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手中握着那把银色刀具突兀朝着他划过。

    刀具上的银色一闪而逝,武藏雄也陡然举起手中的武士刀朝着起砍下。

    仅仅一个眨眼的时间,并没有意想之中的金石碰撞声响起。

    萧辰不知怎么诡异的穿过武藏雄的攻击,出现在了他身后。

    武藏雄保持着持刀劈下的姿势,整个身体蓦然僵住了。

    而萧辰手上的银色刀具则‘嘀嗒嘀嗒’的滴血鲜血。

    整个大厅的声音仿佛凝固了,落发可闻一般,安静的可怕。

    不多时,萧辰缓缓的转身,随意的丢掉了手中的沾血刀具。

    "哗啦!"

    随着这道声音,武藏雄的身体也轰然倒地,其脖子上有一道微不可察的刀口也蓦然喷涌出血柱。

    所有人都愣住了,望着萧辰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敬畏了。

    武藏雄虽然不是他们中间最强的人,也是中上等水平,无论换了谁在萧辰的位置上,想击败武藏雄或许有可能。

    但是想这么干净利落的秒杀武藏雄,这是他们做不到的,就算是六人合力也不一定能这么轻松拿下武藏雄。

    一位日国的剑道大师,如果面临绝境,死也能拉一个垫背的。

    可现在看来,武藏雄似乎都没有机会去拼死一搏。

    "现在,还有人不服嘛?"

    萧辰自顾自的坐了回去,环视着众人。

    这下,所有人都忍不住低下了头,一扫之前的高傲自大之色。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展现出了绝对的实力,凌驾在他们所有人之上的实力。

    甚至朴俊贤能感觉到,他们若是六人一起动手,也难逃武藏雄的命运。

    乔四爷在一旁已经看的目瞪口呆了,萧辰的出现已经再次刷新他的三观。

    ‘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强?极境巅峰还是……’

    乔四爷脑海中蓦然转过一个念头,但随即便摇了摇头,认为自己多想了。

    朴俊贤和其他人脸色凝重的对视了一眼,仅仅一个眼神的交流他们已经做成决断了。

    "暗爪从今日起,任凭萧先生吩咐,定当万死不辞!"

    朴俊贤率先表态,其他人也如法炮制齐声说道。

    萧辰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早点这样不就好了,何必打打杀杀的。"

    他说完便背负双手淡然走了出去,这让一旁的其他人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这就结束了?

    萧辰这样子好像就是来暗爪示个威就走了,其他什么东西都没吩咐。

    萧辰刚走出大厅,朴俊贤忍不住开口道:"先生不打算制定新规矩嘛?"

    萧辰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道:"这东北不止你们暗爪一个势力,等我全部收复了再统一吩咐吧。"

    他口气十分随意,仿佛做到这件事也只是随手之为罢了。

    其他人闻言尽皆面面相觑,目送萧辰离开了大厅。

    ……

    东北的三教九流太大,短时间是不可能立刻整治完的。

    萧辰也不急于一时,反正就那么几个刺头儿,掰掉这几个刺头儿,其他的肯定会望风而降。

    下午五点。

    龙湾市中心的一间KTV中。

    豪华大包厢中,两名男子坐在那聊着天。

    其中一个正是齐正康,他喝了口酒突兀说道:"大哥,我把那个叫萧辰的小子给约了,一会儿我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什么?"

    那人闻言一怔,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道:"正康,我看你这次不是特意叫我出来玩的吧。"

    他虽然没有见过萧辰,但是最近家中人人都谈论这个名字。

    他也派人查过了,这个萧辰只是京城李家的一个旁亲,还是近些年才相认的。

    想来也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而这次婚约是京城那头的齐家私自定下的,萧辰不过是个小角色。

    若是放在平常,自己早就喊两个人狠狠收拾一下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臭小子了。

    "你应该没有那闲工夫约我们出来风花雪月吧?"

    齐东升斜瞥着他问道。

    "这不是老爷子让我应付这小子,我寻思着大哥的办法多,来向大哥求救了嘛?"

    齐正康笑着说道。

    齐东升可是心知齐正康的性子,对于他的满口鬼话根本不以为然。

    "我倒是有个办法,既能不撕破脸色,还能让这小子自觉推掉这门婚事。"

    齐东升思索了片刻道。

    "哦?大哥说来听听。"

    齐正康闻言有些诧异了。

    "一会儿,我们叫两小姐,把他灌醉再……"

    没等他说完,大门突然打开。

    经理走了进来,萧辰紧随其后。

    "齐公子,这位萧辰萧先生来了。"

    经理点头哈腰的说道。

    齐东升上下打量了一眼萧辰,见他不过二十出头,文文弱弱的,眼中的轻视一闪而逝,但被其隐藏的很好。

    "萧先生来了啊,快坐。"

    "这是我大哥,齐东升。"

    齐正康很是热络的请萧辰坐下,指着一旁的男子介绍道。

    "早就听闻萧先生来渤海了,因为事务繁多不能接待,还望不要见怪啊。"

    齐东升也笑着打招呼道。

    "客气了。"

    萧辰看着这两人,眼观鼻息观心,这两人皮笑肉不笑的这么客套,显然心怀鬼胎。

    "经理,你就让我们这么干坐在这儿嘛?还不把你们这里的头牌给我叫来。"

    齐东升对着他吩咐道。

    "是是是,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去。"

    经理连连点头道。

    不多时,五六个衣着暴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陆续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看起来大约只有二十出头,脸上只画着淡淡的浅妆,不过她的一双美目却十分灵动,水汪汪的让人一眼对视上就舍不得移开。

    "这是我们这里的头牌,‘秋海棠’。"

    经理指着她介绍道。

    "好名字,海棠花开,娇艳动人,果然人如其名啊。"

    齐正康眼神一阵恍惚的称赞道。

    "海棠是嘛?你就负责好好伺候这位萧先生了,只要能伺候好了,小费不会少给一分的。"

    齐东升同样也是眼神一阵迷离,随即缓过神来,十分满意的点头道。

    他说完微不可察和齐正康对视了一眼,这秋海棠的确漂亮,如果不是为了给萧辰下套,他们都想要了。不过她越是漂亮,那成功的机会就越大,哪怕是见惯了美人的齐正康和齐东升都会一阵恍惚,他不信二十出头的萧辰能有多大的定力,对此不动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