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三人架着小女孩走在走廊上时。

    突然一个房门打开了,萧辰走了出来,拦在了他们面前。

    为首的男子见此微不可察皱了皱眉头,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萧辰道:"小子,别挡道,快滚开。"

    萧辰脸色淡然的走了过来,他的速度不快,但每一步都带着莫大的压迫性,让几人都不由得脸色一变。

    "小子!我们是暗爪的人,你想坏了规矩嘛?"

    为首的男子能感觉出萧辰的不凡,皱眉威胁道。

    "规矩是强者定的,然而对于我来说无用。"

    萧辰冷不丁的冒了一句。

    眼看萧辰来者不善,三人立刻摆开架子,紧盯着萧辰。

    "哼,真是不知死活。"

    左侧一旁的男子立刻冲了过来,攻向萧辰。

    萧辰只是随意一挥手,一阵劲风立刻将其打飞了出去,撞到了身后的墙壁发出了一阵巨响。

    这一下,另外两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如临大敌的看着萧辰。

    他们也不是傻子,萧辰只是轻飘飘的挥了挥手将他们的同伴重伤了,显然是个高手。

    "阁下是执意插手我们的暗爪的事了?"

    为首的男子有些紧张的说道。

    "我们暗爪可是有极境宗师和修法高手坐镇的,任何人敢插手我们暗爪的事,都将会视为挑衅暗爪,会遭到无穷无尽的追杀!"

    男子见萧辰不说话,继续搬出靠山想劝退萧辰。

    "你再多说一句,我让你永远说不出话来。"

    萧辰冷漠的开口打断道。

    话音刚落,两人刚到嘴边的话全都硬生生咽下去了。

    萧辰的实力他们已经见识过了,至少是个化劲强者,这样的高手,他们自然打不赢。

    而且萧辰那冷漠的眼神让两人心头一秉,他们毫不怀疑萧辰真的会出手。

    只见萧辰一步步走了过来,他们也一步步往后退。

    萧辰走到了被绑住的女孩身旁替其解开了绳子,拉着她说道:"跟我走吧,你安全了。"

    为首的男子脸色阴晴不定,却又无可奈何。

    他恨恨的甩下一句话道:"小子,得罪了我们暗爪,你就算是…啊!"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一花,整个脑袋以一百八十度的诡异角度扭曲了,随即便身体僵硬的倒在了地上。

    "废话真多。"

    萧辰摇了摇头喃喃道。

    男子身旁的那人已经吓的腿都软了,他连萧辰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

    当即,他也顾不上许多,立刻拔腿就跑,生怕自己也落到个和同伴一样的下场。

    萧辰带着小女孩回了房间,女孩像是丢了魂一般,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萧辰见此暗叹了一口气,小小年纪就遭受了双亲尽亡的痛苦,换了一般人早就疯了。

    这小女孩虽然默然不言,但是双眼却充满了仇恨的光芒,这起码表明了她还没疯。

    "你叫什么?"

    萧辰给她倒了杯水,开口问道。

    小女孩坐在那丝毫未动,只是发着呆愣神。

    ‘罢了。’

    萧辰也没有继续多问了,其实他若不是有些同情这小女孩,根本不打算出手的。

    道家讲究‘无为’,简单的来解释,就是和自身没关系的人、事、物,都不要随便去插手,这样会影响他们本身的发展轨迹。

    因为有因必有果,插手了这本不该属于你的‘因’,产生的结果是无论是好和坏都得自己承担。

    这也是他师傅为什么多年隐居深山的原因。

    虽然听上去有些无情,但这是一种道,只是萧辰的阅历不够,无法领会其真谛罢了。

    萧辰放下水杯,转身准备离开时。

    女孩终于开口了:"我叫夏紫菡,谢谢你。"

    "你父母的事,我很抱歉,但是不要想着轻生了,既然活下来了,那就带着他们的希望和寄托好好活着吧。"

    萧辰说完便转身进了房间。

    今天发生的事够多了,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

    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

    萧辰突然觉察到了什么,猛然坐起了身。

    等他看清眼前的一幕,不禁有些愕然。

    只见夏紫菡走了进来,跪在门口望着他。

    "你在干嘛?"

    萧辰皱眉道。

    "请先生教我习武,我要为父母报仇!"

    夏紫菡眼中的泪珠打转着,脸上却满是坚毅之色。

    "不行。"

    萧辰直截了当的拒绝道。

    道不可轻传,他岂会这么随意就收徒,传授自己的功法。

    "那紫菡便在此长跪不起,直到先生愿意为止。"

    夏紫菡被拒绝了却丝毫没有气馁。

    萧辰却没有理会她,自己所学的九品玄典可能隐含了什么大秘密,他怎会随随便便传授别人。

    "你眼中戾气太重,不适合学我的功法,你若是执意要习武,我可以推荐你去别的地方。"

    萧辰说道。

    夏紫菡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她出身富贵人家,那些寻常武者她也接触过,但是从未见过如同萧辰这般厉害的。

    暗爪可是赫赫有名的地下组织,想替父母报仇,一般的师傅可做不到。

    萧辰见此有些无奈了,说到底还是夏紫菡眼中那一抹坚毅的眼神,让他有些心软了。

    而且他眼睁睁看着夏紫菡的父母死了,虽然这事跟他没关系,但他已经插手了,正如这‘果’无论好坏,都得自己尝。

    "罢了,你起来吧,我答应你。"

    夏紫菡闻言脸色一喜道:"谢谢师傅。"

    "别急着叫我师傅,我说了我的功法不一般,不是普通人能学的,你能否入门还得看你的造化。"

    萧辰说完便起身坐在床上道:"坐过来,认真听我背诵口诀,不要用笔记,用心去领会。"

    "是,师…先生。"

    夏紫菡走到了萧辰身旁边下,认真的听着萧辰背诵九品玄典。

    足足一个小时后,萧辰停了下来,望着她说道:"功法已经传你了,你自己领会吧。"

    他已经将前三层的功法尽数教给了夏紫菡,但是他对夏紫菡能否成功修炼却不抱什么希望。

    想当初,自己可是在大把丹药当糖豆的情况下,打熬了一副好底子,才渐渐入了门,但这也花了他快五年的时间。

    就算眼前这个小姑娘是千年不遇的天才,想在没有他当时的那种条件下成功入门,少说得五年以上吧。

    夏紫菡迷迷糊糊的听完,缓缓闭上了眼睛,仅仅过了片刻突然睁开眼,蓦然脸色一变。

    "先生,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

    "嗯?"萧辰有些愕然的看着他,此时可是深夜,而且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连外面的蝉鸣都听不到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