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萧先生倒是好气魄,闻名不如见面啊。"

    西装男子突兀笑着说道,顿时缓和了气氛。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朴俊贤,暗爪的创世人之一。"

    "这是武藏雄,日国有名的剑道大师。"

    "这是……"

    朴俊贤对着萧辰一一介绍道。

    萧辰静静的听完,斜瞥着朴海镇道:"我的建议,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建议?"

    不少人都微微皱起了眉头,萧辰仔细看了看他们的表情,似乎不像是装出来。

    "乔四,进来!"

    萧辰直接喊道。

    大门打开,乔四很是恭敬的走了进来道:"有什么吩咐?"

    他说完抬头一看,看到萧辰坐在主位上,一脸错愕。

    "我告诉你的话,你原原本本转达了嘛?"

    萧辰望着他说道。

    听到这话,乔四爷脸色有些难堪,萧辰的话太张狂,他又岂敢这么原原本本转述一遍,万一某个大人物不高兴了,一巴掌拍死他,自己岂不是死的很冤。

    "这个……"

    乔四爷急的满天大汗,其他人见此也微微皱眉。

    "到底是萧先生什么话,你隐瞒了?"

    朴俊贤冷声道。

    乔四爷见此更是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却不敢多说一个字。

    朴俊贤显然已经对他不满了,这时候他再言行有失,估计死在这里了。

    "那我再重述一遍吧,从今天起,这渤海各个势力都要听我命令行事,若有不服,站出来吧。"

    萧辰一番话说完。

    空气都仿佛凝固了,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萧辰,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杀机,丝毫不加掩饰。

    "萧先生怕不是没睡醒吧?"

    武藏雄冷声道。

    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而且七位暗爪高手全在这里,萧辰居然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威胁’他们,当真是找死了。

    "怎么?你有异议?"

    萧辰转过头望着他说道。

    "我奉劝萧先生理智点,这里可是我们暗爪的地盘,我们是见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是个可塑之才,所以想吸纳你进来,你莫不是想反客为主不成?"

    朴俊贤脸色也不好看,盯着萧辰说道。

    "‘反客为主’这个词用的不好,在我看来,你们还算不上‘客’。"

    萧辰淡然道。

    见萧辰这副嚣张的模样,所有人都蓦然起身,气氛一时间变的有些诡异。

    萧辰这话已经是赤裸裸的蔑视他们来,身为东北赫赫有名的大势力,何况他们七人齐聚于此,居然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如此轻视,他们又岂能咽得下这口气?

    一旁的乔四爷闻言,只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他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为什么那天要好死不死去找萧辰麻烦,摊了这趟浑水进来。

    他也没想到,萧辰真的是胆子够肥,到了这里还依旧面不改色的将那天的话重复一遍。

    这下好了,无论萧辰是死是活,自己肯定逃不了罪责。

    他脸色阴晴不定,已经在想着等萧辰死了后,自己该怎么对朴俊贤解释这事了。

    "看来,你们都不服啊。"

    萧辰自顾自的说道,他手上把弄着银色刀具,目光逐一扫过七人。

    "等我斩你的脑袋,看你死后的表情是不是还能如此淡然。"

    武藏雄冷声道。

    其余六人都不约而同的退后,让出了一定空间。

    只见武藏雄将双手搭在左腰间的武士刀上,身子微微半屈着,像一只锁定了猎物的响尾蛇一般。

    一旁的朴俊贤见此,望着萧辰微微摇了摇头,他了解武藏雄,这是剑道中的拔剑式。

    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则剑斩四座!一击毙命!

    其速度之快,就是他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对。

    显然武藏雄一开始就想用出这招,是不打算留萧辰活口了。

    而萧辰则依旧面不改色的坐在那,手中把玩着那把银色刀具,时不时的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

    "铛铛铛……"

    一阵阵敲击声,似乎有规矩一般,如果沉下心去细听,似乎会让人入了神。

    朴俊贤愣了一下,突兀开口道:"不要去听!"

    他话音刚落,武藏雄眼神也是一凝,也反应了过来。

    只见他速度极快的拔剑,‘噌’的一声响。

    声未至,剑已到!

    这是真正的剑比声还快!几乎让人看不清他的动作,哪怕已经有所提防,也来不及在这十分之一的时间做出防御。

    朴俊贤看着坐在那似乎已经吓傻的萧辰,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不屑。

    ‘还是太嫩了啊。’

    虽然就是他来应付武藏雄这一招也十分棘手,但是凭借多年的经验,他会在武藏雄出手前提前破了他这一招。

    而萧辰似乎是太年轻了,经验还是不够,也太大意了,居然丝毫防御的架势都被摆出来。

    仅仅一个眨眼的时间,剑光一闪而逝,武藏雄也斩到了萧辰身上。

    他脸上带着冷笑低声道:"这么弱,也敢大放厥词……"

    然而下一幕,彻底让他怔住了,只见武士刀砍在了萧辰身上却微不可察发出了一道金石交加声。

    "噔!"

    一声闷响传来,武藏雄握着剑的手也是一震。

    好像他这一剑是砍在精铁上一般!

    "不可能!"

    武藏雄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他这剑可是请日国有名的铸剑大师用特殊合金打造的,几乎吹毛立断,削铁如泥。

    就是真摆一块钢铁在这,凭着他这一招的力道,也能一剑劈开。

    可是萧辰的身体仿佛比钢铁还硬,居然一剑斩下去,他还毫发无损!

    其他人也同样如此,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跟见了鬼一般。

    越是了解武藏雄的实力,他们就愈发对这一幕感到惊愕。

    乔四爷更是当场傻眼了,他知道萧辰厉害,可能是一位极境宗师,但是这也…强的太过分了吧?

    "你是怎么做到的?"

    武藏雄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的盯住萧辰问道。

    萧辰不急不慢的看了看肩膀上的衣服,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露出了里面的皮肤。

    上面只有一道浅浅的白痕,就是指甲在皮肤上划过一般。

    "死人何必知道太多?"

    萧辰弹了弹身上的灰,蓦然站起来微笑道。他的笑容落在武藏雄眼中,却如同世上最恐怖的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