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深深的望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夏紫菡也丢掉手枪,猛然扑倒他怀里大哭了起来。

    其实自己这是在变相帮她,死一个人能消掉自己这位徒弟的戾气,已经是很划算了。

    不然等她修炼有成,她心中这股戾气越来越重,只怕日后这整个暗爪组织都要烟消云散,要死很多不相干的人,而她也有可能成为一个嗜血的疯子。

    "好了,你父母的仇报了,恩怨了了。"

    萧辰安慰道。

    一旁的乔四爷有些惶恐的看着这一幕,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半晌,夏紫菡哭了片刻,萧辰将她重新送回房间,又回到了客厅。

    一众人等都心惊胆战的跪在那,等候着萧辰对他们的处置。

    "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有丝毫我不满意的地方,那人就是你的下场。"

    萧辰指着那位死透的男子说道。

    "是是是,先生尽管问。"

    乔四爷像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

    不多时,远处的天际已经翻起了鱼肚白。

    除了乔四爷外,那些小杂鱼都被萧辰打发走了。

    他也审问了乔四爷一整夜,差不多知道了自己想得知的消息。

    因为东北地区靠近边境,又有渤海湾这个华夏最大的港口区,所以对外贸易交流十分密切。

    对外贸易的好处便是拉动经济增长,坏处也十分明显,对当地社会治安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正如当年清朝闭关锁国,禁止沿海对外贸易,就是怕外国人的势力延伸进来。

    但毕竟开发贸易是利大于弊,这点弊端在现代也被压制到最低。

    整个东北的三教九流势力,基本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有外国人的影子,要么是他们扶持的势力,要么是他们直接控制的。

    而暗爪便是其中之一,据乔四爷所说,暗爪在东北也仅仅只存在了二十多年,但是二十多年就已经闯下了偌大的名声,隐隐成为当地最大的组织之一。

    表面上这些组织都会建一个贸易空壳公司,用来洗白,至于私底下的‘业务’才是他们最大的经济来源。

    其中暗爪最大的业务便是类似于‘杀手’组织一般,收钱办事,做事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也因为其在华夏吸纳了大量高手,加上严苛的规矩管理,暗爪的名声在东北十分大,一些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它的存在,却丝毫不敢招惹它。

    乔四爷见萧辰坐在那思索着什么,半天不说话,也不敢开口。

    半晌,萧辰缓缓开口道:"行了,你回去吧,顺便转我传一句话出去。"

    "什么?"

    "从今天起,这渤海各个势力都要听我命令行事,不服的,来找我。"

    乔四爷闻言脸色一怔,他犹豫了片刻道:"萧先生,且不说渤海三教九流的势力众多,无论大小背后都有靠山,桀骜不驯,单单我们暗爪的高层那些人就不好对付,我劝您还是三思而行。"

    虽然萧辰是极境宗师,有这个资本狂妄,但是这里是渤海,极境宗师也不是那么罕见。

    何况他们暗爪还有极为神秘的玄门术士,日国的剑道大师,东南亚的气功高手,每一个拿出来都丝毫不比极境武者差多少。

    萧辰这话如果放出去,无疑就是对整个东北各大势力宣战了。

    以一人之力对战整个东北的三教九流,这事要是传出去,只怕明天所有头条都是萧辰了。

    "我的话从不重复第二遍,你只负责替我传话就行。"

    萧辰说完便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乔四爷见此深深望了一眼萧辰,没有多说什么,既然萧辰想找死,他和萧辰非亲非故也不可能拦住。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太过锋芒毕露,只怕活不久啊。’

    乔四爷心中暗道。

    活到他这个年纪,已经看透了许多事,做人不可锋芒毕露这一点,他很早之前就明白了。

    在他看来,萧辰这是年少轻狂,仗着自己的实力就以为天下无敌了,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人。

    ……

    不多时,天很快就亮了,早上八点,齐正康准时给萧辰打了个电话,问候了一下萧辰。

    并告诉了萧辰,晚上五点会约他大哥齐东升出来,让萧辰到时候准时到达。

    面对齐正康的‘热心’,萧辰自然也装模作样的敷衍着,他虽然不明白齐正康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但是终归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对他来说,无论什么阴谋诡计,在他一双铁拳之下,全都不堪一击,尽皆要灰飞烟灭。

    "叮叮叮。"

    正准备叫客房服务送午餐的萧辰,突然手机响了。

    他接通后问道:"哪位?"

    "萧先生,是我,乔四。"

    "怎么了?"

    萧辰听到他的声音,隐隐猜到了什么。

    乔四爷沉默了片刻,犹犹豫豫的说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暗爪的一些高层想请您吃个饭,深聊一下。"

    "鸿门宴?"

    萧辰直截了当的问道。

    乔四爷闻言也有些无言以对,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这个时候约萧辰出来,不是鸿门宴是什么?但是被萧辰这么点破,未免有些太尴尬。

    "行,时间地点告诉我,我马上到。"

    没等乔四爷回答,萧辰直接答应了下来。

    "额…好,我会转达的。"

    乔四爷显然愣了一下。

    他挂断了电话,不禁眉头深锁了起来喃喃道:"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明知是鸿门宴也敢来。"

    此时,萧辰挂断电话后对着在房间内吐纳修炼的夏紫菡打了声招呼便出门了。

    明珠大厦。

    一间欧式装潢的房间内,坐着七八个人,这些人有几个肤色和穿着显然和华夏人不同。

    他们都静坐在那,桌子上摆满了玲琅满目的美食,精致的糕点、水果拼盘等价格不菲的食物。

    但是这些人都对此熟视无睹般,根本不看一眼。

    不多时,房门开了,乔四爷率先走进来,萧辰紧跟其后。

    "这位就是萧辰,萧先生。"

    乔四爷点头哈腰的介绍道,望着这些人的眼中带着一丝丝敬畏。

    "好,你可以出去了。"

    一位穿着西装的男子挥了挥手道。

    乔四爷和一群侍从都纷纷离开了房间,并带上了房门。

    萧辰环视了众人一眼,自顾自的坐在了桌子的上位。

    这让众人见此都不禁皱了皱眉头,其中有个身材矮小,扎着奇特短辫的男子,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寒芒,放在桌子下的手更是慢慢移到了腰间的武士刀上。没等他们开口说话,萧辰便徐徐说道:"怎么?对我坐在这有意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