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掐住脖子的那人,脸色憋的通红,他有些费力的喊道:"动手!"

    另外两人也反应过来,尽皆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朝着这只手臂刺过去。

    "铛!"

    一道金石交加的碰撞声。

    两把寒芒闪闪的锋利匕首竟然不能在其手上留下丝毫痕迹。

    这时,整个包厢夹层壁都被人撕开,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脸色冷漠的走了进来。

    被掐住脖子的那人有些费力的说道:"小子!你是不是找死?"

    萧辰丝毫没有理睬他,径直将他甩了出去。

    "轰!"

    包厢的空间不大,大汉被萧辰用力一甩,便将另外两人给撞倒在地。

    他身后的那人因为手中拿着匕首,猝不及防之下被人撞过来,两把匕首也不出所料扎进了那人的身体。

    随着一声惨叫之后,大汉便眼睛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里的动静太大,很快就引起了火车执勤人员的注意。

    几名穿着特勤制服的保安走了过来,看到三位大汉满身是血,其中一人还身中两刀,这场面着实把他们惊呆了。

    没等那两人细说,执勤保安立刻上前控制住了他们。

    "先生、小姐,你们没事吧?"

    执勤保安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没事,这三个人喝多酒突然闯了进来,还手持刀具,你们好好查查他们吧。"

    "对不起,这是我们执勤人员的失误,我会查清这三人的身份,给两位一个满意答复的。"

    保安赔笑道。

    "不是给我,是给她。"

    萧辰指了指一旁惊魂未定的齐兰馨,转身便走了出去。

    这时,火车到站的汽笛声已经响起,萧辰并没有打算和这位‘未婚妻’深入了解一下,而是随着人群一起下了火车。

    齐兰馨一回神还没来得及跟萧辰道谢,便发现萧辰已经没了踪影。

    她也没多想便下了火车,刚出火车站口,立刻就有一群人围了上来,为首的一名穿着时髦的公子哥看到她,立刻堆着笑脸上来。

    "我的姑奶奶哎,可算找到你了。"

    齐兰馨瞥了他一眼道:"齐正康,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嘿嘿,这东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我想找个人还不容易嘛,兰馨你可别乱跑了,你这失踪几天,家里都闹翻了,爷爷说我如果找不到你,就要扒了我的皮。"

    男子笑着说道。

    "我已经说过了,他们给我订的那门亲事,我不同意,如果不答应我的话,我就离开渤海,让你们再也找不到我。"

    齐兰馨没好气的说道。

    "放心吧,别说你不同意,你就是同意了,大伯他们也不会答应道,只不过这门亲事是京城那头定下的,表面的样子还是要做足的,懂不懂?"

    齐正康笑着解释道。

    齐兰馨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她说完便在一大群人簇拥下上了车。

    齐正康准备上车时,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接通后不禁瞥了一眼齐兰馨。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齐兰馨有些古怪的问道。

    "那位萧先生已经到了渤海,爷爷让我去接待一下。"

    齐正康有些无奈的说道。

    "哼,反正不管我的事,我也不想见他,你还是自己考虑怎么办吧。"

    齐兰馨说完便对着司机说道:"开车,回去。"

    看着车子扬长而去,齐正康皱了皱眉头喃喃道:"这苦差事为什么摊在我身上了,罢了,让我想想办法怎么应付这位萧先生吧。"

    他思索了片刻,?坐上另一辆车子吩咐道:"去龙腾酒店。"

    ……

    龙腾酒店是当地一家三星级酒店,在这渤海这种地方,这样的酒店档次算不低了。

    萧辰在贵宾包厢里,百无聊赖的坐在那。

    刚下火车就有人让他来这里,要为他举办接风宴。

    虽然萧辰不喜欢这样大张旗鼓的行事,但毕竟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他也只好随意了。

    不多时。

    房门打开,一位二十五六岁的男子身后跟着一群黑衣保镖走了进来。

    "您就是萧辰,萧先生吧,我是齐家齐正康。"

    齐正康一走进来就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很是热情的坐到了萧辰身旁,还搂着萧辰的肩膀,一副多年未见的好友般。

    这倒是让萧辰有些诧异了,这种人?说好听点就是手腕强,会交际,说难听点就是脸皮厚,城府深的笑面虎。

    萧辰不动神色的将他的手移了下去,笑着点了点头。

    他扫了一眼站在一旁成一排的黑衣保镖,侃笑道:"齐公子派头不小啊,出身随行都带着七八个保镖?"

    以他的眼力劲能看出,这些保镖个个都是好手,一个人对上三五个壮汉一定不落下风。

    "萧先生初来渤海,恐怕不知道这里的情况,等你在这里多待几天就明白了。"

    齐正康意味深长的说道。

    "哦?难不成这里的治安不好?"

    萧辰问道。

    "算是吧,虽然东北这块驻扎了两个军区部队,但是你要明白这里毕竟靠近边境,三教九流的势力多不胜数,出身带上几个保镖都是正常情况。"

    齐正康有些含糊的解释道,虽然他没有直说,但是萧辰也听明白了。

    因为东北的位置,远离京城,而又靠近几个邻国的边境,并非像外面那些老百姓想的那般,和平稳定。

    不多时,酒菜上桌,酒过三巡后。

    两人闲聊了一阵,齐正康喝了口气,突兀叹了口气,他有些欲言又止的看了看萧辰。

    半晌他才犹犹豫豫的说道:"萧先生,虽然你我才刚刚认识,但是我觉得你跟我特别聊得来,所以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萧辰斜瞥了一眼齐正康,他岂能看不出齐正康这幅做作的模样一看就是装的。

    但是他也有些好奇,齐正康费这么大劲到底想说什么。

    "齐公子有话但说无妨。"

    萧辰也不点破,顺着他话茬问道。

    "对于你和我妹妹齐兰馨的婚事,其实我们家里反对的声音特别大,尤其是我妹妹,就很不同意这门婚事。"

    "那怎么办?我对齐小姐也是仰慕已久了,如果能抱得美人归,自然是最好,不知道齐公子有没有什么办法?"

    萧辰也装作皱眉道。"萧先生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的确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