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妹从小最听他大哥齐东升的话,我明天会把他约出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到时候事情能不能成,就看你的了。"

    齐正康意味深长的对着萧辰说道。

    "哈哈哈,那就多谢齐公子成全了,若此事能成,我定当上门感谢齐公子的帮助。"

    萧辰笑着说道。

    "这么说就见外了,保不准我们日后就是一家人了。"

    齐正康很是热络的说道。

    酒席持续到半夜,齐正康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在酒店定了一个套房直接让萧辰住下。

    "萧先生,有件事忘记嘱咐你了,晚上不要随意出门,出门要雇几个保镖才好。"

    齐正康提醒道。

    "多谢提醒。"

    萧辰点了点头。

    送走萧辰走,齐正康出了门坐上车。

    "公子,你当真要帮这小子嘛?"

    身旁的保镖有些好奇的问道。

    "猪脑子,你觉得我会帮他嘛?"

    齐正康没好气的冷声道。

    保镖闻言,有些讪讪的点了点头,他可是跟了齐正康多年了,深知他的性格。

    这位齐公子看似平易近人,见谁都一副笑呵呵的自来熟,但是背地里一肚子坏水多着呢,可谓是腹黑至极。

    齐正康仿佛心情大好一般,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出力不讨好,撮合这位未来‘小舅子’?"

    "不敢,公子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想必您一定心里早有计划了。"

    保镖奉承道。"不错,这?个萧辰的底细我也查过了,不过一个李家的旁系亲戚,就这种货色也想娶我妹妹?而且这门亲事家族内几乎都是不同意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怂恿了爷爷,让我来应付这萧辰,这明摆就是

    让他们唱红脸,我来当恶人,小爷怎么可能上当?"

    齐正康不屑的说道。

    "那您让他去见大公子是为何?"

    保镖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恶人’我可不敢当,否则就是得罪了京城那头,所以这‘恶人’只能让别人去当,而且我猜这个王八蛋估计就是齐东升,他要面子,我齐正康难道不要嘛?"

    齐正康冷笑道。

    "公子妙计啊。"

    保镖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齐正康的计划,趁势又拍了个马屁道。

    ……

    回了酒店房间,萧辰躺在床上准备小憩一会儿,毕竟坐了这么久的火车也累的够呛。

    他刚躺下还没三分钟,只听见楼下外面走廊传来一阵喧哗,还伴随着服务员的尖叫声。

    萧辰皱了皱眉头,双眼一亮望了过去。

    只见走廊上,几个凶神恶煞的男子将一位秃顶的中年男子拖进了一个房间,地上还有一滩鲜血。

    而外面的服务员惊慌失措的站在一旁,她脸色犹豫了片刻用对讲机说道:"经理,刚刚楼上有三个人把……"

    "他们手臂是不是都有一道红色爪痕纹身?"

    对讲机那头问道。

    "对,我们要不要报警啊?他们……"

    服务员颤声道。

    "不用,别管这事,就当没看见。"

    没等她说完,对讲机那边就立刻打断道。

    服务员见此也只好扭头走开了。

    而此时,房间内。

    那位秃顶的中年男子满脸是血的跪在地上,一旁还有两位女子站在一旁,看起来像是母女一般。

    小的那位,大概只有十四五岁,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她很是惊恐的抱紧了她的母亲。

    她母亲也是一脸悲戚的模样,站在那却丝毫不敢有其他动作,似乎都不敢去报警。

    "我求求你们了,我实在没钱了,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

    中年男子跪在地上哀求道。

    "哼,老东西,你们这一家老小是准备跑路吧?没钱没关系,我看你老婆和你女子还有几分姿色,能卖个好价钱。"

    为首的男子冷笑道。

    秃顶男子闻言脸色一惊,立刻说道:"不行,这不关他们的事,钱我都想办法凑齐的。"

    "别说我们不近人情,我们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暗爪的规矩摆在这,收了钱就一定要办妥这事。"

    男子说完对着身旁两人吩咐道:"动手,把她们带走。"

    他说完,另外两人立刻上前围住了那母女俩。

    两人脸色吓的煞白,脸上有些绝望。

    秃顶男子跪在那苦苦哀求着,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他脸上闪过一丝厉色,突然抓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猛然起身刺向为首的男子。

    "哼!找死!"

    男子反应十分迅速,一个横踢将他踹翻在地。

    秃顶男子突兀被放倒,手中的水果刀不小心插进了自己的小腹。

    "啊!"

    一道惨叫传来,秃顶男子挣扎了一会儿,便直接咽了气。

    "爸!"

    女孩见到这一幕,猛然瞪大了眼睛喊道。

    妇人见此,也如同被五雷轰顶一般,脸色一白。

    她跑到秃顶男子身旁,大哭了起来。

    "哼,人死账不消,他死了,这钱就得你们还。"

    为首男子很是冷漠的说道。

    "我…我跟你们拼了!"

    妇人立刻拔出他身上的水果刀冲了过来。

    显然男子也没料到这妇人会出手,猝不及防下被其近了身。

    但他毕竟不是普通人,立刻夺过了她手中的水果刀,妇人此时已经红了眼,朝着他的手臂用力咬了下去。

    "疯女人!快滚开!"

    男子吃痛的想甩开她,可却被她如同附骨之蛆般黏住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一刀了解了她。

    妇人身体一僵也倒在了地上,短短几分钟接连失去双亲,女孩一时间怔在了当场,仿佛失去了魂魄一般。

    "老大,现在怎么办?"

    另外两人见此皱眉问道。

    "哼,不是还有一个活着的嘛?父债子偿,就拿她去交差吧。"

    男子手臂被咬下了一块肉,心情很是不好。

    女孩闻言,有些麻木的缓过神来,她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立刻朝着窗户跑去,想跳下去一了百了。

    可是三人已经有所防备了,立刻控制了她。

    "放开我,让我去死!"

    女孩悲戚的大吼道。

    "等我们交了任务,你再死也不急。"

    男子冷声道,他说完便拿了一根绳子将其绑了起来,打开门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

    萧辰坐在床上,看着发现在他眼皮底下的这一场凶杀,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来这渤海的治安比我想象的还要差。"

    这里的地下势力居然如此膨胀,让人都不敢去报警,可想而知这整个东北的现状。‘罢了,既然看到了,就要管一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