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她启灵了?’

    好比他当初突然获得了‘透视’能力一般,这是一种‘启灵’的表现的。

    但每个人启灵获得的能力都是不同的,他师傅跟他就完全不同。

    萧辰脑海中浮现了这个可能,不禁一怔,也许自己的确是错了。

    夏紫菡真的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

    "有一群人来了,好像在谈论我们……他们上楼了。"

    夏紫菡依旧沉浸中其中,闭着眼睛感受着。

    萧辰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股真气也随之输入到她体内,打断了她道:"不要过度使用这种能力,尤其是你还没学会控制。"

    夏紫菡也回过神来,从之前的那种‘神游’状态醒过来。

    这时,走廊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待在这,别出去。"

    萧辰说完便起身出了房间。

    "砰!"

    大门突然被踹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尽皆脸色不善的看着萧辰。

    其中就有一个之前被萧辰放跑那个男子。

    "四爷,就是他!他不禁杀了我们两个兄弟,还抢走了那个小女孩。"

    男子指着萧辰说道。

    为首的一名男子,大概一米八左右,四十余岁,满脸络腮胡子。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络腮胡男子冷声道。

    萧辰脸色淡然的瞥了他们一眼道:"半夜闯进我的房间,你们打扰到我来。"

    见萧辰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这让男子不由得惊疑了起来。

    "这龙湾市还从没人敢对我乔四爷这么说话,你是那条道上混的?不知道我们暗爪的规矩嘛?"

    "规矩?什么规矩?"

    萧辰斜瞅着他问道。

    乔四爷脸色阴晴不定,他被萧辰这种淡定的模样给震住了。凭借着混了多年的经验和小心谨慎,他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旁测敲击道:"在东北,我们暗爪的名头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懂道上规矩的人都明白,我们暗爪办事谁都不能插手,否则都难逃一死,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扰到我了,给你个机会滚出去,顺便把损坏的房门钱赔了,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萧辰淡然道。

    "妈的!真是嚣张!"

    哪怕是乔四爷也忍不住了,萧辰这幅狂傲的态度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

    他的一群手下也立刻激愤着叫嚣道:"老大,别跟他废话了,断了他的双手双脚,以示我们暗爪的规矩不可侵犯!"

    那人话音刚落,萧辰拿着桌子纸杯突兀一撕。

    然而将撕下那一张纸片抛射了出去。

    "咔嚓!"

    如同硬物扎入骨头的声音。

    只见那人怔怔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膛,这纸片如同锋利的刀片般扎进了自己的胸膛。

    顿时,所有人见此都是一惊,立刻戒备了起来,一脸惊怒的看着萧辰。

    一言不合就杀了他们一个人,而且是当着他们老大的面,这小子到底是有多狂妄!

    一时间,不少人纷纷拔出了腰间的手枪,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萧辰。

    虽然萧辰刚刚这突兀的出手着实震慑到了他,但是萧辰再厉害也是肉体凡胎,能扛得住枪子嘛?

    "呵呵,小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乔四爷冷笑道。

    "你觉得这玩意能威胁到我?"

    萧辰自顾自的喝了口水,不急不缓的问道,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真是嘴硬,我还从未见过不怕枪的人。"

    "老大,让我一枪崩了他吧,这小子太嚣张了。"

    "对,不杀了他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三个兄弟。"

    一时间,不少人都十分愤怒的说道。

    "那你开枪啊。"

    萧辰开口道。

    "你说什么?"

    乔四爷闻言一怔,有些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我说,你、开、枪、啊。"

    萧辰一字一句的盯着他道。

    见萧辰这幅肆无忌惮的样子,乔四爷也是气的不行。

    他夺过身边手下的枪,将枪口对准了萧辰道:"你以为我不敢?真当我乔四爷是吓到的?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既然你不敢开枪,那我来告诉你,我是谁。"

    萧辰话音刚落,突然起身了,就在这一刹那。

    乔四爷条件反射般立刻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在这寂静的深夜特别刺耳。

    "不要啊!"

    房门顿时打开,夏紫菡有些惊慌的跑了出来。

    她瞪大了眼睛看到了乔四爷对着萧辰开枪的一幕,眼中充满了惊惧。

    她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基本常识还是明白的。

    子弹是会杀死人的!

    "哼,非要找死,把那个小女孩带走,我们离开吧。"

    乔四爷冷哼道。

    他刚准备转身,耳边突兀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让他浑身汗毛顿时立起。

    "真是不知死活,我已经打算放你们一马了,可惜你不明白。"

    听到这声音,乔四爷身体有些僵硬的扭过头,只见萧辰神色自若的从胸口的衣服上拿下了一颗子弹。

    "什么!"

    所有人都懵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连枪都杀不死他?"

    乔四爷声音有些发颤的喃喃道。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瞪大了眼睛望着萧辰道:"你…你是极境宗师!"

    他想通了这一点,一脸惶恐的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道:"是我该死,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先生,还望先生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啊。"

    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年轻人,是一位跟他们暗爪的高层一般的大人物。

    他可是亲眼见识过那些高层的恐怖实力,一般的手枪在他们面前就滋水枪没分别。

    看到自己的老大一脸惊恐的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一众小弟也纷纷跪在了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说。

    尤其是那些之前对萧辰有过言语挑衅的人,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一旁的夏紫菡也惊呆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人可以硬抗子弹而不死?

    自己这位捡来的师傅,看来真的不是普通人啊。

    "紫菡,过来。"

    萧辰对着她招了招手。

    夏紫菡愣了一下,才乖巧的走了过来。

    "我传你的功法最忌讳心境不稳,趁现在把恩怨了结了吧。"

    萧辰轻声道。

    这个小姑娘虽然是个奇才,天才和疯子只是一念之差,何况她身上的戾气太重,不消戾气不成才。

    夏紫菡闻言缓缓抬起了头,望着那个之前逃走的男子,眼中满是仇恨之色。

    那人见此也是心头一惊,立刻起身就想跑。

    "砰!"一声枪响,那人应声而倒,生息全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