又继续说道:"想要我接受这个任务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您说。"

    "替我准备一些材料,清单我会发给你,如果他们看完清单觉得可以,那我就接受任务。"

    "好的,我会转达,尽快给您答复。"

    ……

    渤海地处东北,是华夏最大的内海之一,因为面朝日国九州岛和棒子岛国,所以这里的海运贸易十分发达。

    掌控了海运贸易就无形掌控了半个渤海,而齐家便是当地海运业的巨头。

    值得令人瞩目的是,华夏五大特种战区,其中有两个都设立在东北,其中东北虎更是在渤海内省中,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萧辰坐在火车包厢里,火车已经到了东北,马上就要在渤海站下了。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张秘书给他发来的信息。

    他的未婚妻便是齐家大小姐,齐兰馨,据说是东北有名的大美人,反正他也只是逢场作戏,长的漂不漂亮倒无所谓了。

    至于他则是以官家上三门,李家老爷子的外孙身份来的。

    幸好这只是去订婚,不是结婚,不然萧辰还真不打算去接这个任务。

    他给军区提的要求便是让他们替自己收集炼制法器的材料,如果运气好的话,一年之内自己就能炼制出那件法器了。

    这时,隔壁包厢一阵声音传了出来。

    一位女子的怒斥声和几位男人的大笑声交织着。

    萧辰当即双眼亮起光芒,隔着包厢夹层望了过去。

    "我警告你们!再不出去,我就叫火车的执勤人员来了。"

    一位大约二十出头女子恼怒的气急道。

    看清这女子的容貌,萧辰都不禁微微一怔,这女子太漂亮了。

    这女子如同画里走出的仙女一般,虽然只是简单的束起头发,但是一张精致白皙的脸庞如同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样。

    身上穿着一件蓝色吊带裙,略显宽松的裙子却遮掩不住其姣好、诱人的身材。

    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一般,犹如新生婴儿的肌肤。

    而她面前则站着三位大汉,看起魁梧的身材和口音,应该是东北本地人。

    这三人好像喝了点酒,估计是误打误撞走错了包厢闯了进来,他们尽皆面露淫邪的望着女子。

    也难怪三人这幅德行,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都会想入非非吧,何况又喝了点酒,顿时就会精虫上脑。

    "嘿嘿,你叫吧, 在这东北,我王老虎怕过谁?你就是把警察喊来了,他又敢拿我怎么样?"

    大汉十分嚣张的大放厥词道。

    "小美人,快给我给摸摸,这么嫩的皮肤,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吧。"

    另一位大汉醉醺醺的想扑上来,可是被女子灵巧的躲了过去。

    女子又惊又怒的说道:"我管你什么王老虎,纸老虎的,本小姐是齐家大小姐,齐兰馨!你们再不滚,等到了渤海,我让人把你们阉了!"

    面对这群泼皮流氓,女子也怒气冲冲的威胁道。

    为首的大汉听到‘齐家’这两个字,顿时一怔,仿佛酒醒了三分一般。

    他瞪大了眼睛望着齐兰馨问道:"你当真是齐家大小姐,齐兰馨?"

    他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慌张,齐家在渤海,乃至东北都有偌大的影响力。

    其势力之大,可不是他这种当地的小混混能撼动的,至于这齐兰馨则是齐家最受宠的大小姐,掌上明珠。

    "哼,怕了吧?你们给我等着,王老虎是吧?等我回去了让我哥把你们一个个全给阉了!"

    女子冷哼道。

    "大哥,你别信这小妞胡扯,什么狗屁齐家大小姐,她要真是齐家大小姐会做火车,而且身边没有一个保镖嘛?"

    另一人冷笑道质疑道。

    其余两人闻言也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齐兰馨见势不妙,立刻解释道:"我真的是齐兰馨,我这次是偷跑出来的,身上也没带多少钱,你们不要乱来啊。"

    但是三人已经认准了女子是假货,根本不信了,顿时精虫上脑想要扑上来。

    眼看三位身材魁梧的大汉将她逼在角落中,本来包厢就不大,一下子塞了三位大汉,根本无路可逃。

    齐兰馨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惊恐之色了,她有些绝望的喊道:"你们别过来了,不然我就跳下去!"

    她靠着车窗,感受着外面吹进来的大风,能感觉到此时火车的速度有多快。

    "呵呵,那你跳啊?"

    三人肆无忌惮的逼近了过来,其中一人已经急不可耐的解开了裤带。

    齐兰馨有些悲戚的看了一眼外面,她一咬牙道:"我齐兰馨就是死,也不会便宜这群王八蛋!"

    她立刻扒开车窗,想钻出车窗跳下去。

    但是车窗太小了,没办法很快就钻出去。

    为首的大汉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腿,用力一撕,将她的裙子给撕破,露出了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让人看到忍不住血脉喷张。

    眼看寻死都没机会,齐兰馨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她听到了一阵巨响,抓着她双腿的手也松开了,她当即睁开眼一看。只见一旁的包厢夹层突然被打穿了,一只手从中伸了出来,死死的抓住了那人的脖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